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混世农民工》正文 第0645章 麻烦找上了门

作品:混世农民工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弹剑吟诗啸

    这天,是任天飞值的高兴的一个日子。外出办事的李娟回来时,带回来了任天飞的驾照。

    手里捧着这个小本本,任天飞的内心还是无比的激动。整整两个多月,他挨了不少的骂,流了不少的汗,终于有资格开车上路了。

    得知任天飞拿到了驾照的肖梅还特意跑过去告诉了一下徐小燕。徐小燕便借此机会,要求食堂给全厂员工加餐小小的庆祝一下。

    所谓的加餐,其实也就是多了一根鸡腿而已。这对于任天飞来说,加与不加几乎是一样的,可员工就不同了。

    吃完午饭,任天飞斜靠在大转椅上正在休息。忽然马东平轻轻的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任总休息呢?要不我等你休息完了再来找你”

    “哦!没事,过来坐。你有什么事就直接说”

    任天飞说着便坐直了身子。这段时间太忙,他和马东平交流的很少。

    马东平坐在了任天飞面前的椅子上,他微微一笑说:“任总!从昨天开始,我们又增加了六家小废品收购站的业务”

    “呵!不错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东平压低了声音说:“这六家小的废品收购公司原来是鑫发的客户,这两天不知道为什么,接连二三的全跑到我们这边来了”

    “这个没关系,是他们自己跑过来的,又不是我们跑过去挖的。你就放心的带人好好的干吧!有什么事你直接来找我就是”

    任天飞非常自信的对马东平说道。有了任天飞的承诺,马东平心里这才有了底气,他呵呵一笑便转身走了。

    任天飞想了想,立马让肖梅把和李娟喊了过来。李娟前脚刚踏进任天飞的办公室,她银铃般的声音便问道:“有什么事任总?”

    “你给我招的保安人员呢?这事刻不容缓。走了,有时候晚上这里没有人可不行”

    李娟一听任天飞问这事,她忙笑着说道:“每天都有人来,不是这里不行,就是哪里有问题,还真没有一个特别合适的”

    任天飞一听,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他忽然拍大腿说:“从员工里面选,这事你去找马东平,让他帮忙着办一下。另外你帮我催催徐小

    姐,这门卫室的进度还要加快,不行晚上就加班,反正这荒郊野外的不怕人吵”

    “我是怕吵到你休息,所以让他们干到晚上十点钟就休息了”

    随着声音,徐小燕抱着个资料夹走了进来。

    任天飞想了一下说:“我这边没事,让他们干到十二点钟都没有问题。不过提醒他们,安全第一,当然了进度绝对不能放松。李娟这边立马就有保安了,如果保安来了,我们连个房子也没有,这岂不是成了笑话”

    “好的任总!我这就给他们的老板打电话,让他们加快速度”

    徐小燕说着,把一批要签的单子,还有公司的财务报表放在了任天飞的面前。任天飞想了一下对徐小燕说:“以后的财务报表就不要打印出来了,直接发电子档的到我邮箱就ok了”

    任天飞这些天学英语,时不时的还会飚上两句。听着甚是好玩。

    徐小燕点了点头,然后退了出去。

    一看这么多的单子,任天飞眉头一皱,拿出起笔便开始工作了起来。他这一低头,等他再次抬起头来时,都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

    任天飞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腰和脖子,他又开始签单。不过等肖梅把晚饭端过来时,他手头上的工作便完成了。

    “你去看看徐小姐,如果她还没有走的话,你把这些单子交给她。放在我这里不安全”

    任天飞的话音刚落,忽然电脑上跳出了一封新邮件。任天飞在电脑上做了设置,所以有新邮件收到会提示一下。

    往电脑前一坐,打开邮件一看,原来全是金小姐发过来的财务报表。细细看下来,这段时间的收益还真是平稳上升,这可是一个好的势头。这可能和鑫发的客户流失有很大的关系。

    任天飞想了想,便给徐小燕回复了一句:“收到,查看一下我们的账户上还有多少可以活动的资金,另外我再过十多天就借用一笔钱,这事你可要给我做好保密工作”

