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荣医》正文 第四百五十六章 乔雁投诚

作品:荣医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沉舟钓雪

    江慧嘉轻轻地、缓慢地深吸一口气。

    心中既惊,同时却又陡然升起了“果然如此”之感。

    果然啊!

    是了,她之所以这个时候来试探乔雁,除了是因为被白果的事情弄得有点草木皆兵,以至于看什么都忍不住怀疑一下以外,更重要的则是因为,她本身就对乔雁抱有特殊的期待!

    乔雁是什么人呢?

    她除了是出身太医院的医女,更重要的是,她还是由昌平帝亲自指派给江慧嘉的“御赐助手”呀!

    江慧嘉的身世来历虽然都有根底可寻,并不是什么凭空冒出的人物,但她的师门背景却委实显得太过难以捉摸了些。昌平帝就算一时被她忽悠住了,可要说从此就完全信任她,那……可能吗?

    只是因为江慧嘉医术玄奇,远超当代,昌平帝舍不得不用她,才不得已在一些细节上放弃追究而已。

    放乔雁到江慧嘉身边,名为赏赐,实为监视,江慧嘉对此自然也是早就心知肚明的。

    昌平帝需要乔雁来监视江慧嘉,而江慧嘉又何尝不需要通过乔雁来向昌平帝“表忠心”?

    这是双赢的做法,放一个乔雁存在,能使得双方都更加放心,又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乔雁来到江慧嘉身边的另一个目的——学习江慧嘉的医术。

    关于这一点,江慧嘉反倒并不在意。

    古人常有一种敝帚自珍的思想,生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以至于许多高妙技艺在一代代传承中变成“秘技”,最后反而消失无踪。

    先不说这种传承的缺失多么令人遗憾,光只说医术的特殊性,这个东西它就不能秘技自珍!

    行医治病是与人命相关的事情,藏着掖着随便乱教,那害的不是医生,而是病人。

    江慧嘉真不怕乔雁学,她本身就拥有领先乔雁一千年的知识构架,更是学通中西。她自身在医学一道上也颇有天赋,绝非庸才。

    她会怕乔雁学得太多反而影响她的地位吗?

    开什么玩笑,要是连这个都怕,那江慧嘉前世那二十几年医才真是白学了呢!

    在那个时代,名校医科大学毕业的学子每年何其多,可最后真正成为名医的又有几个?

    或如曾经的江萱一般出身医学世家的人也从来不少,可最后达到江萱那般成就的又有多少?

    不是江慧嘉自傲,而是她必须要有这样的自信!

    她不需害怕任何人将她比下去,因为她自身也将无时无刻不努力克己,学习进步。

    她甚至恨不得此时能天降一个神医,将鼠疫的问题解决掉。即便如此,她也只有为天下生民高兴的,绝不会因此而失落畏怯。

    她清楚明白自身的价值,从不妄自菲薄。

    是真坦荡,因而无畏惧。

    她怕什么?她只怕自己徒然来这一趟,却在这诡谲的形势中随波逐流,最后沉沦水底,忘却初心。

    乔雁是一个在大事上很能拎得清楚的人,她既然开了口,就也不再含糊,紧接着倒又反过来问江慧嘉:“江大夫,如今形势究竟到了怎样的程度,是否可以明示?”

    江慧嘉沉吟片刻,缓缓道:“鼠疫大行,往往不止天灾,更是人祸。今次初到平县,先是暴动,后有火灾,而今夜,我身边的白果又被人掉包。我怀疑,有人借瘟疫之险,意图谋天下之大事!”

    这话,其实明明白白就是在说,她怀疑有人想趁机造反了!

    有造反能力的,布局深远,势大根深的人造反,跟灾荒时普通暴民无组织、无头绪、无规划的造反,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前者是真造反,后者……那不过是老百姓被逼到走投无路之下,不得已做了亡命徒。

    这种小范围的暴动固然能给国家造成一时一地的混乱,可说到底,乌合之众,癣疥之疾,何时不可镇压?

    乔雁只觉得自己脑子里头一片混沌,又觉得自己其实很清醒。她全身上下,简直从骨骼到呼吸都在绷紧着,她明白的,江慧嘉所说的有人图谋天下,绝不是指灾难下的乌合之众,而是指实实在在的,潜伏在五湖四海,深水下的恐怖巨鳄。

    巨鳄虽未浮出水面,乔雁却仿佛已经隐隐感觉到这绝世凶物利齿的寒光。

    尤其是此刻的平城,更显然已被推至了风口浪尖,稍有不慎便极可能全城覆亡。

    覆巢之下,又岂有完卵?

    乔雁紧张地吞咽口水,更是暗暗咬牙下定决心:“神医,我……弟子,此事重大,弟子只怕看不清楚明白个中究竟,弟子……愿将手上联系名单直接交付!”

    这一番话说出来,其中信息量可就大了。

    首先且不说她又再次变换了对江慧嘉的称呼,就说她的自称,这个“弟子”二字,指的当然不是说她就这样直接变成了江慧嘉的徒弟——拜师收徒这个事儿,那得双方都有意向才成,没有这样稀里糊涂就变师徒的。

    但在同行业里,乔雁这样以弟子自称,却也足够表达她对江慧嘉的高度尊敬了。

    这表示被她所尊敬的这位“前辈”,已经拥有了可为天下师的威望与能力,这才能使任何一个晚辈都在她面前自称“弟子”!

    这是何等程度的吹捧!

    说实话,被乔雁突然这样称呼,江慧嘉一时都有点适应不良。但同时,她也更鲜明地体会到了乔雁此时的惶恐,以及她的投诚之意。

    是的,乔雁本是昌平帝安排过来的人,虽然未必与江慧嘉是敌人,但她的身份也是很微妙的。

    如乔雁这般身份之人,最要紧的就是要保持一个“纯”字。她是皇帝的眼线,作为皇帝的眼线,要是不能保证自己绝对的忠心与关系的单纯,那跟背叛皇帝,自找死路有什么区别?

    乔雁却说要对江慧嘉交付联系名单,明晃晃将自己的把柄和身家性命送到江慧嘉手上去,这是何等魄力!

    江慧嘉顿时端正神色,郑重道:“你不必如此,我既然信了你,便不会再疑你。此番去信,该怎样措词,你我可以商量再定,至于底限之事,还是不要触犯为好。”

    她拒绝了乔雁所谓的交付名单。

    实际上,就算乔雁把自己跟上头的联系人名单全给出来又能怎样?江慧嘉可以通过他们去联系京里,甚至送信直达天听吗?

    不可能的,江慧嘉要真这样做,那才真是不要命了呢。

    但乔雁这个表态也不是没有意义的,人嘛,总是容易在互相分享秘密之后关系更进一大步,尤其是本来互相试探着,顾忌着,极是注意相处分寸的两个人。

    打破了先前的禁忌之后,双方关系更如破了坚冰,熔浆滚下。

    两人互视,心中都有几分激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