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第14只貔貅幼崽

作品:貔貅幼崽三岁半[穿书]  |  分类:  |  作者:栗子西木

    “好,姐姐轻轻的。”

    医生柔声道,她消毒完,拿起针调试一下,“小朋友,你是最棒的,姐姐一下下就给你打好。”

    茸茸害怕的看着那个,离自己越来越近、尖尖的东西。她把自己尽可能的缩小,身体不受控制的发抖。

    陆时溪看着妹妹整个人都在抖,他安抚道,“没事的,很快就好了,茸茸是最坚强的。”

    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抓着妹妹的小胳膊,避免妹妹打针的时候乱动。

    茸茸听到二哥哥的鼓励,在心里努力给自己打了打气,她打算勇敢的去面对它。

    她眼睛瞪得圆圆的,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个尖细的针靠过来。然后,她就看见那个针往自己的肉肉里面戳。

    “呜唔……”

    茸茸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痛感,整个人不自觉的抖了一抖。她咬着下唇,小眉头一蹙,想努力忍住不让眼里的泪水掉下来。

    然而,茸茸忍了几秒后,还是败下阵来,她把小脑袋“猛地”扎进二哥哥的怀中,不去看那个针针。

    另一边,医生把针头刺进那嫩嫩的皮肤里,手法熟练、迅速的把针筒里的药推进去。

    之后,她把针□□,立刻用棉花签把那里压住,柔声安慰,“嗯,小朋友你真勇敢,已经打完了。”

    “唔呜~”一道软软糯糯的小奶音传了出来。

    陆时洲听到妹妹那略带哭腔的声音,心疼的看着还缩着的妹妹。

    陆时溪代替医生的手,去按住那个棉花签,声音温柔的开口道,“谢谢医生。”

    他说着把妹妹抱起来,离开了这个“即将要迎来下一位小朋友”的诊室。

    因为打完针以后需要留院观察,过了安全期才可以离开。所以陆时溪抱着妹妹,来到观察区的椅子上坐下。

    他把软fufu的妹妹放到腿上,一只手轻拍妹妹的小后背,柔声道,“茸茸乖,不哭,你很坚强哦~”

    “二、二哥哥,茸茸才没有哭。”茸茸用小奶音反驳道。

    陆时溪见怀中的妹妹抬起脑袋,她吸溜一下小鼻子,用眼角泛着红色,眸中还带着薄薄一层水雾的大眼睛看了过来。

    他扬起嘴角,顺着妹妹,“嗯,是二哥哥说错了,茸茸没有哭,茸茸是最勇敢的。”

    “对,茸茸没有哭,这个一点都不痛……”

    陆时洲听到妹妹“倔犟”的说,她说着说着眼眸中的水雾越聚越多,已经能看到在里面打转的泪水了,一副随时都要掉金豆豆的模样。

    “茸茸最乖了,那个对茸茸来说一点都不痛。”陆时洲赶紧揉揉妹妹的头,轻声道。

    “嗯嗯,不痛。”

    茸茸吸了下泛着粉红的小鼻子,努力把眼中的泪水收回去,她把怀中的小兔子玩偶再抱紧些,“小兔兔,茸茸没有哭,茸茸很坚强,你也看到了……”

    陆时洲看着开始拿着兔子玩偶,和它说话的妹妹,忍不住再次抬手去揉那毛绒绒的小脑袋。

    ……

    “呜哇,呜呜,呜呜呜……”

    “小宝不哭,不哭啊,小宝乖……”一位长发女子,抱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过来,坐在了一旁,在不停的安抚他。

    茸茸用还泛着红的大眼睛看过去,就看见那个胖乎乎的小男孩,哭得脸都哭红了,鼻涕都快挂到嘴里了。

    她见小男孩哭得这么大声,那胖乎乎的脸都哭的皱起来,把那双眼睛都给挤得看不见了。

    茸茸突然想起来,警察局里的大姐姐给她的那颗大白兔奶糖。

    她小手手往口袋里摸索,摸出那颗奶糖,递了过去,“小哥哥不哭,我把糖糖给你,有了糖糖就不哭鼻子。”

    另一边,刘颖一直哄不好哭闹的儿子,正头疼的时候,就看见一只肉肉的小手手伸了过来,那中小肉手里还拿着一颗奶糖。

    她视线顺着小手手看过去,就见到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小朋友,谢谢你,这个奶糖给你自己吃就好了。”

    刘颖说着继续去哄还在大哭儿子,“小宝乖,不哭了好不好?妈妈过会给你买,你最喜欢的变形金刚好不好?”

