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正文 959、什刹海的漏雨房子

作品:我就是超级警察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李氏唐朝

    真相只有一个。

    要不是找到那只章国文在江边丢失的皮鞋,顾晨也不可能这么快找到证据。

    可以说是天意。

    但是章国文的情况也在此刻暴露出来。

    利用职务之便,侵害众多女性的事实,也随着手机解锁之后,被警方掌握到线索。

    可以说,手机内的相册视频不堪入目,很难想象,有多少人曾经毁在章国文手里。

    章国文的案子过去几天,顾晨所在的刑侦三组,此刻又接到去京城学习的通知。

    ……

    ……

    三组办公室内,大家看着内部邮件,每个人都热议起来。

    “不用猜了,顾晨是肯定有的。”

    “卢薇薇,怎么你也在名单里?”

    “怎么?我就不能在名单里?我老家京城的好吗?正好回去看看我爷爷。”

    “那肯定是赵局在照顾你,话说工作积极分子,我也不比你卢薇薇差吧?”

    “那可不一样,卢薇薇跟的是顾晨。”

    “所以说你卢薇薇是躺赢咯?”

    “诶不是,老王怎么也在?”

    “合着我们芙蓉分局一共就三个名额,赵局全给你们了?”

    “如果有4个名额,小袁也会选上吧?”

    看着分局内部邮件,看着顾晨,卢薇薇和王警官都在赴京学习名单上,袁莎莎有点小嫉妒。

    可毕竟只有3个名额,赵国志就已经全部让给了刑侦三组。

    可见赵国志对刑侦三组的信任程度是不言而喻。

    当然,用赵国志的话来说,谁给他长脸,谁给芙蓉分局长脸,有好处当然得想着。

    大家一瞧名单,也都没啥意见,最多只剩下吐槽。

    尤其羡慕王警官和卢薇薇。

    在大家看来,顾晨在名单上,那是实至名归。

    但因为顾晨太过耀眼,是芙蓉分局的明星警察,以至于名单上的卢薇薇和王警官黯然失色。

    但考虑到卢薇薇老家在京城,过年时值班也没回去,因此大家猜测,赵国志应该是趁此机会,让卢薇薇有时间回老家看看。

    虽然一看邮件通知,只是去参加学习,主要是领会上级精神,因此大家也都清楚,这次出差等于是福利,因此羡慕也是肯定的。

    “卢

    薇薇,话说你老家住在京城哪啊?你家住胡同吗?”何俊超看着卢薇薇上名单,不由吐槽着说。

    卢薇薇淡然一笑:“什刹海听过吗?”

    “听过啊,好像是有点印象,可又不知道在哪里?”何俊超喝着茶水,也是不由分说道。

    闻言何俊超说辞,丁警官拍他脑袋一下:“真是没见识,什刹海,那可是在京城的中心地带。”

    “中心地带?那不是故宫吗?”一个没去过京城的见习警说。

    卢薇薇呵呵笑道:“差不多比较靠近吧,也就是京城的一个历史文化旅游风景区,京城的历史文化保护区,位于市中心城区西城区,毗邻京城中轴线。”

    许多没去过京城的见习警虽然听不太懂,但一听到毗邻京城中轴线,靠近故宫,顿时有些激动起来。

    说起京城房价,大多人都只能成仰望姿态。

    可故宫周围的房价,那可谓是天价中的天价。

    能住在这些地方,可以算是皇城脚下。

    “卢师姐,你家住在什刹海?那地方房价挺高吧?”袁莎莎也投来好奇的目光,因为之前大家都没听卢薇薇说起过。

    卢薇薇摇摇脑袋:“就那破烂房子,自家住住还好,房价不房价的跟我们有啥关系呢?毕竟没了那几间破房子,我爷爷奶奶住哪啊?”

    “也是哦。”这样一听,何俊超感觉也有道理。

    毕竟京城的土著,许多人虽然坐拥高价房产,可一带卖掉,那在京城就没了根。

    可要买京城的高房价,许多京城土著又负担不起。

    袁莎莎倒是饶有兴致道:“其实我亲戚也住什刹海附近,小时候去亲戚家,我经常在那玩,那里与中南海水域一脉相连,也是京城内唯一一处具有开阔水面的开放型景区。”

    “那应该算是京城内面积最大,风貌保存最完整的一片历史街区吧?我记得那地方,在京城规划建设史上占有独特的地位。”

    顾晨毕竟也去过京城,对什刹海多少有些模糊的印象。

    卢薇薇默默点头:“对啊,之前我老家的房子比较破烂,后来经过翻修改造,勉强还看得过去吧,要不翻修,可能都会漏雨。”

    “啊?还漏雨?”何俊超闻言,也是淡笑着说道:“卢薇薇,那你

    爷爷家在京城也算是穷人了?住这么破的房子。”

    卢薇薇笑笑,默默点头:“差不多吧,反正爷爷奶奶除了那套小院子,也没有其他不动产,得过且过呗。”

    “啧啧,那还不如让你爷爷奶奶搬到江南市居住,干嘛待在京城那种破房子里,住的也不舒服啊。”

    何俊超感觉卢薇薇的老家虽然在京城,可房子居然还漏雨,可见那破房子的破败程度,放在江南市顶多算危房吧?

