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仙之王》正文 零零一 彻骨之寒

作品:仙之王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睡成神仙

    蛮莽的天气多变,而且每一种气候都极其严酷,即便是身有元力也不能完全抵挡,就如凡人也会畏热惧寒一般,这里完全是把气候放大到足以针对不同寻常之人的地步。

    此时楚泽正在一株十五六人才能合围的参天大树凿出的树洞里,燃着篝火,在明暗跳跃的火光里半眯着眼,望着树洞外阴郁如夜的天。

    外面是如瓢泼倾盆的大雨,足足持续了三天,丝毫不见停歇的势头。天地间像是挂起了厚密的珠帘,也分不清白天黑夜,只有闪电陡然亮起时才见一线明光。

    楚泽很喜欢这种境况,风雨如磐暗故园时却能躲进小楼成一统,有一种与外界隔绝开来的安全感。

    喜欢终究会有尽时,尤其这树洞虽被篝火烘烤的温暖舒适,终究没有别的消遣。而且暴雨将天地元气冲刷的一片混乱,即便是楚泽想要借此修炼都变得极其艰难。

    百无聊赖,楚泽也只能在半睡半醒之间,揣摩《巨灵真经》已经开发出来的四式。

    凡事熟能生巧,这些神通招式也不例外。莫说是飞山和崩山,即便日日修炼所用的搬山也似醇酒般回味无穷,越是参详越觉深奥。

    这三日来他不断的以魂力模拟这四式神通,只是《巨灵真经》所载多耗费甚巨,即便是假想模拟不多时也会觉得神倦心疲,他便转而熟悉四十九道基础剑诀,连日下来也觉的比往日更加熟谂,收放起来更加得心应手。

    从与蛮郁几人分别后,虽然并未将所有失陷的蛮族人救出,但来自灵魂深处的莫名执念已经消失,自己也似终于跟蛮泽的过去彻底割裂,再无负疚。

    从此蛮莽广阔任驰骋,自己可以真正的做自己!

    这十几天的行程,楚泽没有再遇到别的部族,即便偶有凶兽,甚至不如当初他击杀的那头熊怪已然开窍,无非是较之前世体型更大,也更凶猛而已。

    暴雨如注,紧随照彻天地的惊雷如炸,震得人心颤抖,令这山林间百兽缩伏,畏怯不出。

    温暖干燥的树洞里,将暴雨凉意完全隔绝在外,楚泽于半寐之间,泥丸识海中的魂力所化自身正如鬼魅般兔起鹘落,趋退如神,演绎飞山所能穷尽的变化。

    倏然之间,一股难以言喻的冰凉刹那间遍及四肢百骸,连魂力所化的神通演绎都于瞬间冻结!

    思绪、念头这些介乎有无之间的东西也随躯体而僵,如一息之间,身死!念绝!

    这变故来的突然,去的也莫名。几乎是瞬息之间,识海里的小人儿又恢复了之前神出鬼没的动作,仿佛没有停顿过。身体上也没有任何不适,树洞之中依然温暖如春。

    那一刹那的静止仿佛没有发生过,如同幻觉。

    对于一切是否曾经发生,楚泽也有了怀疑。

    然而片刻之后,他浑身就被冷汗浸透。

    树洞口,不知何时有几根微不可察的冰棱,在暴雨的冲刷下很快就融入漫天的雨水里。

    这些冰棱并不大,粗细还及不上婴儿的指头,也不过一指长短,但它的存在却说明方才一闪即逝的寒意并不是幻觉!

    楚泽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倏然站起身,踟躇了片刻,缓缓走出树洞口,站在了雨水之中。

    遥遥看见远处有一道蓝色的身影,隐约在暴雨之中,擎着一把油纸伞,缓缓消失在楚泽的视线之外。

    他所行经处,地上、空中都漂浮着片片如碎雪的冰屑,虽然也很快消失,但寒气飘忽起来,氤氲如蜿蜒着的龙蛇在前行。

    但很快的,这些寒气也消失不见。

    即便是隔得很远,楚泽仍不怀疑那些寒气的威力,若是刻意的针对自己,可以在瞬间把自己冻毙!

    而且,这还仅仅是那个蓝色的身影不经意间释放出来的气息。

    然而楚泽不知道的是,这并非那人的气息所造成的,而是“势”!

    他的存在,本身于这天地便能造成大不同,这就是势!

    楚泽不能完全了解这个境界,甚至仅有的判断也并不精准,但并不妨碍他对“强大”的认知!