    小宝不听妈妈的话,他继续哭闹,哭得比之前还要凶了。

    茸茸小肉手再往那里伸过去些,“小哥哥吃糖糖,吃了就不会痛痛了。”

    “呜呜哇……嗯?”

    小宝听到好听可爱的声音,停止了哭泣,他抽了下小鼻子,把挂着的鼻涕吸了回来。

    然后,小宝睁开快被他脸上肉肉挤得消失的眼睛,他看着那只小手上的那一颗大白兔奶糖,“谢,谢谢。”

    他那肉肉的小胖手,拿走那颗大白兔奶糖,拆开包装放到嘴里,奶味瞬间充满口腔,之前手臂上疼痛瞬间消失了。

    刘颖见儿子终于不哭了,安静的吃着奶糖,她连连道谢,“谢谢你小朋友,谢谢。”

    “大姐姐不客气。”茸茸收回小手手,缩回到二哥哥怀里。

    这时,陆时溪看了下时间,见时间已经到了,便拿下棉花签,动作轻轻的把妹妹那只手的袖子放下来,“茸茸,时间到了,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嗯嗯。”

    茸茸蹦下来,小jiojio踩着地面,转身抬起小肉手,去轻捏还没起身的二哥哥的腿,“二哥哥,我坐了那么久,我先给你捏捏。”

    她用之前给大哥哥教给她的方法,用小手手去轻捏二哥哥的腿腿,“二哥哥的腿,要好好的。”

    陆时溪让妹妹的小手手停下来,“茸茸谢谢你,但是二哥哥不用,二哥哥的腿没事。”

    “好的。”茸茸嘴上答应着,小眼神却不停瞄着二哥哥的腿。

    陆时溪看着妹妹那可爱的小眼神,浅笑道,“茸茸,二哥哥真的没事。”

    他怕妹妹不信,说着便一下子站了起来,证明他的腿没有被她压坏。

    “嗯。”茸茸确认后放心的点着小脑袋,来到大哥哥身边,把手中的小兔子玩偶递给大哥哥。

    她想到大哥哥昨天也去看过医生了,也扎针了。而且针打的比她还多,她一针就那么疼了,那大哥哥不是就更疼了。

    她再把小兔子玩偶,往大哥哥怀中塞了些,“大哥哥,我把我的小兔兔给你,大哥哥要快快好起来。”

    “谢谢茸茸。”

    陆时洲看着妹妹塞给他的小兔子玩偶,内心情绪有些复杂,但是能感受到明显的幸福感。他抬手轻刮了妹妹的小鼻子,“茸茸,你真是太可爱了。”

    茸茸学着动作,以同样的方式回过去,“不客气大哥哥,我也要刮一下。”

    “茸茸,你是不是忘记还有二哥哥了。”陆时溪蹲身下来,指指自己的鼻子,提示很明显。

    茸茸抬起小手手,对着二哥哥的鼻子也刮了一下,“二哥哥,好啦。”

    “嗯,茸茸真乖。”陆时溪揉了一把妹妹手感不错的小脑袋。

    之后,陆时洲和陆时溪带着妹妹往医院外走去。他们决定带妹妹去附近的公园,缓解放松一下打完针后的心情。

    ……

    茸茸跟着哥哥们来到一处公园。

    这个时间点,公园的人不是特别多,很幽静舒适,时不时还有鸟鸣声传来。

    茸茸跟着哥哥们来到公园里面的一个叉路口,见他们正在挑选去哪条路好。

    陆时溪见大哥让他决定,他有些苦恼的看着路标,不知道到底该走哪条路好。

    他思考片刻后,决定下来了,“我们走‘星竹路’怎么样?”

    “我没有问题。”陆时洲滑着轮椅,准备往那条路去。

    “茸茸,跟着二哥哥。”陆时溪看着在原地不动的妹妹说。

    “二哥哥。”

    陆时溪听见妹妹稚嫩清脆的童音,停住了脚步,他扭头询问,“茸茸,怎么了?”

    “大哥哥、二哥哥,我们去那条路好不好?”

    茸茸指着另外一条路,二哥哥选择的路让她感到一阵不舒服。

    陆时溪看了下妹妹所指的路,根据路标知道那条路叫做‘天鹅路’,“茸茸,你这是想去看白天鹅啊,那就走这条路吧。”

    与此同时,茸茸的脑海里响起系统的声音。

    “叮!”