    卢薇薇也没反驳,耸耸肩,默默点头。

    反正何俊超开心就好……

    感觉自己家在京城住破房子,他特高兴的样子。

    一名女见习警好奇问卢薇薇:“卢师姐,那你家那边除了故宫,还有哪些景区?一定要带王师兄和顾师兄好好转转啊。”

    “对呀卢师姐,你在京城待过那么多年,这次去京城,你可算是东道主了。”又一名男见习警调侃着说。

    毕竟在刑侦三组,大多都是南方人,只有卢薇薇来自北方的京城,因此大家也多了几分好奇。

    要不是卢薇薇在江南市待时间久,说普通话听不出口音,可能大家都快把卢薇薇是京城妹子的事情给忘了,还以为是地地道道的江南妹子。

    卢薇薇压压手,也是自豪感满满道:“带顾师弟和老王去转转,那是肯定的,我家附近不仅有故宫,其实什刹海还包括前海、后海和西海,好玩的不得了。”

    “而且什刹海景区的不少古建筑,在京城建设发展史上,及政治文化史上都占有重要地位。”

    “我知道,恭王府就在附近,而且还有钟鼓楼,德胜门箭楼,广化寺,汇通祠,会贤堂都在附近。”袁莎莎毕竟是去过那边的,说起卢薇薇老家景点也是张口就来。

    “对对对。”卢薇薇激动的不得了,连连点头道:“你说的这些都有,离我家不远,而且你们知道吗?什刹海景区风光秀丽,是被誉为‘北方的水乡’的地方。”

    “那边的游客特别多,还有一些古文化化街之一。”

    顾晨听完微微点头,也是淡然说道:“我记得著名的《帝京景物略》中,以‘西湖春,秦淮夏,洞庭秋’来赞美什刹海的神韵,可见能

    住在这种地方真的很不错。”

    “顾师弟真的这么认为吗?”听闻顾晨对自己家乡赞美,卢薇薇内心美滋滋,赶紧又道:“那去京城,一定要去我爷爷奶奶家坐坐。”

    “虽然房子是破了些,但有内味,老京城的味道。”

    “那包吃吗?”经常被卢薇薇剥削的王警官,于是赶紧问。

    卢薇薇拍拍高耸的胸脯,指着王警官道:“在京城,当然我卢薇薇是东道主,一定好好款待你老王。”

    “要真是这样,那我可能会把你爷爷奶奶给吃穷。”王警官邪魅一笑,感觉是时候“报复”一下卢薇薇了。

    毕竟在江南市,自己被卢薇薇“剥削”过多少次,连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其实比起吃,王警官更想去卢薇薇老家看看,也想知道蜗居在京城中心城区的人,到底是个怎么样的生活方式。

    何俊超语带调侃道:“卢薇薇,去京城,记得给我们带些礼物回来。”

    “那你要什么?”卢薇薇问。

    何俊超思考片刻,一时间也回答不出,摆摆手道:“你自己看着办吧,就那种带点京城特色的。”

    “那我去香山给你带些枫叶标本吧,那里蝴蝶标本也挺多的。”

    “我要那玩意儿干什么?”感觉卢薇薇没明白自己意思,何俊超又道:“难道你就不能换点新鲜的?叶子和蝴蝶标本值几个钱啊?”

    “那也是京城特色啊,我感觉做书签挺好的。”卢薇薇一时也想不出送些什么,索性想到了香山的枫叶标本和蝴蝶标本。

    何俊超虽然尴尬,却继续怂恿道:“就……就贵重点的礼物,也不是说很贵重,反正不要是叶子标本那样廉价的,我好摆在家里书桌上。”

    “这样客人一来参观,我就跟他们介绍,这是我京城的同事,回老家给我送来的京城特色礼品。”

    一拍巴掌,何俊超摊开双手:“这样一来,我是不是倍有面子?”

    “害!”

    大家闻言,纷纷倒喝。

    感觉这何俊超是死要面子啊。

    丁警官也是没好气道:“你何俊超什么时候能成长啊?尽整这些没用的。”

    “怎么没用啊?起码是面子吧?”

