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chapter25

作品:嫁*******]  |  分类:  |  作者:九*

    谭柏开车载沈希罗去《绝地营救》的剧本研讨会。

    被留在家里的韩赫强烈感觉到自己失宠了,自从谭柏出现,跟在沈希罗身边的成了谭柏而不是他。虽然韩赫有很好的安慰自己,作为保镖的谭柏会比他更多的待在沈希罗周围保护沈希罗安全,这很正常。但是韩赫微妙地感觉到谭柏被沈希罗重用,而自己成了无足轻重的那个。这让韩赫有些沮丧。

    谭柏回忆了下韩赫那个别扭的神情,小心地问道:“韩赫是不是也想一起去?”

    沈希罗从书中抬起头,反问:“有吗?”

    谭柏无语,老板在这方面到底是有多迟钝。

    大概是谭柏的表情太明显了,沈希罗顿了下,说道:“那下次叫上他一起。”

    谭柏满心只剩下一堆[…………]

    《绝地营救》的剧本探讨会与其说是研讨剧本,不如说是开机动员大会。

    江胥的动作片在业内是出了名的“折磨”演员,对于用替身很苛刻,也不允许演员四处轧戏。再加上他近几年火爆的几部片子都是大场面,这部《绝地营救》也不外如是,在特效之外,就更加要求演员对于技能的熟练掌握了。

    所以每次开拍前,江胥都会借着剧本研讨会的由头,把主创们召集到一起,聊聊天打打屁,先把糖给足,再上巴掌。

    再者,本质上他那剧本还要怎么研讨?要是有哪个演员说自己看不懂,那他真诚建议对方不要干这一行了,没出路的。

    江胥亲点的几个演员他倒不担心会无法接受动作顾问特别训练的强度,他最担心的是投资方塞进来的那几个关系户,一群细皮嫩肉的大少爷们,全身上下保费上千万,他可真磕碰不起。

    其实一开始江胥也把沈希罗归类到这一组人员内的,但是沈希罗给他的第一面冲击力太强了。沈希罗又说自己是军事爱好者,经常锻炼,完全扛得住训练,看在那把仿|真|枪的份上,江胥就信了三分。

    老实讲,江胥心里觉得,比起沈希罗,蔚霄更不适合这个片子。沈希罗起码有那种走路飒飒带风,眼神带刀的气质,一摆出去,明眼人都看得出是练过的。而蔚霄呢,他那个奶油小生的路数太深入人心了,脸也长得有些过于精致,反倒和片子的粗犷风格格格不入。东方郁又不乐意蔚霄扮丑,非得给他挣那个军医的角色,江胥都想象的出来等片子上映后,网上对蔚霄这个军医角色估计又要褒贬不一,吵上天了

    沈希罗嘛,他本色出演就行了,爷们儿!

    沈希罗这一款的,江胥是不担心受众。迷彩裤黑背心穿上,头发剔成板寸,再端把blaser出来,那保准帅得哇哇儿叫,男女通吃。

    哦,说曹操曹操到。江胥刚念叨沈希罗人怎么还不到,这就来了。

    随着大门被推开,沈希罗和谭柏走进来,整个会场的目光瞬间聚焦在他们身上。

    沈希罗今天穿米白色高领毛衣、黑色长裤和深绿色长大衣,头发随意地抓了造型,露出额头,反倒显得轻松又精神,浑身带着股时髦年轻劲儿。

    因为江胥知会过他研讨会不是什么特别正式的场合,随便打扮打扮就好,所以沈希罗没有穿西装过来。好在江胥没有耍他,大家确实穿得比较放松,大多都是私服。

    当人们眼中只有一朵花时,人们通常只会欣赏赞叹这朵花的美好;而一旦出现两朵,甚至两朵以上的花时,人们的关注点就会转移到这几朵花哪一朵更美的比较上。

    就颜值而言,蔚霄可说是剧组里艳压群芳的存在,就连女演员也比不上他那样魅力四射。来的人进场后总是第一时间注意到蔚霄,身高优势是一个,颜值确实太能打。

    在这种满是糙汉子的动作片剧组里,要想再找一个蔚霄这种等级颜值的男明星,那是真的有点难了。

    大部分主创根本没听说过沈希罗的名字,只知道江胥不知道从哪里挖来了个“程咬金”,半路把那个本来要给关系户的狙击手角色给抢走了,手段可谓快准狠,半点不拖泥带水的。

    现在一看,嚯,这又是哪里冒出来的大帅哥,和蔚霄有得一拼啊。

    东方郁端着酒杯,站在蔚霄身旁,眼里满是震惊和不可思议,他顿了顿,才向蔚霄问道:“这是沈希罗?”