    “反派二号[即宿主二哥],三天后会黑化的几率,降低至50。”

    系统:“……”

    貔……貔貅大人威武!

    自己只需要躺平,做个没有感情的播报机就够了,安静的看着貔貅大人躺赢。

    茸茸先忽略脑海中统统的声音,她对二哥哥所说的话点着小脑袋,“嗯嗯。”

    她拉着二哥哥的手,迈步过去,询问道,“白天鹅是什么东西啊?”

    陆时洲改变方向往那条路滑着轮椅过去,他听到妹妹的问题,主动给她解答,“茸茸,白天鹅是一种冬候鸟,喜欢群栖在湖泊……”

    “哦~”

    茸茸听大哥哥说着,感觉白天鹅会是长得很好看的鸟,她现在已经忍不住想看看,白天鹅到底长什么样子了。

    她和两个哥哥穿过林荫小路,来到一片湖泊前,“啊,白色的小鸟……啊,应该是白色的大鸭子。”

    茸茸看见围栏里面白色的鸭子,比她以前见过的鸭子,体型都要大很多。

    “呷呷……”

    这时,一只白天鹅伸着脖子,仰着脑袋朝着这边游过来。

    茸茸看着游向她的鸭子,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它。

    陆时洲&陆时溪:“!!!”

    他们看着妹妹和白天鹅对视的画面,简直不要太美好,此时——

    淡金色的阳光洒了下来,给这一幕仿佛镀上一层薄薄的金。茸茸像降临凡间的小天使,正看着洁白如雪的白天鹅,这一切都带着朦胧圣洁的感觉。

    茸·故事的主人公·茸,完全没有注意到哥哥们的视线。

    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注视着肥肥的鸭子,看着那细长的脖子,洁白的大翅膀……

    茸茸看着看着,吸溜一下差点流出来的口水。好大好肥的鸭子啊,味道应该不错,她喃喃自语,“肥鸭鸭,想吃,香香……”

    白天鹅本是高傲的游过来的,但是它看到茸茸那逐渐变味的眼神,它扑腾着翅膀,头也不回的赶紧游回去了。

    白天鹅瑟瑟发抖:鸭鸭惊恐,鸭鸭要回家!不……不对!老子是白天鹅,是美丽的白天鹅!!!

    茸茸看着快速扑腾着大翅膀离开的鸭子,她小手手都暗暗准备好了,都打算掐着那长脖子,把它拖回家让二哥哥给她做烧鸭吃。

    她视线注视着鸭子离开的方向,遗憾自己没有及时出手,脑子里早已脑补出了“鸭子的1000种吃法”。

    简直是错过了“亿”场美味!!!

    陆氏·深度妹控·两兄弟,看着突然扑腾翅膀离开的白天鹅,再看看妹妹那深情,而久久不移开的眼神,还真是段感人的画面——

    妹妹就是小天使啊!好可爱啊!内心要发出土拨鼠的一串尖叫了!

    茸茸大眼睛扫过周围,除了几只白色的肥鸭子外,没有看到大哥哥所说的美丽白天鹅,疑惑道,“大哥哥,白天鹅呢?我想看美丽的白天鹅。”

    陆时洲回过神来,他看着东张西望找白天鹅的妹妹,哭笑不得,“茸茸,它们就是白天鹅。”

    “它们?白天鹅?”

    茸茸听闻后,视线重新回到那几只白色鸭子身上,“原来白天鹅长这样啊,那它和鸭鸭的味道一样吗?好吃吗?!”

    陆时洲&陆时溪:“???”

    什么?!怎么跟味道扯上关系了?!!!

    陆时洲赶紧开口,阻止妹妹这个可怕的想法,他一脸严肃认真道,“茸茸,白天鹅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绝对不能吃!记住了吗?!!!”

    “嗯。”茸茸用力的点了点小脑袋。

    一旁的陆时溪见妹妹,依旧恋恋不舍的看着白天鹅,他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开口道,“茸茸,我们去看看别的地方。”

    “嗯嗯。”茸茸应道。

    随后的时间里,她跟着两个哥哥,又逛了公园的一些地方。

    ……

    陆时洲一行人,走在一条石板小路上。

    他们三人朝前方的一条青石小路走去,那条路是离开公园的路之一。

    陆时洲觉得,他脚下的这条石板小路挺有意思的,它和另外两条青石小路,组成了“y”字型。

    脚下的石板小路“上高下低”成缓坡状,现在他们三人正在最高处,那两条青石小路是他们走下去后,会遇到的一个叉路口。

    在这“y”字型的三条小路里面——

    他们脚下的石板路最高,想要去的那条青石小路次之,剩下的那条青石小路最低。

    茸茸走在被茂密的灌木丛,和高大的大树包围着的小路上。

    她突然有些好奇,想看看灌木丛后面,这条高高的小路下方,到底有什么东西。于是,她小短腿小心翼翼的挪过去,来到小路边缘些的位置。

    茸茸探头出去,见到高高的路下面,还有一条青石小路,“大哥哥、二哥哥,你们快来看啊,这里下面还有条路耶。”

