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臭然然

作品:死对头失忆后对我下手了!  |  分类:  |  作者:本萌巨甜

    摁着弟兄们给他们讲题讲到懂为止,看着弟兄们充满了苦逼的神情,盛卓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原来折磨别人学习是这么快乐的吗!

    怪不得顾靖失忆了也记得用学习折磨他!(不是)

    晚自习时间还没到,盛卓然神清气爽的拖着弟兄们去操场,让五六个弟兄围在篮球场外面,或蹲或站或扎马步,以不同的镜头来拍摄他飞奔去投篮的帅气。

    盛卓然嘱咐道:“别手抖,你们然哥要留住最帅气快乐的一面!”

    陈为范稳稳地扎起马步,摆好拍摄姿势,说道:“好叻!”

    段倾有点好奇地问:“要拍这么多角度,然哥是拍给谁看?”

    盛卓然手掌轻松地一拨,指尖篮球旋转,清秀的脸笑得阳光灿烂:“当然是全世界啊!”

    傍晚的日光已经衰落,隐蔽在晚霞里,像他的早衰症一样,无可挽救,无法阻止,无法抗拒。

    但是夜空总会亮起星星。

    他想当其中一颗小星星。

    残阳下,少年短裤下纤细的小腿踩着球鞋,几步飞身上前,篮球在腿间弹跳穿梭,又一双手掌灵巧地握住、投篮。篮球划过半空,像是一道流星。

    一边陨落,一边划过炽热的光芒。

    在顾靖心里,有一个死对头为了他的学习日夜操劳;

    在陈为范他们心里,有个大哥折磨他们做作业强迫他们上分;

    在谢洲声的心里,然神手下败将们折磨得他生不如死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真想看一看谢洲声明天上学是什么表情。

    嘿嘿。

    收集过六个不同角度的视频,弟兄们之间互拍一阵,嘻嘻哈哈。晚自习铃响,盛卓然愉快地揽住弟兄们的颈,道:“走吧,该去写作业了!”

    弟兄们玩耍愉快的笑容渐渐消失。

    盛卓然心里嘿嘿,笑得更加愉快了!

    回到教室,值日生已经把黑板上高考倒数擦掉,扣掉了今天的一天。

    他生命的倒计时也没了一天。

    盛卓然咬了咬下唇,回到座位,吩咐弟兄们做作业,自己却无法写下一笔。

    习题册上写着:【填空题:请在()内填上正确答案。】

    那么这句的“()”里应该填什么?

    盛卓然挠着短发,就这样怔忪起来。笔尖就在这句的小括号上卡了半个小时,好像填什么都不对,什么知识点都想不起来。

    直到陈为范用笔盖戳了戳他的背:“然哥,我都写两页了,你还发呆呀。”

    盛卓然猛地惊醒,才发现自己对着大题的提示发呆了半小时。

    盛卓然:“…………”

    盛卓然:“写了写了。”

    他的生命就这样浪费了半小时!!

    盛卓然痛心地挠头,他的老人痴呆带过来一起重生了吗!

    找回神智之后,盛卓然做作业进度变得顺利起来。因为中午和顾靖一起做了一点,晚上只花了一节半的晚自习课就完成了作业。剩下的时间,盛卓然掏出了手机开始上网。

    点击搜索:

    “如何延缓衰老”

    “如何预防老人痴呆”

    ……

    出来的热搜答案都是推荐抗衰老化妆品!

    保养品盛卓然都已经买了,决定换一个方向,搜索如何转运。

    排名靠前的搜索结果,不是转发锦鲤图,就是推销吉祥物品。

    真的有用吗。

    盛卓然唏嘘着,还是随意买了几样。又检查过弟兄们的作业,在晚上放学回家的路上,学校旁边饰品店门前发现了一份小广告:

    【七夕佳节,幸运星十元一叠!快来叠出你的幸运祝福语,送给你想送的人吧!】

    高三提前开学,两天之后就是七夕佳节。

    盛卓然“嗤”了一声,那不是女孩子给他表白送的东西么,他才不买。

    而且,商家说能叠星星是幸运星就能幸运了么。

    但见曹雅言和一班的几个女生围在那儿,竟然人手买了一叠纸条,还顺带买了放星星的玻璃罐子。

    竟然连学霸都买?!