    徐小姐立马回复了邮件,她问道:“你要多少钱,如果少的话公司的钱就不用动了,我私人借给你”

    徐小姐的慷慨解囊,让任天飞一惊。不过他回道:“不用了,谢谢你徐小姐,我需要十多万。说多也多,说少也不少。还是从公司的钱

    里面借给我吧!最多一个月”

    一边用邮件说着事,一边吃完了饭。任天飞不想耽误徐小燕下班,最后就没再回复徐小燕的邮件了。

    李娟这段时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几乎是每天晚上都不回去。这样也好,有她陪着肖梅,任天飞一个人住在小楼上也会安心一点。

    坐在电话前,任天飞不知不觉的又打开了英语书。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这上学的时候也没有如此的用功过,如果当时他对英语如此执着,早都考上名牌大学了。

    不知不觉中,天色已慢慢的暗淡了下来。肖梅悄悄的打开了任天飞办公室的灯光后,她便回了自己的宿舍。

    肖梅一走,任天飞便放出了声音开始朗读英语。他越读越带劲,以至于忘记了时间,等他发现时已到了八点多钟。

    忽然之间,院门外传来了吵闹声,而且还加杂着大黄和黑虎的狂叫。正在朗读英语的任天飞不由得大吃一惊,他丢下了手里的书便跑了出去。

    只见大门口。肖梅手持一根无缝钢管挡在里面,她的一边是大黄,而另一边则是黑虎。

    肖梅舞动着钢管不让门外的人进来,黑虎和大黄拼命的狂叫着,感觉它们身上的毛发都竖了起来。

    “这是干什么?”

    任天飞一跑过去,便大声的喝问道。

    肖梅一边挡着门外的人不让他们进来,一边大声的说道:”任总,他们是来找你麻烦的,你赶紧的报警”

    “任天飞!你有种就别报警”

    一个胖子挺着肚子横在大门口,他的身后站了十多个手持着木棒的黄头发男子。这胖子任天飞一脸就认了出来,他原来就是鑫发废品收购公司的三老板肥三。这人的忽然出现,任天飞便明白了一二。

    任天飞呵呵一笑说:“你这是想干什么呢?如果是来喝茶,里面请就是,何必要舞刀弄枪呢?”

    “这就是任天飞吗?原来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难怪不懂规矩”

    随着声音,忽然从这些人的后面走出了两个男子。其中一个看起来少说也有四十多岁了。他的身材高挑,用魁梧来形容最合适不过了。跟在他身边的另一个则和这个肥三一样,不但身材矮胖,而且还是大腹便便。

    肥三往边上

    一闪,他陪着笑脸说道:“大哥二哥,这人便是任天飞。就是他接的张群的盘,可他比起张群来更是嚣张,我们的生意几乎被他们快抢完了”

    任天飞总算是搞清楚了,这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原来就是肥大,而另一个则是肥二。可他觉得这肥大好像和这肥字无缘,因为他只有大,而并不肥。

    “老三!你现在是越混越倒退了,以前打打杀杀的哪个劲头去了哪儿?既然有人抢咱们生意,干不就完了”

    肥二抢前一步,他大声的怒吼道。

    任天飞往大门口一站,大黄和黑虎非常聪明的不叫了,它们一边一个,怒发冲冠的怒视着这些人。

    肖梅小声的问道:“任总!要不要报警?”

    任天飞摇了摇头,意思是暂时不要。也就在这时,李娟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看样子她已经睡下了,因为她头发凌乱,而且这脸色也有点红润。

    肥三看了一眼肥大,他低着头问道:“大哥!你发句话”

    肥三吃过任天飞的亏,领教过任天飞的厉害,所以他犹豫不决,等着两位大佬的发话。从而任天飞也看出,这个肥三在鑫发公司也就是个出力跑腿的,而真正掌权的应该是肥大和肥二。

    肥大冷冷一笑说道:“可以小伙子。你带着一个女的两只狗,就把我们这么多人给挡在了门外,看来还是挺有胆识的”

    任天飞直到现在,他才伸手一抱拳说道:“过奖!我真的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各位。让各位兴师动众的带这么多人过来。至于说我们抢你们生意,这是无中生有。因为我们并没有出去挖你们的客户,而且这收购价格都是透明的,请问抢字从何而来”

    “你满嘴胡说八道,你没有抢,那我们的客户为什么都跑你这儿来了?”