    于他平生所见最强,青龙神将叶天征,似乎也没有这道蓝影强大。

    当然,楚泽也暗暗对自己说,这只是自己的臆测。因为凭自己的境界,还无法真正的辨别真正的强。

    哗!

    身外鼓荡的元力忽然被雨水冲破,几乎是瞬息之间,全身上下就被雨水湿透。

    楚泽叹了口气,知晓这蛮莽中若是小雨淅沥也就罢了,暴雨来时,几乎是天然携带消泯元力的破防之功,兼且自己方才心情起伏,被震惊到不能自已,这才没能坚持到回归树洞之中。

    怏怏的回到火堆旁,借助火温,元力摩擦,将衣裳烘干,湿意尽去。

    高山仰止,但高度太甚,也让人感觉追赶无望而心生自怨自艾。

    楚泽心头流转过剑诀的变化,甚至巨灵真经的四式神通,但即便他将这些东西修炼到极致,自忖仍不能做到那蓝影这个地步。

    力之变化,仍有迹可循。方才的一切却在无形无相之中,不可捉摸。

    看到了,却不能理解该如何才能做到这一步,所以他心绪复杂,失落居多。

    然而等不及给他更多的时间去在情绪中怨艾,全身猛丁都紧绷起来。树洞口,一头黑漆漆的豹子不知何时弓身伏地,正作势暴起伤人!

    楚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不知怎的,这黑豹竟给他一种惊心感。

    黑豹的身上还在滴沥雨水,然而在这蛮莽暴雨的冲刷之下,它身上暴露出来的那种气息却没有分毫紊乱。

    这奇怪之处让楚泽讶异,真正让他心惊的是黑豹那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珠,比之身上的黑色更加幽深、浓郁!

    仿佛一汪寒潭,藏在不见天日的幽暗之地,冰冷、魔性、不可知!

    仅仅是看了一眼,楚泽就好像真的置身其中。全身被冰寒彻骨的潭水浸泡,不断的下沉,再下沉!

    溺于寒水,自然不甘待毙,一条披鳞的蟒蛇劈波而来,将楚泽拱出了水面。

    呼!

    楚泽大口大口的喘息,清凉的空气通达入肺,整个人才又清明起来。

    这自然尽是意识上的幻觉,而拯救他的,当然是自身强大的魂力。

    意识清明,已见黑豹凌空扑至,獠牙森然,爪生幽芒!

    楚泽来不及拔剑,在天地元力混乱无比的状态下也无法调御外力攻伐或是防御,唯一能依靠的,只有体内积蓄的元力!

    元力磅礴而出,宛如蛇蟒急蹿,仓促之间在身前密布成山!

    轰!

    一声爆鸣炸响,元力溃散如石块飞溅四射,楚泽闷哼一声,重重的撞在背后的树壁上。

    黑豹哀鸣一声,却如鬼哭呜咽,被反震的力道撞退,在地上滚了几滚,发出不同于寻常豹子的声响。

    在飞跌的途中,楚泽顺手掣出了插在地上的黑剑,身形未稳时,剑已横在胸前。

    砰!

    他的视线还没捕捉到黑豹的踪迹,剑上又已传来一股巨力,几乎是下意识的,元力急速流转,化作锋锐的剑气在剑身上飞射崩弹。

    哗啦啦!

    背后的树壁破了个大洞,一块块的树皮似一阵急雨,簌簌落了下来。

    强大的撞击力让他飞出树洞后在泥地上急速滑行,接连撞断了几株小树后才停顿下来。

    顾不得后背上火辣辣的疼痛,在密如珠帘的暴雨中,他终于将目光锁定在正从被自己在树身上撞开的破洞里轻跃而出的黑豹身上!

    因为仓促应变,他体内的元力亦已乱作一团,借着这须臾的空隙,一颗魔心跳动,正将混乱的气息重新梳理调匀。

    暴雨如倾,天地元力一片混乱,若非魔心镇压,楚泽怀疑将自己置于此等境地连体内元力也会受到影响。

    黑豹暂停了雷霆般迅疾的攻势,反而舒缓的逡巡,右前脚掌略略翘起,显然是方才被剑气切割受了痛楚,却不曾见血。

    动时如惊雷闪电,静时悠游甚至带了几分优雅,却给楚泽带来极大的压力。

    “若是那几个魂力强大的人,怕是被这豹子突袭,首遭儿就撑不过去了吧……”

    当此之时,楚泽仍耐不住念头不受控制的发散。暗思若是颜萦那几人,身体反应没那么迅疾,天地元力混乱,怕是在这兔起鹘落的刹那争锋中,根本不能组织起有效的抵抗!

    而这样的攻击方式,亦是他想来对付他们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