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陈年旧剑》正文 第五十章 衡帝到大衡天子

作品:陈年旧剑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黄氏啊肥

    第五十章衡帝到大衡天子

    白霜把手搭在身旁那棵老树上,望向祭祖台的方向,娓娓道来:

    “我生命中有一个英雄,他让我在雪天不用穿着单薄衣裳瑟瑟抖,天气热的时候他不知从哪里拿出冰水来哄我开心。八一中 文网W★w W★.★8√1 z★W .くC o M”

    “他把我当做自家人,给我温暖的怀抱,给我伤心时的慰藉。”

    “书上说女子无须读书,他却说我若想读书,他就能请来帝都最好的教书先生。我任性,只要他教我。他便耐心的一笔一划教会我每一个字。”

    “我一直以为他是个哑巴,他也从来不对我说话,每次都是在纸上写出话来回复我。”

    “我一直不知道他的身份,我以为他是大商人,所以忙得昏天暗地。有时他要好几天都不得回家,我便在他书房里一直等着等着。”

    “我以为他不会骗我,他是全天下对我最好的男人了,可是......可是在刚才,他却......”

    白霜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她的嘴巴被从身后勾过来的一只手捂住了。

    她的眼泪又开始落下,参杂着很多的情绪。

    恨意,悲伤或者只是对自己父亲所承受的东西的感伤,没人能读懂白霜眼里流露出的到底是怎样的情感。

    人的苦痛并不相通,陈百川能做的,只是不让白霜继续说下去。

    哭是最好的泄途径。此时她说的东西更多,只会拼命勾起她内心的伤痛。

    陈百川叹息,这是一对可怜的父女。

    一个想在自己女儿面前掩盖自己最丑陋的一面,永远做女儿的英雄。

    一个把自己的父亲当成英雄看待,却被英雄欺骗了好多年。

    哪一个人,能凭空承受自己心中最完美的东西,其实真面目是世人眼中的低贱玩意儿?

    白霜哭了很久,陈百川也想了很久。

    他终于想到要用什么言辞,来解释白谦的苦衷。

    他松开白霜的嘴巴,走到她面前,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你父亲,他不是想骗你。他想做男人,真正的男人。但是,他不行。只有在你身边的时候,他才是没有缺陷的男人,他才不会因为自己的身份内心扭曲。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么?”

    陈百川的语气有些严厉的,却正好像大锤子,把白霜敲醒。

    她在内心想象,父亲那样一个有文韬武略,有卓越才华的人,却一直活在别人异样眼神中的感受。父亲一直是个别人眼中的畸形,在自己面前他才能寻到做男人的感觉。而且他怕自己也投去异样目光吧?

    交予白霜自己去想,她或许也会明白白谦的苦衷。而陈百川的话是催化剂,让她想明白这事所需要的时间大大缩短了。

    陈百川看白霜止住了眼泪,叹了一口气:“白大人是个可怜人。”

    他此刻可不敢像平常一样叫白谦做“白总管”。言者无意,听者有心,这称谓说出口,指不定又勾起白霜痛楚。

    白霜刚刚哭过,脸上还有泪痕。

    陈百川伸手,指背轻轻扶去痕迹。

    他问:“那你打算怎么做?”

    白霜脆弱的脸上出现了几分坚强,她决绝又带柔弱的说道:“我当做什么都没有生过,我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陈百川瞧她这模样,又是叹气:“如此,最好了。”

    陈百川颇有大男子主义,在他的心里女人更应该柔弱些,去依靠男人,在男人的保护下不受一分伤害。

    但此事,他也无能为力,无可奈何。只能借给白霜肩膀,让她坚强之余有个港湾停靠。

    “我不怪他了,但......但父亲大人真的好可怜,我......我......”

    白霜又把自己停进港湾,任意挥洒伤心。

    陈百川心里很沉重,他知道在鲤鱼的计划里,白谦绝对是命不久矣。不论计划的成功与否,白谦都极有可能成为牺牲者。可是,计划已经停不下来了。

    他也向着祭祖台的方向望去,心中想着,到时怀里的小妮子,能承受住打击么?

    无力感又涌上他的心头,这件事他又是无能为力。

    要怎么样,才能结束不如意事十有**的命运呢?

    远在祭祖台的白谦,既然不知道自家女儿翻墙出来,就更不知道白霜她已经知晓了一切。

    他面带郑重,扯着尖细嗓子对在场十万百姓说道:“诸位大衡子弟,庆华十一年祭祖大典就此结束,起身。”

    伴随着白谦那句绵长的起身,十万跪在地上的百姓站了起来。

    但今年除了祭祖,还有新的祭祀。

    宰相许明远挺直腰板走到白谦身旁,向白谦示意。

    白谦点头回应,退到一旁把十万百姓的注目交予许明远。

    许明远从容不迫,正色直言道:“娲造万灵,以人为尊;天下之人,以帝为尊。我大衡帝王,承天运,受天命,为天所佑护,方能成就无上之位。种种,岂是凡人可染指?因而,大衡帝王,是为天子,而大衡子民,是为‘天’朝子民!”

    “吾乃当朝宰相,受大衡天子之命,废除圣武圣威大衡庆华大帝名号。此后,我大衡帝王称为大衡天子!”

    “诸位,与我向天子行礼。”

    许明远率先跪下,恭敬说道:“大衡天子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姓一开始还有些楞,后来终于意识到,不止衡帝升级成天的儿子,自身从此也拥有了‘天’朝子民这种听起来就觉得厉害的身份。

    天下九州,唯有帝都及帝都周围百姓先有这身份啊!

    于是乎,百姓也纷纷跪倒行礼。高呼道:

    “大衡天子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衡天子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衡天子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们喊得比适才更加疯狂,更加用力。毕竟现在他们的身份已经晋升了。

    白谦也下跪高呼万岁,用那尖细的声音。

    本来应该由他说出那番“大衡天子”的理论,但是朝堂上有个顽固文官当众说他嗓音阳气不足,过于尖细,逼着庆华帝换成许明远来主持这一切。

    阳气不足?过于尖细?

    这些拜谁所赐?

    白谦低下的头上,青筋暴起。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晚了点,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