    肥三仗着肥大和肥二的面,理直气壮的喝问任天飞。

    任天飞哈哈一笑说:“你真搞笑。你的客户出了问题,你应该在自己身上找问题而不是责问别人。开门做生意,来者都是客。客户自己来了,我能把他们往外面赶吗?”

    “废话连篇,你们的人不来挖他们,他们会自己跑过来”

    肥三扯着嗓子喝问道。

    一闪,他陪着笑脸说道:“大哥二哥,这人便是任天飞。就是他接的张群的盘,可他比起张群来更是嚣张,我们的生意几乎被他们快抢完了”

    任天飞总算是搞清楚了,这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原来就是肥大,而另一个则是肥二。可他觉得这肥大好像和这肥字无缘,因为他只有大,而并不肥。

    “老三!你现在是越混越倒退了,以前打打杀杀的哪个劲头去了哪儿?既然有人抢咱们生意,干不就完了”

    肥二抢前一步,他大声的怒吼道。

    任天飞往大门口一站,大黄和黑虎非常聪明的不叫了,它们一边一个,怒发冲冠的怒视着这些人。

    肖梅小声的问道:“任总!要不要报警?”

    任天飞摇了摇头,意思是暂时不要。也就在这时,李娟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看样子她已经睡下了,因为她头发凌乱,而且这脸色也有点红润。

    肥三看了一眼肥大,他低着头问道:“大哥!你发句话”

    肥三吃过任天飞的亏,领教过任天飞的厉害,所以他犹豫不决,等着两位大佬的发话。从而任天飞也看出,这个肥三在鑫发公司也就是个出力跑腿的,而真正掌权的应该是肥大和肥二。

    肥大冷冷一笑说道:“可以小伙子。你带着一个女的两只狗,就把我们这么多人给挡在了门外,看来还是挺有胆识的”

    任天飞直到现在,他才伸手一抱拳说道:“过奖!我真的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各位。让各位兴师动众的带这么多人过来。至于说我们抢你们生意,这是无中生有。因为我们并没有出去挖你们的客户,而且这收购价格都是透明的,请问抢字从何而来”

    “你满嘴胡说八道,你没有抢,那我们的客户为什么都跑你这儿来了?”

    肥三仗着肥大和肥二的面,理直气壮的喝问任天飞。

    任天飞哈哈一笑说:“你真搞笑。你的客户出了问题,你应该在自己身上找问题而不是责问别人。开门做生意,来者都是客。客户自己来了,我能把他们往外面赶吗?”

    “废话连篇,你们的人不来挖他们,他们会自己跑过来”

    肥三扯着嗓子喝问道。

    一闪,他陪着笑脸说道:“大哥二哥,这人便是任天飞。就是他接的张群的盘,可他比起张群来更是嚣张,我们的生意几乎被他们快抢完了”

    任天飞总算是搞清楚了,这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原来就是肥大,而另一个则是肥二。可他觉得这肥大好像和这肥字无缘,因为他只有大,而并不肥。

    “老三!你现在是越混越倒退了,以前打打杀杀的哪个劲头去了哪儿?既然有人抢咱们生意,干不就完了”

    肥二抢前一步,他大声的怒吼道。

    任天飞往大门口一站,大黄和黑虎非常聪明的不叫了,它们一边一个,怒发冲冠的怒视着这些人。

    肖梅小声的问道:“任总!要不要报警?”

