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最强小神农》正文 第535章 城市路滑,农村坑多

作品:最强小神农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荷椒侠

    “先生,不知道您有什么东西可以卖给我们,方便看下吗?”

    林田打开他带来的大袋子,打开对小贾说道:“这个是我们家在沼泽地里捕捞晒干的野生水蛭,大概有二十几斤吧。”

    “水蛭,我们收啊,这个很好销售的,我看看。”

    小贾在看的时候,彭弘济跟林田要了银行账号,打电话找人帮忙转账。

    “这个水蛭是长条蛭,药用价值不错,而且是野生的,质量是相当的好!”

    林田对于小贾的高度评价有点不太适应,经过那件事之后,小贾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能卖多少钱?”

    小贾笑着说道:“我说过,会给你最到做到,四百块一斤。”

    林田来之前,已经在网上查了价格,这个价格小贾的确给得挺高,但是刚才小贾对他的所作所为,他还是要收点利息。

    “五百块一斤,不行的话,我再去找找别家看看,说不定彭老也有兴趣呢。”

    他们的讨论引来了彭弘济的注意,他一边说着电话,一边凑过来拿了一条水蛭看,看完就给林田竖起了个大拇指。

    这一幕看在小贾眼中,无疑是彭弘济觉得品相很不错的意思,如果彭弘济像刚才抢人参一般抢水蛭,他岂不是又得损失一笔钱?

    林田好整以暇地看着小贾,催促道:“怎么样?不行的话,我问问彭老要不要。”

    小贾心里憋屈,这个价格利润空间少得可怜,但他只得咬了咬牙。

    “五百就五百。”

    林田笑得一脸灿烂,双重压力之下,小贾只能任由自己宰割。

    “成交。”

    小贾认命地去称重,算钱,把钱转给了林田,一万二千块,还算不错的收获。

    但是,现在林田关注的不是这么点小钱,而是人参的钱,一百五十万!

    拿到手之后,林田就能把家里的债务给清,还有很多其他想做的事情,都有资金了。

    一支人参就能发家,这是小宝给他找到的,功劳记在小宝的身上。

    等回去之后,可要给小宝弄多点好吃的,灵气改良过的好东西,小宝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把这个小祖宗给伺候好了,让

    它带着林田再去找珍贵的药材。

    这种无本生意,利润实在是惊人。

    虽然这么想,但林田还是没有被钱冲昏了脑袋。

    他坚持种田大计,只有真正把事业做起来,有了稳定的经济来源,才会受到村里人的尊敬,他们家才会有社会地位。

    在他父母的眼中,他也有一种安稳的感觉。

    过两天,把林贵家和白灵家地里的东西给卖掉,地里就空空如也,是时候播种了。

    至于种什么,林田打算找裴蕾调查一下,她们饭店最想收购什么样的农作物,再有针对性的去种。

    上次七叔跟他提的事情,他还记得。村里人都想农作物被高价收购,既然朱靖给不了他们希望,就由林田来吧。

    想来想去,林田发现他要做的事情真不少。

    彭老又接了个电话,挂电话后,笑着对林田说道:“小林,钱我已经让人打过来了,他说估计还有个两三分钟就能到账,你这边看下银行的信息有没有及时到账,到账了跟我说一声。”

    刚才林田写账号的时候,把名字写了,彭老改称呼他为小林,多了几分亲切感。

    效率还挺高的,也很简单,林田从来没有操作过这么大数目的转账,还以为要去亲自去银行弄手续。

    趁着这个机会,林田决定跟彭弘济提一件事。

    “彭老,是这样的,我有一个事情想请你帮忙,不知道会不会麻烦到你。”

    彭弘济乐呵呵道:“小林,有什么事情我能帮得上忙的话,肯定会帮。老实说,我找一支合适的人参已经好久了,这次来药店也是想碰碰运气,你能把人参卖给我,就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林田笑了笑,也许这就是运气吧,他刚好碰到了个好买家。

    “是这样的,我母亲她身体有些不好,前阵子我带她去做了全身体检,她有一些慢性病。

    听我们村里人说,他老婆是被彭老给治好的,中风瘫痪了五六年,现在能站起来走路了。

    所以,我想带母亲找你医治。前两天,我父亲在你的医馆门口排队,一直没轮到他,医馆的生意实在是太火爆了。

    彭老,能不能开个小后门,给我母亲看一看?”

