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三曲异世》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血战

作品:三曲异世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二太不想飞

    “大人,居然成了?”欣喜若狂的士兵不顾眼眶涌出的鲜血,也不管自己还仅剩一条手臂,终于将阿尔夫狠狠的搂在了怀里,等了这么久终于再也不用因为地动而无法入眠,尽管这是一个小胜利,但带来的力量却是罕见的。

    加里帝国王都的最高指挥官脸色苍白,却也是一脸喜悦,地面之下的进攻被阻,那么魔族就只能继续在地面之上推进,自己手头上的兵力不多,可要是论伤亡比例加里帝国单单凭借一个小小的首都王城便已是血赚,接下来就算是城破人亡,也没有亏太多。

    烈日悬空,阿尔夫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不过这个狼族的年轻人还是很快就收起了喜悦的心情,沉着冷静的发布了接下来的命令,按照之前他的推测,现在的魔族主力应该已经杀入了科特勒帝国的国境之内,直指科特勒帝国首都,科特勒帝国的联军还要与南方的宏道山脉魔族大军作战,能抽调的兵力不多,就算是驰援,战场恐怕也得落在科特勒帝国的国土之上,因为与兽人帝国的战争,科特勒帝国的国土防线第一层早就名存实亡,魔族大军应该不会费太多的气力就能连穿数道防线,再次逼迫科特勒帝国打一次圣都防御战,最强大的罗恩帝国陷落的速度之快超出了阿尔夫的预计。

    现在的情况,按照自己的推算,三天,最多三天城墙就会失守。

    月光倾洒在大地之上,冷冽无声,城头上偶尔传来的闷哼和对面魔族营地里的喧嚣形成了鲜明对比,双方都在静静的等待着,一方等着鱼死网破,一方等着啃下这块略显噎人的骨头。

    当双月交汇,倚着城墙的阿尔夫猛然回头,发现一股熟悉的气息,但这股气息飘忽不定转瞬即逝,如果不是自己的感知敏锐,必然错过,城墙下丝丝雾气从被鲜血浸透的地面升起,一缕缕雾气如同藤蔓一般攀附在城墙上,涌动间城墙之下的地面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伸手按下欲开头警报的士兵,阿尔夫眯着眼盯着这突兀出现的雾气,体力的兽人之力开始无声的躁动,原本苍白的脸开始慢慢的红润起来,等到雾气升腾到城头之上,如同灵物一般的雾气在城头盘桓片刻之后像是发现了目标纷纷朝着城头之上的兽人战士涌去。

    “这是……兽人之力?”一个牛头人看着自己胸口上的伤口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止血,愈合,结痂,脱落,消失……城头上所有的兽人都发现了来自身体的变化,一时间目瞪口呆的转头看向指挥官阿尔夫,却不想阿尔夫也是一脸疑惑,还不等他反应,蒸腾的雾气漫过城头开始向着城内涌去,目标明确只认兽人。

    “即便是顶级萨满的图腾柱也没有这么大的范围,长官,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像是重生了一样?”一个蛇族战士吐着蛇信,甩动着已经愈合的粗大尾巴,有些犹疑的问道,阿尔夫能给的回应也只是摇头,实际上他开始的推测已经被自己否定,这股突如其来的力量,绝对不可能来自兽神使者大人,而且他还有一种感觉,好像眼睛里有些迷雾消失了,确切的说应该是心里似乎有一层灰尘被这股雾气给洗涤了,这种感觉很奇妙,仿佛是自己的内心认识到了一种新的事物一样,可究竟是什么东西,却又说不上来。

    很快数以百计的兽人战士带着武器涌上城头,神色都是出奇的一致,直到一个熊人萨满来到阿尔夫面前时,阿尔夫连同周围的战士一同向这位原本奄奄一息的萨满前辈行礼,或许只有智者才能为他们解惑。

    “垂死的我,听到了兽神的呼唤,真正的兽神,那个被我们本该烙印在我们灵魂深处的兽神,那个真正赋予了兽人力量,勇气,荣耀的神,那个……真正的神,巴……洛……罗萨”。

    声音落,整个城内的兽人不论远近,都同时感受到来自自己心脏的砰然一震,一股磅礴的兽人之力自身体的深处迸发了出来,而所有的兽人都能感受到这股熟悉的力量,因为这力量完全属于自己,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尘封,而这个名字就像是一把打开封印的钥匙,让自己的意识更加清明,身体更加强壮,对战斗的渴望更是提升了数倍不止,甚至有些兽人自发的狂化,可意识却非常的清醒,仿佛狂化后的身体才是自己的真身一样。

    “这……”感受着指尖的力量,呼吸着身边一缕缕让人倍感温暖的雾气,所有的兽人都在这一刻明悟,真正的兽神降临了!