    任天飞摇了摇头,意思是暂时不要。也就在这时,李娟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看样子她已经睡下了,因为她头发凌乱,而且这脸色也有点红润。

    肥三看了一眼肥大,他低着头问道:“大哥!你发句话”

    肥三吃过任天飞的亏,领教过任天飞的厉害,所以他犹豫不决,等着两位大佬的发话。从而任天飞也看出,这个肥三在鑫发公司也就是个出力跑腿的,而真正掌权的应该是肥大和肥二。

    肥大冷冷一笑说道:“可以小伙子。你带着一个女的两只狗,就把我们这么多人给挡在了门外,看来还是挺有胆识的”

    任天飞直到现在,他才伸手一抱拳说道:“过奖!我真的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各位。让各位兴师动众的带这么多人过来。至于说我们抢你们生意,这是无中生有。因为我们并没有出去挖你们的客户,而且这收购价格都是透明的,请问抢字从何而来”

    “你满嘴胡说八道,你没有抢,那我们的客户为什么都跑你这儿来了?”

    肥三仗着肥大和肥二的面,理直气壮的喝问任天飞。

    任天飞哈哈一笑说:“你真搞笑。你的客户出了问题,你应该在自己身上找问题而不是责问别人。开门做生意,来者都是客。客户自己来了,我能把他们往外面赶吗?”

    “废话连篇,你们的人不来挖他们,他们会自己跑过来”

    肥三扯着嗓子喝问道。

    一闪,他陪着笑脸说道:“大哥二哥,这人便是任天飞。就是他接的张群的盘,可他比起张群来更是嚣张,我们的生意几乎被他们快抢完了”

    任天飞总算是搞清楚了,这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原来就是肥大,而另一个则是肥二。可他觉得这肥大好像和这肥字无缘,因为他只有大,而并不肥。

    “老三!你现在是越混越倒退了,以前打打杀杀的哪个劲头去了哪儿?既然有人抢咱们生意,干不就完了”

    肥二抢前一步,他大声的怒吼道。

    任天飞往大门口一站,大黄和黑虎非常聪明的不叫了,它们一边一个,怒发冲冠的怒视着这些人。

    肖梅小声的问道:“任总!要不要报警?”

    任天飞摇了摇头,意思是暂时不要。也就在这时,李娟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看样子她已经睡下了,因为她头发凌乱,而且这脸色也有点红润。

    肥三看了一眼肥大,他低着头问道:“大哥!你发句话”

    肥三吃过任天飞的亏,领教过任天飞的厉害,所以他犹豫不决,等着两位大佬的发话。从而任天飞也看出,这个肥三在鑫发公司也就是个出力跑腿的,而真正掌权的应该是肥大和肥二。

    肥大冷冷一笑说道:“可以小伙子。你带着一个女的两只狗,就把我们这么多人给挡在了门外,看来还是挺有胆识的”

    任天飞直到现在,他才伸手一抱拳说道:“过奖!我真的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各位。让各位兴师动众的带这么多人过来。至于说我们抢你们生意,这是无中生有。因为我们并没有出去挖你们的客户,而且这收购价格都是透明的,请问抢字从何而来”

    “你满嘴胡说八道,你没有抢,那我们的客户为什么都跑你这儿来了?”

    肥三仗着肥大和肥二的面,理直气壮的喝问任天飞。

    任天飞哈哈一笑说:“你真搞笑。你的客户出了问题,你应该在自己身上找问题而不是责问别人。开门做生意,来者都是客。客户自己来了,我能把他们往外面赶吗?”

    “废话连篇,你们的人不来挖他们,他们会自己跑过来”

    肥三扯着嗓子喝问道。

    一闪,他陪着笑脸说道:“大哥二哥,这人便是任天飞。就是他接的张群的盘,可他比起张群来更是嚣张,我们的生意几乎被他们快抢完了”

    任天飞总算是搞清楚了,这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原来就是肥大,而另一个则是肥二。可他觉得这肥大好像和这肥字无缘,因为他只有大,而并不肥。

    “老三!你现在是越混越倒退了,以前打打杀杀的哪个劲头去了哪儿?既然有人抢咱们生意,干不就完了”

    肥二抢前一步,他大声的怒吼道。

    任天飞往大门口一站,大黄和黑虎非常聪明的不叫了,它们一边一个,怒发冲冠的怒视着这些人。

    肖梅小声的问道:“任总!要不要报警?”

