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第二百零八章 饮宴劝诱 赚敌入彀

作品:万法无咎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巡山校尉

    各家隐宗,所辖地域有大有小。大者如江离宗、清凉山等宗门,横跨何止十余万里地域;而小者如云中派,安置布局甚显局促。

    当然,当初各宗先辈占定山门时自有考量,总是看重了某一地的优长,才占为根基,倒不好一味的以门户大小论短长。

    半始宗坐落于神熏岛上,此岛长不过二千余里,正是诸宗内占地面积较小的一家。云蒸霞蔚之下,半始宗所有宫观建筑,俱如碧树盈山一般,铺满整座岛屿的大小山峦,将堪用的胜地宝山最大限度的利用。

    足用之余,某些不堪营运的险地,又恰好显得留白三分,张弛有度。

    另外,此岛之南,依山靠海,陡峰之下,有一块绝大的空地。但是这块宽阔宝地却并未被造满殿宇宫室,反而特意被空缺出来,营造成一方坦荡无垠、意甚疏略的道场。

    道场之上,又自山上引下三道山泉化作溪流,水质甘甜畅美,伸手一捧,便可饮用。

    现在这里觥筹交错,数十人沿溪流两畔坐定。许多银盆玉盏,杯盅竹篮,盛放着海量美食,俱在溪流之中,回环流动。

    溪流两畔,每隔丈许,便设下方阶圆座,翠竹栏杆。天然之余,亦有人为,可谓匠心独运。

    此时,这里自然就是半始宗的待客之地了。

    主位之上,半始宗掌门高柳上真频频劝酒。

    诸如“数十万年来不世出的英才”、“隐宗中兴之柱石”、“人道修行历史长河中的关键人物”,种种赞誉,归无咎已经不知道自旁人口中听过多少遍。

    此时听高柳上真再重复一遍,他也依旧只能虚与委蛇。面上不但没有丝毫不耐,反而频频逊谢之余,又推重称扬荀申、陆乘文的才器。

    高柳上真这才发觉似乎过于偏重归无咎,而冷落了荀申、陆乘文二人。又斟酌言辞,尝试补救。归无咎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些推杯换盏间的人情勾当,不能让他一人承担,正好也当让荀申、陆乘文接过一些。

    其实乘此间隙,归无咎也在暗暗观察高柳上真。

    从外貌上看,高柳上真虽然面向略显尖刻。但是这一位的气质,看来却是光风

    霁月,待客也是热情周到。若是从前没有听闻过此人的任何消息,今朝初见,归无咎必然对其观感不错。

    但是,若是将眼前之人,和荀申梳理出来的那个事事推唐远避,不欲多事的半始宗掌门形象结合起来,其中的矛盾之处就昭然若揭了。

    这一点,归无咎想到了,荀申、陆乘文,姚纯等四位上真,同样也想到了。

    过了片刻,姚纯上真忽地问道:“贵派前掌门高梧上真近年来杳无音讯。不知尚康健否?以年齿推算,高梧上真远未到寿尽坐化之时。贵派又始终不曾发出诰文,想来高梧上真虽然逊位,但人还是健在的。”

    天玄上真,若非根基有失,寿数至少也在二万载以上。二万载之后,纵然精神元气渐渐走了下坡路,但是若护持得当,再活个万载也不稀奇。

    半始宗高梧上真,虽然传言修行除了岔子,逊位已有万年之久。但他当年辞让掌门之位时甚是年轻,据各家载籍推算,尚未满万寿之数。到了今日,也不过两万载年纪。

    高柳上真闻言,似乎闪过一丝不自然。

    但是瞬息功夫,他就恢复如常,挂着一副惋惜之色道:“师兄才略,胜我十倍。只是好似天意设阻,万载之前遭了一创。现今师兄正在闭关修养,难见外客。还请几位上真见谅。”

    姚纯上真、越湘上真等四人,不着痕迹的对视一眼,心中判断更加笃定了几分。

    修持到了天玄上真境界,虽然未能超脱于生死,永寿逍遥。但是道成之后,坐化之前,只要一息尚存,一身神通,全由自主。

    一位天玄上真,哪怕是衰朽到了极点,又或者身受重创,哪怕一刻钟之后就是他的坐化之期,但在这一刻钟之前,他也是举动从容,和常人无碍。

    所谓“难见外客”云云,分明不实。

    高柳上真此时面色沉郁,旁人看来还以为是他师兄弟之间感情真挚,此时触景生情。其实,他是对方才言语之疏漏耿耿于怀。

    但是一位天玄上真,寿数不终,乃是震动整个隐宗的大事。本门弟子,也必定人心动摇。若是年龄不到,高柳上真从未想过,宣言高梧上真提前谢世。

    孤邑上真忽地言道:“高梧上真有恙在身,暂

    且不论。贵派尚音、尚弦二位道友,何故避不见客?”

