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第17章

作品:我很高贵前夫不配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不眠

    刘医生在二十来分钟后带着仪器和助手推开了房门。

    听到开门声,施念念立刻起身给刘医生让出位置,南开恒和张琴等人紧随其后,余光里瞥见南景的身影,她垂首退到了最角落的位置。

    即便众人的焦点都在卧床的南右华身上,她也不想让人看到她脸上的泪痕。

    回忆带来的冲击太大,耳畔是刘医生询问情况操作仪器的声响,恍惚中施念念觉得自己就像是站在两年前的抢救室外,整个人像是坠入深海,喘不过气的冰冷。

    施念念难受得紧,她缓步后退,想当个逃兵离开这里。

    南景却伸手扼住她的手腕,清冷的嗓音低声道:“哭什么?”

    被发现了。

    施念念像个木头人一般,维持着低头的姿势静立着,一声不吭。

    南景将她抓得更紧,“嗯?”

    下一秒南右华有气无力的唤着南景的名字,易筱蔚的声音近在身畔,“阿景,爷爷喊你呢。”

    一瞬的犹疑,南景松开了施念念的手,抬脚迈过去。

    阿景。

    不愧是前订婚对象,叫得可真亲密。

    施念念微微抬头,视线里是南景和易筱蔚一道走向床的背影。

    床边围着的是南开恒、张琴以及南骄。

    不得不承认,张琴之前说的很对,今天是他们这几年没感受到的团团圆圆了。

    他们才是一家人。

    不想听到一点点关于南右华心脏不好的消息,施念念趁机离开回了卧室,看到了王芝莲给她回的微信:念念,妈妈之前没看手机,所以没接到你电话,现在也不知道你方不方便接电话,所以给你发消息。我今年在你外婆家过年,什么都好,你不用操心。还有,我钱够用,你不要再给我打钱了,我知道你也不容易,新的一年,妈妈祝你平安喜乐。

    施念念几乎可以想象王芝莲是怎样打打删删才发出来这段话,那种紧张和忐忑让她心疼。

    她很多话想说,却又无从说起。

    好在她们很快就能见面了,或许明年就能一起过年了。

    施念念放下手机,在阳台吹了很久的冷风。

    南右华突发的急性排斥反应,情况不乐观,刘医生和助手一直在卧室守着,这顿年夜饭折腾到十点才吃上,原本南右华的坐的主位此刻空着,大家都没了吃饭的兴致。

    一顿饭吃的格外沉默,连南骄都安静了。

    南家是有守岁的规矩的人,一般是南景这些孙辈年轻人来守,从除夕夜一直到大年初一的凌晨五点。

    南开恒情绪不高,匆匆吃了几口便回房了,张琴擦拭了唇角,道:“筱蔚,今晚你也留下给爷爷守岁吧,愿意吗?”

    易筱蔚乖巧点头,“愿意的,伯母早些休息吧。”

    南景的视线落在施念念的发顶,开口道:“你也去休息吧。”

    她的状态很不好,从他回来后就没看见她把头抬起来过。

    施念念泛红的双眼不住在脑海里浮现,南景不忍心让她再熬一夜。

    闻言,张琴面上隐有笑意,道:“没错,你去睡吧,有阿景、小骄和筱蔚来守岁,足够了。”

    施念念一秒迟疑也没有,立即起身离开了餐桌。

    让她走,留下易筱蔚,南景的立场已经表明了。

    她也不想待在这。

    在一片沉重的氛围中,只有张琴的心情因为南景刚刚的决定明显有了好转,当施念念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她随之起身。

    易筱蔚噙着笑朝南景道:“阿景,你晚上想做什么?不如我们去看场电影?”

    宅子二楼有个堪比电影院的放映室。

    南景蹙眉:“你不去睡觉?”

    “我陪你和小骄一起,给爷爷守岁。”

    “这是我们南家的事,易小姐不必掺和。”

    剧情反转,易筱蔚的笑容尴尬的僵在唇边。

    “易小姐要是不困,可以回客房通宵,请便。”

    易筱蔚的笑容彻底僵硬。

    南骄真想给南景竖个大拇指,她哥总算是做个人了。

    ----

    张琴没有回房间,而是去找了施念念。

    推门而入时,施念念正准备去浴室洗澡,张琴没有要走的意思,径直走向卧室的沙发区落座,“念念,我有些话想跟你。”

    施念念望着张琴那骄傲的背影,蹙眉叹了口气。

    每次的两人谈话,不是教导就是嫌恶。

    有完没完,她都已经挪地给她的儿子、‘儿媳妇’了,还想怎么样?

    心里再怎么不爽,施念念也只能走过去,在张琴对面的单人沙发落座,“请说。”

    “等医生过来的时候,爸和你说了些什么?”