    “嗯,茸茸要小心,不要靠那边那么近。”陆时溪过去把妹妹给拉回来。

    陆时洲滑着轮椅,在平缓的路上跟着他们,感受幽静的大自然。

    就在此时,他看到“地势最低的”青石小路上,有两个人影往交叉点走来。

    因为陆时洲在地势高的小路上,所以他可以看见对方,而对方却看不见他。他定睛一看,就看见——

    一男一女两个人,朝着这边走过来。

    其中男的瘦得像根竹竿,他头上戴着顶黑色的鸭舌帽;女的发福明显、身型臃肿,头上戴着花色头巾。

    两人穿着都很普通,扔在人群中,是最容易让人忽略的那一种。

    两人还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姿势怪异的抱着一个,年龄看起来大概只有三、四岁的孩子。

    这时,一阵大风吹过来,男人的那顶黑色的鸭舌帽被大风吹掉。

    然后,陆时洲便看见了男人额头处,有一道明显的疤痕,像是刀划得,伤口很深。

    下一秒,陆时洲就看见男人直接把怀中的孩子,粗鲁的夹在腋下,走过去弯腰捡起黑色的鸭舌帽。

    陆时洲注意到那个孩子,在这么大的动静下,一点反应都没有。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四肢软趴趴的呈现出一种无力感,就像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偶。

    这种现象让陆时洲觉得更加可疑了,他把视线移到旁边的那个女人身上。

    只见她把怀抱中的孩子,姿势改为拎,她看孩子的眼神,仿佛在看什么麻烦的包袱。

    任何一个家长,都不会这么对待自己的孩子,这些表现无不表明,他们不是孩子的亲人。

    ……

    陆时溪也看到了这一幕,他和大哥默契的对视一眼。

    陆时溪快速拿出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然后快速用手机发短信去报警。

    很快,警方回复过来,告诉他们警察正赶往现场。

    另一边,陆时洲及时拉住妹妹。他抬起一只手放到妹妹的小嘴上捂住,另一只手伸出食指,放自己唇前做“嘘”状,让她不要出声。

    他见妹妹明白的眨巴几下大眼睛,连连点头,便放心的缓缓松开了手,也和二弟一样静音、报警。

    报完警之后,陆时洲眼睛迅速打量一下周围,他们现在的这个位置植被茂密,地势和下方又有很大的落差。

    被下方的人发现的几率是0,简直就是天然的隐蔽处,他决定暂时先呆在这里。

    茸茸透过树丛之间的缝隙,看着下方越来越近的两个人,他们让她很不舒服。

    她安静乖巧的在哥哥们身边,隐藏好自己不被那两个坏人发现,不给哥哥们增添麻烦。

    茸茸在两人路过这正下方时,听到他们的对话——

    “今天这两个可以卖个好价钱。”

    “买家我都联系好了,今天就来取货。”

    “量够足吧,可不能让他们提前醒来。”

    “放心吧,我下的药够足……”

    ……

    茸茸听着两人说的话,她听不怎么懂,只知道他们要拿什么东西去卖,换小钱钱。

    她突然灵光一闪,难道这两个坏人,要去卖小哥哥和小姐姐,然后去换小钱钱?!

    茸茸震惊:“!!!”

    她害怕的往大哥哥和二哥哥那里缩了些,心里默默为小哥哥和小姐姐想着,他们两人肯定会没事的。

    ……

    陆时洲听到声音越来越远,现在他已经可以确定,他们就是人贩子了。

    他观察一下见他们两人走远了,便决定离开这里。离开这里后,也可以为警察提供更详细的线索。

    陆时溪见大哥给他做手势,他明白的点下头,知道这是要离开了。

    他轻拍一下妹妹的小肩膀,让她先不要出声,要轻轻的离开。

    茸茸乖乖的用小手手捂住嘴,明白的点着小脑袋,跟在哥哥们的身边,打算和他们一起离开这里。

    恰在此刻。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他们三个人的后侧方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