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大明王冠》靖难余晖 第五百八十二章 算盘打得贼响

作品:大明王冠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

    货币改革真不是小事。

    其实一旦涉及到这种大的改革,都不可能是小事,大者可影响一个王朝的兴衰,小者也会牵涉到一朝臣子的交替。

    夏元吉想了很久,不敢妄下定断,对朱棣道:“陛下,此事事关重大,微臣不敢一言妄断之,请陛下给微臣几许时日,容微臣和户部同僚研讨之后再做商议。”

    朱棣颔首,“如此最好。”

    又对众位臣工道:“此事尔等回去也多多思忖。”

    众人应旨。

    正要告退,夏元吉又忽然问道:“陛下,黄指挥借钱一事……怎么说?”

    这事还没定断呢。

    朱棣颔首,“可有什么条件?”

    夏元吉眼睛就开始冒光了,财迷的光,“黄指挥应诺,如果户部从国库借银五万两给他,则按照月息一点五支付利息。”

    一个月七百五十两黄金的利息。

    不要小看这七百五十两黄金,够六部其中一两个部门的薪俸了,也就是说相当于黄昏一个人养了六部一个部门的人员。

    何况这五万两黄金就算放在国库也是放着。

    至于要用钱的时候,让黄昏还就是了,毫无压力。

    朱棣当下就心动了。

    朱高煦却冷哼一声,“区区七百五十两黄金,就能打破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规制?那这规制也太廉价了罢。”

    不当家不知油盐贵。

    反正在朱高煦眼里,七百五十两黄金是渣渣钱。

    朱高燧也如此想。

    不过太子朱高炽却是眼睛亮了,嘀咕着说了句哪是什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历朝私人向官府借钱的也有,只不过黄昏这次数额太多而已,而这利息也不算高,低于年利二十个点,但一年就是九千两黄金啊,如果国库的钱都能这样钱生钱该多好。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朱棣更加动心了,觉得是不是可以把国库里闲散的更多的钱借贷出去?

    其余六部尚书也是动心。

    毕竟只有直接接触政事才知道钱的重要性,像朱高煦和朱高燧两位王爷,只要不去军营就在王府里闲散着,哪知国家用钱的痛楚。

    尤其太子朱高炽,兼国理政期间,他没少为钱头疼。

    借五

    万出去,就是九千两一年,若是五十万,岂非就是九万两一年,五百万那就是九十万一年,以前大家从没想过这种事,是因为没人想过从国库如此大额的借钱。

    就算有,也没人敢借,怕收不回来。

    但是黄昏……

    完全收得回来的!

    朱高炽嘀咕之后选择沉默。

    刚才就因为这事,自己还直接站出来怼了老二和老三,现在此事自己再冒几句话出来,只会适得其反,还是保持沉默的好。

    但他心中清楚,他沉默不代表支持自己的那几位沉默。

    除夏元吉外,五部尚书纷纷点头,“老夏,借多少钱出去不会影响户部这边的收支?若是不影响,要不,就借了?”

    夏元吉笑道:“休养生息了这许久,打安南其实没用多少钱,所以要借出去的话,户部有钱外借,五万两完全没有影响。”

    朱棣拍板,“那如此可行,夏尚书,你去和黄昏交洽罢。”

    夏元吉领旨。

    朱棣挥手,示意兵部尚书金忠留下,其余人告退。

    待殿内无人,朱棣笑道:“黄昏借了这么大一笔钱,朕已经允许他自己组建一支一二十人的护卫,有可能会来找你讨要兵器,你到时候意思着给他一二十的份就行。”

    金忠领旨。

    他是真的服气,读书等身纵观古今,从来没有臣子能从国库如此大额借钱的,也没有臣子武壮自己的私人力量能让天子主动开口让兵部给他配备武壮的。

    转念一想貌似古今也没有藩王登基的前例,这么一想此事也就不那么稀奇了。

    ……

    ……

    朱高煦和朱高燧出了乾清殿,两兄弟很有默契的同行。

    确定身边没有父皇耳目后。

    朱高煦低声对朱高燧道:“老三,知道我为何只是象征性的反对一下黄昏从户部借钱的事情吗,这可是我们的机会到了。”

    朱高燧不解,“怎么说?”

    朱高煦阴笑了一声,“五万两可不是个小数目,而根据我的了解,黄昏时代商行的金库安防,只有赵芳生、苟布、张凤阳三个前南镇抚司缇骑带着一票江湖草莽在拱卫,都是一群乌合之众。”

    朱高燧懂了,“弄他?”