    “那也得看人家卢薇薇送什么,要我说,就该送你几片叶子。”

    “哈哈哈。”

    众人一阵欢腾,整个三组办公室充满欢声笑语。

    何俊超感觉大家都在调侃自己,也是撇撇嘴,有些不满道:“这面子有时候就该要啊,好歹我也有个京城的同事,还是住故宫边上的,说出去有面子啊。”

    “别。”闻言何俊超说辞,卢薇薇赶紧伸手拒绝:“可别拿我当你何俊超的面子,要这样,我还不如送你几张魔都的迪士尼门票,你自个坐高铁去迪士尼玩去。”

    “哈哈,那这样更惨。”何俊超倒是乐此不疲,直接说道:“我有个朋友前段时间去魔都迪士尼,就觉得每个项目都在排队,也太折磨人了。”

    “而且你们知道吗?迪士尼内部也是有黄牛的。”

    “什么?游乐场内部还有黄牛?”顾晨也曾经去过,也没听说内部黄牛一说。

    何俊超摆摆手:“别这么早下结论嘛,是他自己跟我说的,他不想排队体验项目,然后就有个黄牛凑过来跟他说,说他那儿买个会员卡,可以有特殊通道,不用排队,可以直接玩。”

    “卧槽,这么牛啊?”闻言何俊超这么一说,吴小峰也是愣了愣神。

    何俊超端着茶杯,走到众人中间道:“对呀,我朋友也真的是不想等了,所以直接给他钱,买了个会员卡。”

    “然后呢?”卢薇薇也是好奇的一批。

    “然后……”何俊超想到这里,嘴里不由噗嗤的笑着:“哈哈,然后这个黄牛就,噗,哈哈哈,就带他去排队的地方说……哈哈。”

    “你别总笑啊,说什么?”感觉何俊超又在调皮了,卢薇薇直接锤了他一下。

    何俊超放下水杯,也是哈哈的笑道:“然后黄牛说插队,他说插队。”

    “这就是黄牛说的特殊通道?”卢薇薇感觉这何俊超的朋友,不会是玩的假迪士尼吧?

    何俊超狠狠点头:“对,哈哈,然后后面的人就一直骂他们,然后,哈哈……”

    “别笑啊,然后呢?”王警官也焦急问他。

    此刻的何俊超已经笑得合不拢嘴,拍着肚皮噗笑道:“然后黄牛就说,你去玩,我来还口。”

    “噗!”

    “哈哈哈哈。”

    “这就是黄牛票的作用?”

    “合着只是找了个插队代骂啊?”

    “啧啧,高端的黄牛往往采用最朴素的方式。”

    “这能陪你一起插队的黄牛,的确是好黄牛,人品可靠。”

    “太假了吧?”顾晨也是感觉挺稀奇。

    心说黄牛倒是见过不少,但这样的黄牛的确奇葩。

    听何俊超这么一说,丁警官似乎也想到什么,诶道:“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5年前我老婆跟闺蜜去凤凰古镇玩。”

    “有几个当地人说,让她们几个给他票价一半,然后带她们进去,结果钱给了之后,那些本地人把她们几个,分别带到四个小路口,让她们装作本地人混进去。”

    “哈哈,后来我老婆回来后跟我说,当时她全程心惊胆战,头也不敢抬。”

    “我丢,那这黄牛挣的也是良心钱啊,黄牛还是很有职业操守的嘛。”王警官感觉够奇葩,不由调侃着说。

    卢薇薇笑得摆摆手:“这点哪个景区都一样,等你们去了京城,我带你们去逛逛,就我这京腔,一准没黄牛敢坑你们。”

    “都在聊什么呢?”

    也就在大家闲聊的同时,赵国志不声不响的从门外走来。

    大家顿时扑通一下,赶紧站直了身体。

    “赵局,我们都在说卢薇薇呢,他说要带顾晨和老王去京城到处转转。”还不等大家开口,何俊超赶紧解释起来。

    赵国志咧嘴一笑:“卢薇薇,我让你去京城学习,可不是让你到处去玩的。”

    “我知道呀,但学习归学习,总有一些私人时间吧?”

    赵国志也不是第一次调侃自己了,卢薇薇见怪不怪。

    顾晨则是好奇问道:“这些赴京学习的任务,会不会太轻松了?”

    赵国志摇头:“任何任务都不轻松,这次你们主要是代表我们芙蓉分局过去,毕竟长时间高强度工作,也该换换环境,不要整天绷紧神经。”

    “赵局是看你们办案辛苦,特地给你们安排的轻松差事。”一旁的何俊超也是酸溜溜的吐槽道。

    赵国志微微点头:“对,也算是吧,最近市局和我们分局,都有一些人员调动,你们三组又是我们芙蓉分局的门面,所以派你们去京城学习几天也是应该的。”