    此言暗含责问之意,酒席之上,气氛立即紧张了起来、

    高柳上真面上阴晴不定,踌躇片刻,终于道:“二位师弟生性孤僻,不喜见外客。失礼之处,还请孤邑道友见谅。”

    他心中还是想最后争取一番。能够不使那二人出面,那自然是好,至少省下两张镇元塑灵签。

    姚纯上真忽地一笑,和声道:“高柳道友不必多虑。”

    “我隐宗往日虽然号称友盟,但是终究是星散各地,不如圣教祖庭有阴阳洞天为凭,维系紧密。近年恰逢英才出世,合盟立界,有了合界法阵居中调度,正该借此机会,互相紧密援手。高柳道友,你说此言在理否?”

    高柳上真一副诚心接纳之态,连忙赔罪道:“道友教训的是。本宗与各友盟,是有些疏于交通了。”

    姚纯上真连忙宽慰,语气甚是诚挚:“教训二字,如何敢当。只是今回护送归无咎一行与圣教祖庭真传斗法,途经贵宗地界,秉承友盟之义,本是有两件事要做。”

    说完伸手指了一指孤邑上真,笑道:“第一件事就是落在孤邑道友身上。”

    高柳上真闻言一怔。

    姚上真道:“孤邑道友出自琼石门乙道尊门下,在诸宗天玄境同辈之中,论药石之功,至少也能排进前三。本来这一回护佑归无咎一行,并不曾遣他前来。只是他听闻贵派高梧道友之有恙,这才自告奋勇一行,替换了一位道友的名额。”

    “难为他一番好意,见到贵派其余三真缺席不至,心中难免有些疙瘩。失态之处,还请高柳上真包含。”

    陆乘文忽地朝归无咎眨了眨眼。

    归无咎知他心意。姚纯上真看起来清如菡萏,气质英才卓越,言语雍容平和。想不到扯起谎来竟是不紧不慢,信手拈来。他心中其实也觉得有几分有趣,只是面上平平淡淡,却不像陆乘文一般形之于色。

    孤邑上真似乎有意配合一般,轻哼了一声,独自饮了一杯清酒。

    高柳上真又是硬着头皮告罪。

    实则到了此时,号称有恙的高梧上真暂且不谈,尚音、尚玄二人,于情于理请出来见客。但是高柳上真一味告罪之余,依旧装聋作

    哑。

    姚纯上真美目微不可察地一眨,不知是酝酿语气,还是现编故事:“第二件事。贵派故土难离,盟中各位道友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贵派毕竟身处圣教兵锋之下,若万一有所闪失,诸宗同道于心何忍?”

    “道尊思两全之法,倒也得了一策。”

    高柳上真闻言,做出一副对宗门安危十分关心的神态,连忙问计。

    姚纯上真言道:“道尊赐下阵图一部,可以将贵宗要害之地暂时护持。若无同为道尊境界的大能出手,纵然数十位天玄上真、界空大帝一齐出手围攻,也能够护持住一刻钟的功夫。”

    “有这一刻钟时间,此阵感悟灵机,自然便能呼唤合界法阵,将阵法所护之地传送至渡明开元界中。如此,岂不是两全其美。”

    高柳上真正要致谢,姚纯上真伸手止住,道:“只是布置此阵,须得七人合力。贵派上真本有四人,但盟中知贵派高梧上真或许力有不逮,便未将他作数——这也是为何我等这一行来了四人的原因。”

    高柳上真面色变幻,有了这么一个天大的事压着,自忖终难再作推辞。袖中一道金光抖落,化作两道符剑往山巅去了,显然是在传递讯息。

    不多时,两道遁光落下。

    其中一人是个五短身材的中年,略微发福;另外较年轻的一人虽然面容瘦削,身材更匀称一些,但是两人并立,也并不比那中年高出太多。

    尚音、尚玄二位上真,似乎果真是生性冷僻,不愿近人。只略微告罪几句,便自寻了一处座位落座。

    高柳上真有意无意望了二人一眼,察觉似乎没有什么破绽,心下稍安。

    诚如荀申所言。若要天衣无缝,顺其自然才是最佳。其千方百计尝试回避者,正是其不得不然的破绽所在。

    尚音、尚玄二人一旦落座,归无咎等三人及四位上真,立刻将目光焦点,落在二人身上。

    归无咎等人道行尚浅,还看不出什么。孤邑、越湘、路艰三位上真,隐约感到尚音、尚玄二人,似乎气机不如高柳上真敞亮豁达。但真要找寻什么明显漏洞,似乎也并未能够。

    唯独姚纯上真目中光华一闪,已经心中有数。

    归无咎等人与尚音、尚玄二人见礼已

    毕,姚纯上真似乎也举杯来劝。

    方才此间发生的一切,那两位其实藏在暗处,看得一清二楚。在尚音、尚玄二人心中,孤邑、越湘等人孤高自许,似乎不大好相与;而姚纯上真,明显和善许多。

    见姚纯上真敬酒,二人也不敢过于拿捏,连忙举杯相迎。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姚纯上真蓦地丢掉酒杯,顺势摊开手掌,正面相对尚音、尚玄二人面孔。整个过程迅捷无伦,教人猝不及防。

    掌心之中,一目睁开,金芒闪耀。照出两团虚影,无所遁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