    朱高煦嘿嘿一笑,“弄他,到时候咱兄弟俩二一添作

    五,一方面让黄昏陷入绝境,又能增添自己实力,何乐不为。”

    朱高燧问道:“什么时候下手?”

    朱高煦想了想,“逼得黄昏要找户部借钱,应该不是应天时代商行这边出了问题,肯定是顺天那边的华为房产和各大工坊出现了资金问题,成立钱庄应该是幌子,这一笔钱肯定要运往顺天,咱们半途给他来个智取生辰纲!”

    朱高燧想了想,“万一他真的只是想成立一个钱庄呢?”

    朱高煦哈哈一乐,“无妨,照样给他来个智取生辰纲。”

    朱高燧略有困惑,“那可是五万两黄金,咱们就算取了,又藏到哪里去,万一追查到我们身上来,父皇会如何反应,二哥你不会不清楚罢。”

    朱高煦贼笑起来,“如果黄昏的钱庄金库被劫,你觉得会是哪个部门来调查?”

    朱高燧想了想,“很可能是锦衣卫北镇抚司。”

    旋即恍然大悟。

    那就把这笔钱藏到锦衣卫北镇抚司,以纪纲的立场,在这件事上怎么可能会尽心尽力,到时候这笔钱石沉大海,怎么都不可能查得出来。

    有个前提。

    这一次用来动手的人,一定要是绝对信得过的人,不能用纪纲的人,也不能用京营的人,必须是和京畿这边完全没有关系的人。

    找谁来?

    朱高煦眯缝着眼,“明教。”

    朱高燧懂了,哈哈笑了起来,“没错,正好趁此机会,让父皇对明教动手,没记错的话,黄昏其实和明教牵连甚广,我们甚至可以说黄昏是监守自盗,故意用这个手段来支援明教,到时候黄昏就脱不了爪爪,搞不好还是死路一条!”

    朱高煦本来没想这么深远,现在听老三这么一说,越发觉得自己这计谋硬是要得。

    乐了,“本王就是这么想的!”

    朱高燧嘿嘿的笑。

    心里却在腹诽,你锤子才是这么想的,你就是误打误撞,就咱俩兄弟这智商,沙场无敌倒是有可能,这些阴谋哪比得过那群读书人。

    也行,至少咱兄弟俩误打误撞出了一个神机妙计。

    这一次黄昏他还不死?

    回去再找王射成、顾晟和胡永兴筹谋一下,多布两个子,没准还能让太子也吃不了兜着走,到是挑拨太子和朱高煦来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

    岂不爽哉。

    朱高燧哪里知道,朱高煦此刻也想着回去找靳荣商量一下,看到时候怎么布子,把这个跟屁虫三弟也搅弄进去,让他去和老大厮斗,当一个前锋炮灰。

    算盘都打得贼响。

    死我活的争斗。

    岂不爽哉。

    朱高燧哪里知道,朱高煦此刻也想着回去找靳荣商量一下,看到时候怎么布子,把这个跟屁虫三弟也搅弄进去,让他去和老大厮斗,当一个前锋炮灰。

    算盘都打得贼响。

    死我活的争斗。

    岂不爽哉。

    朱高燧哪里知道,朱高煦此刻也想着回去找靳荣商量一下,看到时候怎么布子,把这个跟屁虫三弟也搅弄进去,让他去和老大厮斗,当一个前锋炮灰。

    算盘都打得贼响。

    死我活的争斗。

    岂不爽哉。

    朱高燧哪里知道,朱高煦此刻也想着回去找靳荣商量一下,看到时候怎么布子,把这个跟屁虫三弟也搅弄进去,让他去和老大厮斗,当一个前锋炮灰。

    算盘都打得贼响。

    死我活的争斗。

    岂不爽哉。

    朱高燧哪里知道,朱高煦此刻也想着回去找靳荣商量一下,看到时候怎么布子,把这个跟屁虫三弟也搅弄进去,让他去和老大厮斗,当一个前锋炮灰。

    算盘都打得贼响。

    死我活的争斗。

    岂不爽哉。

    朱高燧哪里知道,朱高煦此刻也想着回去找靳荣商量一下,看到时候怎么布子,把这个跟屁虫三弟也搅弄进去,让他去和老大厮斗,当一个前锋炮灰。

    算盘都打得贼响。

    死我活的争斗。

    岂不爽哉。

    朱高燧哪里知道,朱高煦此刻也想着回去找靳荣商量一下,看到时候怎么布子,把这个跟屁虫三弟也搅弄进去,让他去和老大厮斗,当一个前锋炮灰。

    算盘都打得贼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