    彭弘济捋着胡子,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

    ,可以可以。这样吧,这是我的私人名片,你看看出你什么时候有空,可以打电话约我,就不会浪费时间了。我一般来说,都在医馆里看诊。”

    说着,他从兜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林田。

    林田没想到彭弘济这么好说话,有了他的承诺,他母亲身上的毛病,就有希望治好了。

    突然,彭老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小贾,趁他不注意,在林田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以后,你要是有什么珍贵的药材,可以先找我看看。我的收购量虽然没有药店的大,但相信价格会比药店的好得多。”

    林田的第一反应是惊喜,他以后还是有可能有药材售出的,尤其是灵气改良过的药材,药效肯定会更好。

    卖给彭老,还有一点好处,可以最快观察到药效的发挥作用。

    只要药效好,借着彭老的神医名声,彭老结交的权贵富人不少,他以后的生意就能打开门路。

    卖给药店的话,先不提价格,药效都很难观察,就只能像批发供货一样没有灵魂。

    林田心中惊喜,看了一眼毫不知情的小贾,轻声对彭老说道:“彭老,你看刚才那野生水蛭干,品质如何?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之前村里那个中风的病人,拿了我给她的野生水蛭干做药引,没过几天就能走路了。依我看来,药效肯定不错。”

    彭老听有些讶异。

    刚才他只是粗略看了一眼那野生水蛭干,觉得品相不错,但是也没有多大的兴趣。野生的跟养殖的,药效相差无几。

    被林田这么一说,用这野生水蛭干做药引,瘫痪多年都能走路了,它的药效也许真的不错。

    至于是不是真的有用,他在病人身上测试一番,就能知道。

    ,可以可以。这样吧,这是我的私人名片,你看看出你什么时候有空,可以打电话约我,就不会浪费时间了。我一般来说,都在医馆里看诊。”

    说着,他从兜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林田。

    林田没想到彭弘济这么好说话,有了他的承诺,他母亲身上的毛病,就有希望治好了。

    突然,彭老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小贾,趁他不注意,在林田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以后,你要是有什么珍贵的药材,可以先找我看看。我的收购量虽然没有药店的大,但相信价格会比药店的好得多。”

    林田的第一反应是惊喜,他以后还是有可能有药材售出的,尤其是灵气改良过的药材,药效肯定会更好。

    卖给彭老,还有一点好处,可以最快观察到药效的发挥作用。

    只要药效好,借着彭老的神医名声,彭老结交的权贵富人不少,他以后的生意就能打开门路。

    卖给药店的话,先不提价格,药效都很难观察,就只能像批发供货一样没有灵魂。

    林田心中惊喜,看了一眼毫不知情的小贾,轻声对彭老说道:“彭老,你看刚才那野生水蛭干,品质如何?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之前村里那个中风的病人,拿了我给她的野生水蛭干做药引,没过几天就能走路了。依我看来,药效肯定不错。”

    彭老听有些讶异。

    刚才他只是粗略看了一眼那野生水蛭干,觉得品相不错,但是也没有多大的兴趣。野生的跟养殖的,药效相差无几。

    被林田这么一说,用这野生水蛭干做药引,瘫痪多年都能走路了,它的药效也许真的不错。

    至于是不是真的有用,他在病人身上测试一番,就能知道。

    ,可以可以。这样吧,这是我的私人名片,你看看出你什么时候有空,可以打电话约我,就不会浪费时间了。我一般来说,都在医馆里看诊。”