    蔚霄想展露一个大方的微笑,但他实在有点笑不出来。如果几个月前谁告诉他沈希罗能把私服穿出高定秀场风,那他一定会笑到肚子疼。

    蔚霄抿了口酒,眼神有些冷,“是他,如假包换。”

    东方郁摇头:“这怎么可能。”

    他还记得上一次见沈希罗,这位纨绔子弟还染着蓝绿色的头发,左耳打了一排耳钉,戴浅绿的美瞳,一身打扮仿佛是刚从摇滚趴出来的。嘴里叼着一根烟,看谁都一副目无下尘的模样。

    东方郁想,蔚霄要赢这样一个人,那简直轻而易举。

    如果陆勋言在蔚霄和沈希罗之间选择沈希罗,那只能说他眼瞎得可怕。

    但绝不是现在这个。

    东方郁能感觉到那种强烈的变化,几乎就像是演员扮演了完全不一样的角色的变化。

    沈希罗怎么会在现实生活中这样捣腾自己,除非他精神分裂。

    但据东方郁的了解,沈家没有精神病家族史,沈希罗本人更没有。

    东方郁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他忽然明白一切脱轨的原因所在了,安东尼那个蠢货犯了一个致命错误!

    江胥简单的介绍了下沈希罗,没有提他那雄厚的背景。主演们都对这个一来就能出演大商业片主演的年轻人十分好奇。

    沈希罗能感觉到很多束目光围绕在自己身边,他快速区分中立的、恶意的、敌意的、杀意的。让他感到奇特的是,东方郁居然对他没有什么恶意,他更多只是震惊,非常一目了然的震惊。

    东方郁的表情甚至比第一次见到自己的蔚霄还要夸张,他隐藏在背后另有所图的嫌疑更重了。

    蔚霄的也不太算是敌意,顶多只达到恶意层面。蔚霄对他是厌恶,甚至某种程度上的蔑视。

    主角光环给他带来的无端自信?

    当然,沈希罗喜欢傲慢的敌人,傲慢=轻敌。

    有一束敌意,虽然加以掩饰了,但还是难逃沈希罗的感应。

    沈希罗顺着那束敌意寻过去,是一个相貌端正的年轻人,他并不认识他,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自己怀有这么大的敌意。

    沈希罗想,应该带韩赫来的,韩赫对这些人最了解。

    介绍了圈,算是认识了。江胥也不是沈希罗保姆,不可能手把手带着沈希罗扩展交际圈。他挥了挥手,让沈希罗自己自由发挥去了。

    其实沈希罗唯一想打交道的只有东方郁一个,但这么明目张胆地上去,就给东方郁太明显的暗示了。他顺着之前韩赫给他理的咖位表,端了杯红酒,一个个敬过去。喝到蔚霄和东方郁,还剩半杯。

    在沈希罗走近时,蔚霄下意识紧绷了身体。

    他们之间仿佛存在着两股完全相斥的气场,随着越渐接近,气场之间的排斥力也越来越大。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我从师兄那里听说沈总好像住院了,没什么大碍吧?”

    蔚霄脸上的表情是关切的,在热情和冷淡之间拿捏得恰到好处。但在微妙之处又带着些溢于言表的攻击性。

    就好像,这句话他要告诉沈希罗的重点不在于他听说了沈毓修住院的事,而在于,他是从陆勋言那儿得知的。

    蔚霄似乎很喜欢在自己面前暗示他和陆勋言有多么的关系匪浅,这么嚣张,难怪原版对蔚霄简直恨之入骨。他实在是挑拨的高手啊。

    沈希罗轻举酒杯,面色仍是淡淡的:“劳你关心了,大哥已经出院,现在在家中休养。”

    蔚霄仔细观察沈希罗的每一个细微表情的变化,但没有,他绞尽脑汁想要从面前的这张脸上解读出一点愤怒、恼火,但没有。

    蔚霄暗暗咬牙,笑道:“那太好了。”

    东方郁在一旁看得明白,蔚霄是他手把手教出来的,那点心思他还会看不出来?以前这种手段或许很好用,但对上现在的沈希罗,蔚霄的段数明显就太低了!人家根本不接招!

    沈希罗视线一转,看向东方郁,东方郁竟然也不自觉地紧张了起来,这种如履薄冰的感觉只有当他去见老板时才会有。

    沈希罗怎么可能和boss比,这太荒谬了。

    沈希罗的红酒杯向前伸了几寸:“东方先生,久仰大名。”

    东方郁轻轻地和沈希罗碰杯,“沈少爷言重了,我一个经纪人哪有什么大名。”

    沈希罗说:“东方先生太谦虚了,我听人说,华国娱乐圈里最会捧艺人的经纪人,东方郁要说自己第二,那就没人敢说第一了。”

    东方郁推了推眼镜,哈哈笑两声:“小红靠捧,大红靠命,我要是有那个捧谁谁大红的本事,别干经纪人了,算命更能赚钱。”

    沈希罗笑了笑:“我看过东方先生的履历,很辉煌,你的行事风格我也很欣赏。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做我的经纪人?”

    沈希罗谈笑间扔出一个炸弹来。

    东方郁微微张唇,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