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专属治疗

作品:你又在乱来[电竞]  |  分类:  |  作者:失眠电灯

    沈雁鸣扭过头去,打量了一番fish那张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脸,心说这条鱼坏得很啊,还故意问他这种问题,真和他之前印象里那个正经沉稳的奶不动差了十万八千里。

    不过……fish他其实,本来就不是奶不动吧?

    刚才一起打游戏时沈雁鸣就有所察觉了,只是在对局中他无暇深想。

    之前和奶不动一起排,虽只是在低段位里作威作福,然而无论他怎么骚,奶不动都能接住他的技能跟上他,甚至还能在他冲之前就为他荡平一切阻碍,让他能舒舒服服搞输出。

    可是fish不行,不是说fish能力差,光看刚才那一局,fish前期的思路和操作都是没问题的。他们配合不好完全不是因为fish状态不好,而的的确确就是风格不兼容加没有默契。

    且从fish操作时的一些小习惯看,也根本就没有奶不动的痕迹。

    不是fish的话,会是谁呢?

    有个答案就要冒出来了,但沈雁鸣不敢细想。

    扯,太扯了。这就跟你在全民k歌随机匹配了个人合唱,最后发现和你一起唱的人是张学友似的。

    沈雁鸣还兀自神游着,fish又笑嘻嘻地开口:“乱子哥,你一直看我干嘛,你是不是回答不了我的问题了?”

    其他人也都看热闹不嫌事大,催促道:“来来来,让我们看看乱子哥爱的到底是谁。”

    沈雁鸣回过神来。如果是平时的话,他大概会毫无负担地说一句“还能看你干嘛?看上你了,把你也丢进我的游泳池里,你和他们一起游泳吧?”这类的话。

    可是一想到他偶像也在底下看着,他忽然就说不出口了。

    并且他还略有些懊恼,刚才说“最崇拜的人是mark”也就是说顺嘴,他平时看到个谁都能说是最崇拜,别说崇拜了,他对着一个直播间里初次接触的网友都能随口喊句“老婆”……

    说出去的话又不能像网上发消息一样撤回,事已至此,他也只能幽幽道:“要不我推一个我认识的游泳教练给各位选手吧?”

    -

    这场水友赛结束后还有几个小环节,沈雁鸣随其他人从舞台下来。看见不远处正靠着墙玩手机的贺长空时,沈雁鸣心里直发虚。

    等下走过去总得打个招呼吧?要说什么?要问你是我那个便宜老婆吗?不不不,对着kong神怎么能说出如此轻浮的话语来,简直是为大不敬!

    那就正儿八经地问你是不是奶不动?

    沈雁鸣回想起他在奶不动面前说的那些话,尤其是什么白月光替身之类的,当时只是随便说说,和他平时说的千千万万句无聊骚话一样不被他放心上,然而在这关头,这些句子忽然在他脑海里清晰起来。

    天啊,如果……如果kong真的是奶不动,那他应该会想就地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他怎么就长了张没用的破嘴?

    要是能装死就好了,但他是能不开口,可万一贺长空先提起了呢?

    如果不是的话……不是最好啦,但如果不是,他前面脑补那么多,又显得很自作多情。

    是也尴尬,不是也尴尬。

    眼看马上就要走到贺长空跟前了,沈雁鸣觉得自己像被勒令七步成诗那个曹植,再走一步小命都要不保。

    沈雁鸣走得极慢,然而躲不过的还是躲不过,贺长空一边和其他人点头示意,一边自己走过来了。

    贺长空停在他面前:“……乱乱子?”

    沈雁鸣浑身一僵。

    空空子,你不要用这么一本正经的语气叫“乱乱子”这样不成体统的外号啊啊啊。

    沈雁鸣此刻像台年久失修的播放器,说话狂卡壳:“那……那个……”

    正发着愁,一个曾经的老熟人跳过来拦住了他。

    是张西西,张西西剪了一个猎奇的西瓜头,这颗西瓜先是跟贺长空打了个招呼,又转向沈雁鸣,双眼放光:“朋友,教我玩白狼,我长这么大没看见过这么秀的白狼。”

    啊哈,真是车到山前必有路。

    沈雁鸣脸上的愁云一下散去,他在心里高呼,西西仔不愧是我的好兄弟!