    说着,他从兜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林田。

    林田没想到彭弘济这么好说话,有了他的承诺,他母亲身上的毛病,就有希望治好了。

    突然,彭老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小贾,趁他不注意,在林田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以后,你要是有什么珍贵的药材,可以先找我看看。我的收购量虽然没有药店的大,但相信价格会比药店的好得多。”

    林田的第一反应是惊喜,他以后还是有可能有药材售出的,尤其是灵气改良过的药材,药效肯定会更好。

    卖给彭老,还有一点好处,可以最快观察到药效的发挥作用。

    只要药效好,借着彭老的神医名声,彭老结交的权贵富人不少,他以后的生意就能打开门路。

    卖给药店的话,先不提价格,药效都很难观察,就只能像批发供货一样没有灵魂。

    林田心中惊喜,看了一眼毫不知情的小贾,轻声对彭老说道:“彭老,你看刚才那野生水蛭干,品质如何?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之前村里那个中风的病人,拿了我给她的野生水蛭干做药引,没过几天就能走路了。依我看来,药效肯定不错。”

    彭老听有些讶异。

    刚才他只是粗略看了一眼那野生水蛭干,觉得品相不错,但是也没有多大的兴趣。野生的跟养殖的,药效相差无几。

    被林田这么一说,用这野生水蛭干做药引,瘫痪多年都能走路了,它的药效也许真的不错。

    至于是不是真的有用,他在病人身上测试一番,就能知道。

    ,可以可以。这样吧,这是我的私人名片,你看看出你什么时候有空,可以打电话约我,就不会浪费时间了。我一般来说,都在医馆里看诊。”

    说着,他从兜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林田。

    林田没想到彭弘济这么好说话,有了他的承诺,他母亲身上的毛病,就有希望治好了。

    突然,彭老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小贾,趁他不注意,在林田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以后,你要是有什么珍贵的药材,可以先找我看看。我的收购量虽然没有药店的大,但相信价格会比药店的好得多。”

    林田的第一反应是惊喜,他以后还是有可能有药材售出的,尤其是灵气改良过的药材,药效肯定会更好。

    卖给彭老,还有一点好处,可以最快观察到药效的发挥作用。

    只要药效好,借着彭老的神医名声,彭老结交的权贵富人不少,他以后的生意就能打开门路。

    卖给药店的话,先不提价格,药效都很难观察,就只能像批发供货一样没有灵魂。

    林田心中惊喜,看了一眼毫不知情的小贾,轻声对彭老说道:“彭老,你看刚才那野生水蛭干,品质如何?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之前村里那个中风的病人,拿了我给她的野生水蛭干做药引,没过几天就能走路了。依我看来,药效肯定不错。”

    彭老听有些讶异。

    刚才他只是粗略看了一眼那野生水蛭干,觉得品相不错,但是也没有多大的兴趣。野生的跟养殖的,药效相差无几。

    被林田这么一说,用这野生水蛭干做药引,瘫痪多年都能走路了,它的药效也许真的不错。

    至于是不是真的有用,他在病人身上测试一番,就能知道。

    ,可以可以。这样吧,这是我的私人名片,你看看出你什么时候有空,可以打电话约我,就不会浪费时间了。我一般来说,都在医馆里看诊。”

    说着,他从兜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林田。

    林田没想到彭弘济这么好说话,有了他的承诺,他母亲身上的毛病,就有希望治好了。

    突然,彭老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小贾,趁他不注意,在林田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以后,你要是有什么珍贵的药材,可以先找我看看。我的收购量虽然没有药店的大,但相信价格会比药店的好得多。”

    林田的第一反应是惊喜,他以后还是有可能有药材售出的,尤其是灵气改良过的药材,药效肯定会更好。

    卖给彭老,还有一点好处,可以最快观察到药效的发挥作用。

    只要药效好,借着彭老的神医名声,彭老结交的权贵富人不少,他以后的生意就能打开门路。

    卖给药店的话,先不提价格,药效都很难观察,就只能像批发供货一样没有灵魂。

    林田心中惊喜,看了一眼毫不知情的小贾,轻声对彭老说道:“彭老,你看刚才那野生水蛭干,品质如何?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之前村里那个中风的病人,拿了我给她的野生水蛭干做药引,没过几天就能走路了。依我看来,药效肯定不错。”