    施念念今天很累,实在挤不出笑容来应付张琴,面无表情回道:“爷爷当时情况很不好,没说什么。”

    张琴冷冷笑了笑,道:“你不说我也能猜到。”

    “……”那你还来问我做什么?

    “当了两年的南家孙媳妇,你不会就把当初会嫁入我们南家的原因忘了吧?”张琴双手交叠搁置在大腿上,“要不是你爸爸那颗心脏,你跟我们南家,这辈子都不会有关系。”

    施念念浑身紧绷,双手紧握成拳,指甲陷入掌心,努力抑制着怒骂回去的冲动。

    如果可以,谁会想和他们高高在上的南家有关系?

    她想要的只是她爸爸的心脏好好在爸爸的身体里跳动。

    张琴道:“筱蔚你也见到了,她样貌出众,品性端庄,是一名体面的大提琴演奏家,她和我们南家门当户对,如果不是因为你爸爸的心脏,他们早就订婚了。”

    “……”

    也就是她施念念相貌丑陋,品性不行,娱乐圈的‘戏子’不够体面呗。

    “阿景对你没有感情,爸这情况,也撑不了多久了,等爸走了,你和阿景的婚姻也就到头了。”

    等爸走了。

    这四个字让施念念缓缓抬眸看她,眼底就像是一汪寒潭,她语速极缓问道:“你是不是巴不得爷爷马上就死啊?”

    南右华刚刚卧床,她不去忧心他的病情,已经开始按捺不住的畅想他去世后的种种了。

    真是藏不住的喜悦,施念念听着都心寒。

    “你这什么态度和语气?!说的什么话?!”

    施念念今天积压的情绪真的到顶了,她嘲讽的笑道:“那你希望我用什么态度和语气?继续当个唯唯诺诺百依百顺的儿媳妇那样的语气?”

    “你……!”张琴没料到施念念敢这样和自己说话,一时之间竟答不上话来。

    “可你心目中完美的儿媳妇不是正在楼下和你的儿子待在一起吗?”

    张琴目光狠厉,不见半分豪门贵妇的优雅温婉,道:“你有自知之明就好,到时候可不要赖着我们阿景不放,更加不要想着给阿景生个一男半女,好在爸走后,成为你留在南家的庇护。”

    南右华和施念念无非就是说了这些,张琴都很清楚。

    换心手术说起来也很玄乎,要说对捐赠着的感谢,张琴觉得南家已经支付了足够的报酬了,帮施家还清了所有的欠债,还安顿了王芝莲,甚至承诺要给施念念一个光明的职业前景。

    可是南右华无比的坚持,一定要让施念念嫁给南景,打破了张琴一手为自己儿子计划好的婚姻。

    于张琴而言,易筱蔚是珠玉在前,她对施念念是怎么都看不顺眼的。

    做了换心手术,也活不了几年,南右华一颗心脏,凭什么要拿她宝贝儿子一生的婚姻去换?

    张琴不甘,只等着南右华去世,让一切回到原点。

    “施念念,我们南家从未公布过你的存在,阿景没带你出席过任何公开的场合,等爸走了,你就和阿景离婚,永永远远的离开南家,不要再提任何跟南家有关的事情。这两年南家给予你的,足够保证你后半辈子荣华富贵了。”说完张琴冷哼一声,吐出威胁的字眼,“你要生出什么不该有的贪念,我们南家可以把你捧成大明星,也可以让你一无所有。”

    “哈——”施念念气笑了,“你以为我很爱南景,稀罕当‘南太太’,想给他生一儿半女?”

    微顿后,施念念直视张琴,气场迫人,“我告诉你,想要跟我生孩子的人,是你的宝贝儿子,你有空给我放狠话,不如去劝劝你儿子,让他放弃,不要再勉强我。”

    “你信口雌黄,满嘴谎言!”

    施念念倏地起身,走到衣帽间,打开行李箱,把之前让林小贝买的药掏出来,随即走回去,‘啪’地扔在张琴面前,“张女士,麻烦你好好认真看清楚,这是什么。”

    触及‘紧急避孕’的字眼,张琴浑身发颤,“你、你竟然敢吃避孕药?!”

    她看不上施念念是一回事,但施念念不能嫌弃她儿子!

    “要不是你儿子急着要孩子,我至于吃这个药?”

    “……”

    “哦,也是,他快二十九了吧,着急也是应该的。”施念念立着,俯视着张琴,明艳的五官在收敛起浅浅笑容后,美得很有攻击性,“可我才二十二,离了婚,我的人生还有无限可能,谁会想不开给他生孩子?”

    张琴眼里宝贝得不行的南景,在她眼里不过是个冷漠自大的男人。

    她施念念比不上南景富有,可她没在婚姻结束前,像他一样,光明正大和暧昧对象共处一夜。

    就这一点,她就比南景高贵,要她给他生孩子,他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