    要不是在贺长空面前,沈雁鸣估计会毫不谦虚地接受赞美并不要脸地对自己的白狼也狂吹一通,但偶像就在面前,他还是该收敛些。于是他十分做作道:“嗐,我玩得也就那样啦,你也挺强的,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好好交流一下。”

    交不交流不重要,反正只要能让他先装个死就行了。

    张西西的圆脸上洋溢着激动,他热情万分地指了个方向,准备引沈雁鸣去他们xxl的休息室。

    沈雁鸣用带着歉意的语气对贺长空道:“那个kong哥,我想和西西交流一下,就……就先溜了!”

    贺长空也不好说什么,最后应了一句:“嗯。”

    眼看着沈雁鸣见到张西西之后神情一下从紧绷变舒缓,再看他像逃命似的拉着张西西从自己眼前走开,贺长空把嘴抿成一条线。

    说不沮丧是假的。贺长空止不住想,他有那么可怕吗?可是他也试着用比较活泼的方式去打招呼了。

    -

    到了xxl的休息室,其他人也都在,听说沈雁鸣要分享自己玩白狼的心得,没什么事做的队员们都凑了上来。

    原先他们也多多少少听说过乱子哥这个主播,但都不太在意,主播嘛,再厉害也和选手有壁的。

    但亲眼见到此人刚才的极限操作,其他人在惊讶的同时也都服气了。

    乱子哥是有点东西的。

    xxl的队员们能打到这个位置,除了大量的练习之外,不断分析其他优秀选手的操作也是他们的必修课。平常遇见其他队伍的选手秀了什么神操作,都只能靠教练和队员慢慢复盘分析,现在有对手愿意自己来讲讲,他们还是挺乐意听的。

    尤其是刚才二队那个最后不明不白就被打劫越货的坦克,此刻化身十万个为什么:“你那时候不是还在跟他们一起打团吗?为什么突然就没了?为什么你知道我会往那走?为什么你追我的速度那么快……”

    沈雁鸣说是说不想暴露自己,不过聊嗨了他也不藏私,讲了半天,直到活动方工作人员过来催选手们上台合影,他们几个才意犹未尽停下了讨论。

    工作人员让沈雁鸣也一起上去,沈雁鸣摆了摆手:“不了不了,我想趁着现在观众还没离场先溜,不然等下不好打车。”

    工作人员闻言也没强求。

    走之前沈雁鸣已经把xxl整队的联系方式都加上了,连教练经理都加了。选手们出去合影之后,沈雁鸣本来打算告别,他们经理又留住了他,多说了句:“你可以考虑一下当职业选手,我们队的待遇还不错。”

    经理说得挺认真,沈雁鸣却摆了摆手,笑说:“不了,志不在此,我马上要考清华了。”

    经理:“……”

    沈雁鸣又说:“而且我来了,西西怎么办?”他估摸着这经理就是当着张西西面不好说,才等他们走了再提这事。

    不过这圈子就是挺残酷的,各个队伍每年人员变动都很大。

    经理想了想:“他不一定得打刺客这个位置。”

    “算了,谢谢您看得上我,但我真的不打算打职业,不好意思啦。”沈雁鸣说着推门往外走。

    那经理还没放弃:“好吧,那你要是改变主意了随时联系我。”

    沈雁鸣礼貌性地回了句:“一定。”

    -

    体育馆里人群还在喧闹着,沈雁鸣趁着大波观众还没离开先一步从里头跑出来,出来才发现外面开始下起了雨。

    雨势还不小,他站在躲雨的檐下,叫了车,一边庆幸自己的明智。

    晚一点出来,再加上下雨,他都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回到酒店了。

    车来得很快,沈雁鸣上车,回酒店,简单收拾了下,又觉得有些无所事事。

    他站到窗边,望着面前大颗大颗砸到窗上又破碎成一滩水的雨点,忽然有些茫然。

    回想一下今天,短短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实在发生了太多事情。来之前他就想面个基吃顿饭,然后安安静静看场比赛,再非常有仪式感地约上他的网友去网吧开启他的十八岁。