    那就是真的能很幸运了?

    盛卓然退后几步,缩在对面的店里,随便要了一支豆奶,蹲等曹雅言他们离开。等到四下没人,舔掉了唇边的豆奶,飞奔过去。

    此时十点,饰品店都快关门了。

    盛卓然抬起铁闸,装作漫不经心的拿了一叠蓝色的,举起手机问:“十块是吧,在哪儿扫码,罐子又多少钱。”

    店家说了个,盛卓然迅速扫了几个玻璃罐子,又多买了两叠,塞在书包里,逃一样的逃开了店里。

    回到家后,盛卓然吃了爸妈做的爱心夜宵,关上房门,开始叠星星。

    一份幸运星,是他用来许愿的。

    重生以后,盛卓然一直不敢去医院。因为刚开学,没到周末,没时间去;又因为他不敢去。

    都重生了,如果有一丝丝的希望,他重生后没有早衰症呢!

    可是爸妈对他这样纵容,总是让他开心活着就行不用上学;他少年白发三根,怎么都不像没有绝症的样子。

    许个愿吧。

    秀气的笔迹在长长的纸片上写上愿望:

    【希望可以像普通人一样拥有寿命。】

    【希望后天去医院体检能有好结果。】

    【希望我可以年轻得再久一点儿,能久一天是一天。】

    叠了星星,盛卓然又开了编曲软件,优化伴奏。编曲软件自带很多不同乐器的声音,动物的叫声、大自然的白噪音……

    泉水潺潺,悠然舒服;竖琴悦耳,欢悦好听;喵叫细声细气的,柔软可爱……

    盛卓然想多听一点,再多听一点,一边记住声音,一边打开视频编辑软件,一帧帧欣赏自己今天拍摄的帅气模样。

    啊,他怎么这么帅气!

    盛卓然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脸,滑滑的,比上辈子临终前又皱又干的皮肤好摸多了。

    那就多摸两把,嘿嘿。

    一边摸着自己滑滑的脸,一边编了一首配合投篮的意志激昂的战歌,基调编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盛卓然打了个哈欠,发现一个聊天窗口忽然弹出,震得眼前一花。

    原来是顾靖给他发了一个窗口抖动!

    顾靖:【怎么还不睡,在干嘛?】

    盛卓然又打了个哈欠,打字回复:【不睡,这是我长寿的秘诀!】

    盛卓然又扫了屏幕下方的时间一眼,打字问:【两点半了,你也不睡。】

    看来贷款开公司也挺辛苦的。

    顾靖打字很快:【熬夜只会折寿,我们一起睡觉。】

    盛卓然回了个【好啊】,接着就把企鹅调成隐身,偷偷快乐熬夜。

    可是下一秒,顾靖的手机就打过来了。盛卓然接通,打了个哈欠:【不是说了要睡了,还是想听你老公给你数羊?哄你睡觉?】

    寂静的深夜里,顾靖的声音比刚刚编曲时听的所有音调都要好听,比醇厚醉人的大提琴更加低沉柔和:“睡不着,我哄你。一起来背单词吧,abandon,放弃,a,b,a,n,d,o,n……”

    盛卓然:“…………”

    好听是好听,但极度催眠。

    太催眠了,盛卓然听得头脑发昏,鼠标已经挪过去关了电脑,晕乎乎的躺在了床上。

    盛卓然打哈欠都抗拒不了汹涌的睡意,只能叹息:“顾靖你好狠,打断我的长寿计划。”

    隐隐约约中,听到顾靖微微叹息的声音:“最狠的是你啊,臭然然。”

    上辈子,当他每每被笑话逗笑,终于意识到自己原来喜欢然然的时候,他已经对着那张银发少年的黑白照片,在墓碑前烧过四年的笑话了。

    重生以后,试探到盛卓然也是重生的。可然然能记得别人,却唯独忘记了陪伴病床那么久的他。

    真狠啊,臭然然。

    第二天,顾靖发现,臭然然还能更狠。

    中午去送饭时,曹雅言来人,曹雅言站在窗台,教臭然然怎么叠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