    城内的变化很快就引起了魔族大营的注意,最开始感受到的却是隐匿在大营之中的强者,当那股悍然的威能徐徐扫过的时候,这些一直隐忍不出的巅峰强者瞬间如同惊弓之鸟一般飞速的逃离大营四散而去,甚至连预警都没有发出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一直潜伏在城墙附近的魔族侦察兵也注意到了城头上兽人士兵的数量异常,消息回传,城内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一支兽人部队接替了城防!

    当消息回传,魔族大营之内的指挥部还在消化眼前的消息时,一声本不该出现在对峙双方之间的声音偶然而至:城门打开了!

    鼓声阵阵,魔族战士茫然的拿起手中的武器,虽然这不是王城内第一次出城营地,也不是第一次夜袭,但战争打到这个地步,城内应该没有太多的兵力才对,他们怎么敢?

    结果是兽人真的敢!

    这些身体已经完全恢复状态的兽人们身上被五颜六色的光晕包裹住,那是兽人特有的图腾加持,在数不清的加持下,这群兽人并没有一丝杂乱,率先冲出城门的是一个拥有着一双狼人耳朵的阿尔部落狼人,那副清秀的面孔早就印在了魔族战士的脑海之中,那是城内的最高指挥官,同样也是个非常恐怖的用毒强者,单单是在他手里丧命的强者不下五个,可他不应该是受了重伤吗?

    “不到五百,就敢出来送死?”冷静下来的魔族指挥官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那几个魔族强者究竟是感应到了什么,看着眼前不到五百人的小队,尽管觉得古怪,可他还是下了迎敌的命令,魔族战士先不出动,先派出魔物试探一下虚实便能看穿这群脑袋似乎少了根筋的兽人真正的意图。

    震耳欲聋的嘶吼声中,无数魔物从空中,地下,营地里涌了出来,只等身后的主人下令,它们就会疯狂的冲上去,将眼前看到了一切活物撕得粉碎,这些狂暴的魔物并没有等太长时间,实际上在它们出现不到三息的时间攻击的命令就已经下达,铺天盖地的魔物如同巨浪一般冲向了那如同海浪中颠沛木筏一样兽人方阵。

    各种震耳欲聋的声浪扑面而来,但站在方阵前头的两个熊族兽人却是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一声怒吼,竟然将城头之上的战鼓声都压了下去,巨大的声浪甚至直接震晕了冲在了最前头的飞行魔物,雨点般掉落的魔物根本没有发出嘶吼的机会便被随后赶至的兽人方阵踩成了肉泥。

    “血战!”在意识中兽人战场上从未出现,却最应该出现的词终于从阿尔夫那看似淡薄的身体里喷发而出,覆盖在这个声音之下的兽人几乎同时狂化,本就强壮的身体登时又大了一圈,仿佛是一个个行走在战场上的巨人,一股威压带着血红的光晕反冲至魔物之中,被光晕笼罩的魔物瞬间发狂死咬起身边的魔物,场面瞬间混乱,而在魔族大营之中的御兽魔族术士在同一时间惨叫着,大口大口的吐血,陷入萎靡的状态,最严重的竟然硬生生的将自己的手插进了双眼随后暴毙而亡。

    “血战!”最开始发声的两个熊族兽人双手撑地与双**替如同真正的巨熊一般冲进了魔物之中,一声血战的回应让两个熊人战士身边的魔物陷入了更加无序的癫狂,几个身形远比这两个熊人大了三倍不止的魔物居然惊恐的向后退,随后便被眼前的狂化的熊人战士一斧劈成了两半。

    “血战!”身处方阵后方的牛头人不顾弓弦已经被自己的鲜血浸透,随后抽出箭壶里最后的三支特制铁箭,曲直之间破空之声洞穿数只魔物,抽出被在身后的铁锤,将地面上刚冒出头的一个地行魔物锤了个稀巴烂。

    “血战!”迅疾的狼人战士如同鬼魅一般穿梭在魔物之中,寒光闪过,不是小型魔物被切成碎块,就是大型魔物的要害被袭,前臂的钢爪哪怕是磨损脱落,但狼人自己的利爪依然锋利,血雾甚至都跟不上身形。

    任由魔物如同滔天巨浪,但这只从城门集结的兽人小队却如同礁石一般,任由海浪翻涌,岿然不动,与海浪相遇,无端激起浪花,最后碎裂成泡沫。

    而在城头之上,一个由雾气聚集而现化的魁梧身影看着城下那支兽人部队死咬着对手的血肉,悠然的说道:“从今夜开始,兽人回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