    然后回家,把今天收获的快乐藏起来,老老实实做个高三生。

    可现实是他面基失败了,来看比赛确实也看了,之后却莫名其妙被叫上去打了一把,下来后好像还和kong闹得有点尴尬——虽然这尴尬的原因主要在于他自己。

    他平时看起来张扬,实际上却有那么点像鸵鸟,当时觉得尴尬,只想着跑路。就像鸵鸟遇到事情就想把头埋进沙子里。

    可是想想,其实因为认错人而说了些骚话好像也不是什么很大的事,他不应该因为尴尬就跑路的,kong看起来似乎是有话要说,他就那样走了,实在很没礼貌。

    还是要找机会好好道歉才行。

    可是沈雁鸣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看到kong就不自觉有点怂。

    想不出个答案来,沈雁鸣干脆又倒回床上。他拿起手机有一搭没一搭地看消息,有同学给他发了一整个屏幕的感叹号骂他是大骗子,还有他爸妈发来的信息,问他今天看比赛看得怎么样。

    他一一回复完,又去看微博。

    那边就什么鬼评论都有了,索性无事,沈雁鸣干脆开了直播。

    不过他还是不太习惯把摄像头对着自己——虽然他总是自称帅哥。因此他把手机举着,对准了那扇现在望出去只能看到雨的窗。

    弹幕里都是喊他露脸的。

    沈雁鸣躺着,声音听起来带着些懒散:“脸有什么好看的啊,电子竞技看什么脸?”

    他不是专职主播,当时播游戏也就图个有意思,像这样不打游戏只是纯聊天的直播,对于他来说也是第一次。他也懒得自己找话题,别人问什么他答什么,只要不是太过分或者涉及隐私的东西,他基本上都答了。

    那个逃不过的送命题还是来了。

    有人问他:乱子哥你说真话,你最喜欢的选手是哪个?

    不等他回答,抢答的人就都冒出来了。

    -他说过啊,他喜欢kong

    -还说啥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被他奶一口。

    -他说你就信?他不是看到谁都说最喜欢?刚还说崇拜马克哥。

    -有一说一哪个玩刺客的不崇拜马克哥?

    -其实我之前就觉得乱子哥一个刺客说最欣赏的选手是奶妈,就很离谱哈哈哈

    -不离谱吧,我看了今天的比赛,感觉乱子哥这莽汉确实得kong那种级别的奶妈才hold得住

    -啊他们不是熟人来着?

    -没有吧,今天台上没见互动啊,一开始乱子哥被采访的时候kong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吧,要是认识不得说两句?

    -那kong当时帮乱子哥说话那件事还真能列入竞圈十大未解之谜hhh

    ……

    沈雁鸣粗略看了下弹幕,虽说他现下心情复杂,但该说明的还是要说:“喜欢的选手挺多,说最喜欢的话确实也是kong神,之前也确实是做梦都想被他奶一口……”

    如今想想他可能早已经被奶了不知道多少口了,如果他这次没再认错人的话。

    不过这种话是不能对观众说的,要是让他们知道一个要准备打常规赛的选手开小号不务正业在低段位浪,kong肯定要挨喷。

    弹幕里的人都让他别做梦了。

    -乱子哥醒醒

    -乱子哥应该有那种高段位的大号吧?或者用这个号打上去,还是能排到kong的,我朋友就排到过

    -排到也没用啊,kong单排的时候没玩过奶妈吧

    -是啊,kong不奶野人的

    -乱子哥,你要想让kong奶你,唯一的办法就是去甜蜜蜜了,我觉着以你的水平应该还是能进

    -tmm这么好进吗?他今天那把前面打得也稀烂吧,都说啦,再牛的主播和职业选手也有壁的

    -是,我觉得乱子哥状态不太稳定,也不太适应赛场节奏

    -最后那几下真的人干事?牛逼是牛逼,不过感觉还是太巧合了

    ……

    话题突然跑偏,眼看观众们又要为他到底够不够格吵起来,沈雁鸣赶紧说了句:“我不行,我不配。”

    话音刚落,就看到直播间里空降一个大佬,直接给他砸了几十个豪华猫窝。

    豪华猫窝是黑猫tv里的虚拟货币,一个换算成人民币是五千块。

    沈雁鸣坐起身来:“卧槽。”

    再仔细一看砸猫窝的id,沈雁鸣整个人吓得几乎灵魂出窍。

    [kong_]:你配。

    [kong_]:你来tmm,我做你专属治疗。

    不是吧,这么突然的吗?

    之前kong还是奶不动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试图拉他进队,可哪有像现在这样高调的?还给他砸猫窝?

    这,人设崩塌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