    彭老听有些讶异。

    刚才他只是粗略看了一眼那野生水蛭干,觉得品相不错,但是也没有多大的兴趣。野生的跟养殖的,药效相差无几。

    被林田这么一说,用这野生水蛭干做药引,瘫痪多年都能走路了,它的药效也许真的不错。

    至于是不是真的有用,他在病人身上测试一番,就能知道。

    ,可以可以。这样吧,这是我的私人名片,你看看出你什么时候有空,可以打电话约我,就不会浪费时间了。我一般来说,都在医馆里看诊。”

    说着,他从兜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林田。

    林田没想到彭弘济这么好说话,有了他的承诺,他母亲身上的毛病,就有希望治好了。

    突然,彭老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小贾,趁他不注意,在林田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以后,你要是有什么珍贵的药材,可以先找我看看。我的收购量虽然没有药店的大,但相信价格会比药店的好得多。”

    林田的第一反应是惊喜,他以后还是有可能有药材售出的,尤其是灵气改良过的药材,药效肯定会更好。

    卖给彭老,还有一点好处,可以最快观察到药效的发挥作用。

    只要药效好,借着彭老的神医名声,彭老结交的权贵富人不少,他以后的生意就能打开门路。

    卖给药店的话,先不提价格,药效都很难观察,就只能像批发供货一样没有灵魂。

    林田心中惊喜,看了一眼毫不知情的小贾,轻声对彭老说道:“彭老,你看刚才那野生水蛭干,品质如何?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之前村里那个中风的病人,拿了我给她的野生水蛭干做药引,没过几天就能走路了。依我看来,药效肯定不错。”

    彭老听有些讶异。

    刚才他只是粗略看了一眼那野生水蛭干,觉得品相不错,但是也没有多大的兴趣。野生的跟养殖的,药效相差无几。

    被林田这么一说,用这野生水蛭干做药引,瘫痪多年都能走路了,它的药效也许真的不错。

    至于是不是真的有用,他在病人身上测试一番,就能知道。

    ,可以可以。这样吧,这是我的私人名片,你看看出你什么时候有空,可以打电话约我,就不会浪费时间了。我一般来说,都在医馆里看诊。”

    说着,他从兜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林田。

    林田没想到彭弘济这么好说话,有了他的承诺,他母亲身上的毛病,就有希望治好了。

    突然,彭老看了一眼正在忙碌的小贾,趁他不注意,在林田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以后,你要是有什么珍贵的药材,可以先找我看看。我的收购量虽然没有药店的大,但相信价格会比药店的好得多。”

    林田的第一反应是惊喜,他以后还是有可能有药材售出的,尤其是灵气改良过的药材,药效肯定会更好。

    卖给彭老,还有一点好处,可以最快观察到药效的发挥作用。

    只要药效好,借着彭老的神医名声,彭老结交的权贵富人不少,他以后的生意就能打开门路。

    卖给药店的话,先不提价格,药效都很难观察,就只能像批发供货一样没有灵魂。

    林田心中惊喜,看了一眼毫不知情的小贾,轻声对彭老说道:“彭老,你看刚才那野生水蛭干,品质如何?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之前村里那个中风的病人,拿了我给她的野生水蛭干做药引,没过几天就能走路了。依我看来,药效肯定不错。”

    彭老听有些讶异。

    刚才他只是粗略看了一眼那野生水蛭干,觉得品相不错,但是也没有多大的兴趣。野生的跟养殖的,药效相差无几。

    被林田这么一说,用这野生水蛭干做药引,瘫痪多年都能走路了,它的药效也许真的不错。

    至于是不是真的有用,他在病人身上测试一番,就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