    “赵局,您是怕其他部门打三组的主意吧?”丁警官毕竟是个老同志了,赵国

    志这点小心思,他当然是清楚的。

    每每有人员调动,赵国志都是想方设法护犊子,就怕自己的核心人员被人盯上。

    许多时候,上级命令不可违,但更多时候,赵国志希望自己的人员,在自己手里多一些历练。

    哪些人有哪些毛病,其实作为芙蓉分局大家长的赵国志来说,他是最清楚的。

    这次又被丁警官说中,于是赵国志对着丁警官甩了甩手指:“小丁,你倒是挺能猜人心思。”

    “谢谢赵局夸奖,这还不是跟赵局学的读心术,大家都共事这么多年了,您的心事可都挂在脸上呢,跟明镜似的,这点如果还猜不透,那我们也别在您手下干活了。”

    “就你知道。”赵国志也是咧嘴一笑,对着三组大家道:“这些天辛苦大家了,看着手底下的人都在进步,我很高兴。”

    “可我赵国志也不是园丁啊,不可能培养的好苗子,都被人家摘了桃子。”

    “当然,许多时候,人员优化配置也是应该的,不过等顾晨他们从京城回来之后,我会宣布一个消息。”

    “消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啊?”感觉赵国志竟然也卖起了关子,不少人都好奇不已。

    赵国志微微一笑,就是不说,神秘兮兮道:“等他们回来就知道了。”

    “看了眼顾晨,赵国志又道:“顾晨,你们也准备一下吧,这两天去京城。”

    “是。”顾晨微微点头。

    赵国志满意一笑,转身往门外走去。

    路过卢薇薇身边时,赵国志特意停下了脚步,歪着脑袋小声道:“替我向你爷爷问好。”

    ……

    志这点小心思,他当然是清楚的。

    每每有人员调动,赵国志都是想方设法护犊子,就怕自己的核心人员被人盯上。

    许多时候,上级命令不可违,但更多时候,赵国志希望自己的人员,在自己手里多一些历练。

    哪些人有哪些毛病,其实作为芙蓉分局大家长的赵国志来说,他是最清楚的。

    这次又被丁警官说中,于是赵国志对着丁警官甩了甩手指:“小丁,你倒是挺能猜人心思。”

    “谢谢赵局夸奖,这还不是跟赵局学的读心术,大家都共事这么多年了,您的心事可都挂在脸上呢,跟明镜似的,这点如果还猜不透,那我们也别在您手下干活了。”

    “就你知道。”赵国志也是咧嘴一笑,对着三组大家道:“这些天辛苦大家了,看着手底下的人都在进步,我很高兴。”

    “可我赵国志也不是园丁啊,不可能培养的好苗子,都被人家摘了桃子。”

    “当然,许多时候,人员优化配置也是应该的,不过等顾晨他们从京城回来之后,我会宣布一个消息。”

    “消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啊?”感觉赵国志竟然也卖起了关子,不少人都好奇不已。

    赵国志微微一笑,就是不说,神秘兮兮道:“等他们回来就知道了。”

    “看了眼顾晨,赵国志又道:“顾晨,你们也准备一下吧,这两天去京城。”

    “是。”顾晨微微点头。

    赵国志满意一笑,转身往门外走去。

    路过卢薇薇身边时,赵国志特意停下了脚步,歪着脑袋小声道:“替我向你爷爷问好。”

    ……

    志这点小心思,他当然是清楚的。

    每每有人员调动,赵国志都是想方设法护犊子,就怕自己的核心人员被人盯上。

    许多时候,上级命令不可违,但更多时候,赵国志希望自己的人员,在自己手里多一些历练。

    哪些人有哪些毛病,其实作为芙蓉分局大家长的赵国志来说,他是最清楚的。

    这次又被丁警官说中,于是赵国志对着丁警官甩了甩手指:“小丁,你倒是挺能猜人心思。”

    “谢谢赵局夸奖,这还不是跟赵局学的读心术,大家都共事这么多年了,您的心事可都挂在脸上呢,跟明镜似的,这点如果还猜不透,那我们也别在您手下干活了。”

    “就你知道。”赵国志也是咧嘴一笑,对着三组大家道:“这些天辛苦大家了,看着手底下的人都在进步,我很高兴。”

    “可我赵国志也不是园丁啊,不可能培养的好苗子,都被人家摘了桃子。”

    “当然,许多时候,人员优化配置也是应该的,不过等顾晨他们从京城回来之后,我会宣布一个消息。”

    “消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啊?”感觉赵国志竟然也卖起了关子,不少人都好奇不已。

    赵国志微微一笑,就是不说,神秘兮兮道:“等他们回来就知道了。”

    “看了眼顾晨,赵国志又道:“顾晨,你们也准备一下吧,这两天去京城。”

    “是。”顾晨微微点头。

    赵国志满意一笑,转身往门外走去。

    路过卢薇薇身边时,赵国志特意停下了脚步,歪着脑袋小声道:“替我向你爷爷问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