    任天飞摇了摇头,意思是暂时不要。也就在这时,李娟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看样子她已经睡下了,因为她头发凌乱,而且这脸色也有点红润。

    肥三看了一眼肥大,他低着头问道:“大哥!你发句话”

    肥三吃过任天飞的亏,领教过任天飞的厉害,所以他犹豫不决,等着两位大佬的发话。从而任天飞也看出,这个肥三在鑫发公司也就是个出力跑腿的,而真正掌权的应该是肥大和肥二。

    肥大冷冷一笑说道:“可以小伙子。你带着一个女的两只狗,就把我们这么多人给挡在了门外,看来还是挺有胆识的”

    任天飞直到现在,他才伸手一抱拳说道:“过奖!我真的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各位。让各位兴师动众的带这么多人过来。至于说我们抢你们生意,这是无中生有。因为我们并没有出去挖你们的客户,而且这收购价格都是透明的,请问抢字从何而来”

    “你满嘴胡说八道,你没有抢,那我们的客户为什么都跑你这儿来了?”

    肥三仗着肥大和肥二的面,理直气壮的喝问任天飞。

    任天飞哈哈一笑说:“你真搞笑。你的客户出了问题,你应该在自己身上找问题而不是责问别人。开门做生意,来者都是客。客户自己来了,我能把他们往外面赶吗?”

    “废话连篇,你们的人不来挖他们,他们会自己跑过来”

    肥三扯着嗓子喝问道。

    一闪,他陪着笑脸说道:“大哥二哥,这人便是任天飞。就是他接的张群的盘,可他比起张群来更是嚣张,我们的生意几乎被他们快抢完了”

    任天飞总算是搞清楚了,这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原来就是肥大,而另一个则是肥二。可他觉得这肥大好像和这肥字无缘,因为他只有大,而并不肥。

    “老三!你现在是越混越倒退了,以前打打杀杀的哪个劲头去了哪儿?既然有人抢咱们生意,干不就完了”

    肥二抢前一步,他大声的怒吼道。

    任天飞往大门口一站,大黄和黑虎非常聪明的不叫了,它们一边一个,怒发冲冠的怒视着这些人。

    肖梅小声的问道:“任总!要不要报警?”

    任天飞摇了摇头,意思是暂时不要。也就在这时,李娟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看样子她已经睡下了,因为她头发凌乱,而且这脸色也有点红润。

    肥三看了一眼肥大,他低着头问道:“大哥!你发句话”

    肥三吃过任天飞的亏,领教过任天飞的厉害,所以他犹豫不决,等着两位大佬的发话。从而任天飞也看出,这个肥三在鑫发公司也就是个出力跑腿的,而真正掌权的应该是肥大和肥二。

    肥大冷冷一笑说道:“可以小伙子。你带着一个女的两只狗,就把我们这么多人给挡在了门外,看来还是挺有胆识的”

    任天飞直到现在,他才伸手一抱拳说道:“过奖!我真的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各位。让各位兴师动众的带这么多人过来。至于说我们抢你们生意,这是无中生有。因为我们并没有出去挖你们的客户,而且这收购价格都是透明的,请问抢字从何而来”

    “你满嘴胡说八道,你没有抢,那我们的客户为什么都跑你这儿来了?”

    肥三仗着肥大和肥二的面,理直气壮的喝问任天飞。

    任天飞哈哈一笑说:“你真搞笑。你的客户出了问题,你应该在自己身上找问题而不是责问别人。开门做生意,来者都是客。客户自己来了,我能把他们往外面赶吗?”

    “废话连篇,你们的人不来挖他们,他们会自己跑过来”

    肥三扯着嗓子喝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