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放心?

作品:老公总以为我是魔王  |  分类:  |  作者:江北小酥肉

    厉游说的像模像样,有理有据,情真意切,但他对着的是路峥。

    路峥只晃了下神。

    厉游说的是挺对的,可他不是沉迷于宠妃美色的魔王啊!

    他是冷血魔王。

    跟别人的当然不一样。

    路峥心里想着,手上也动了起来,把医药箱盖好,伸手去推厉游。

    厉游疑惑看着推攘自己的手。

    “老婆?”

    “老婆是你能叫的么?”路峥收回手,搭在医药箱上,抬眉看他,“不受宠的宠妃,抬抬屁股坐地板上吧。”

    “沙发也不是你能坐的。”

    厉游方才就被路峥推到了沙发边缘,此刻挨着左侧的扶手,坐在沙发边角,配上他委屈的神情,倒真像是被欺压的小可怜。

    见路峥不为所动,他便嘀咕起来,“早上还当我是宠妃,现在就说我不受宠了,这哪儿是翻脸如翻书,直接就在这一页上改了吧。”

    路峥问他,“不是你自己说的不受宠?”

    厉游振振有词,“我这么说,是想让你多宠我一些,而不是让你顺势应下。”

    他看路峥一眼。

    满脸写着,好狠心一魔王。

    路峥,“……”

    光是猜厉游脑袋里魔王相关的事情,已经让他挖空心思了,难不成他还要研究一下宠妃的套路?

    路峥只花了三秒,就否决这个念头。

    厉游如何他还能不清楚?

    要真是按厉游宠妃的思路走,那厉游就是无休无止的闹了。

    于是,他冷漠的看了厉游一眼,起身把医药箱放回了原位,开始收拾东西。

    他不搭理厉游,厉游自己坐了会儿,又巴巴的凑过来,帮路峥从袋子里掏东西递着。

    路峥接了毛巾,塞进准备好的收纳袋,再放入行李箱。

    他坐在小木凳上,一样一样的整理着。

    放好手里的睡袋,下意识的伸手。

    没拿到其他的东西,反而抓住了厉游的手。

    路峥往厉游脚边看,见袋子里空了,拍了下厉游的手掌,才收回来,扣好带子,合上行李箱。

    厉游见他收拾好,便把手往路峥手里塞,开始碰瓷,“你刚刚把我打伤了,你得负责。”

    路峥低头看了眼,“哪儿伤了?”

    他都没用力,连红印都没留下。

    厉游一本正经道,“内伤。”

    他跟路峥说,“你可能因为失忆不太记得了。我们普通人就是这样的,稍微一碰,就成重伤了。”

    路峥把他的手推回去,“不是你们普通人,而是你这个普通人吧?”

    他也是普通人好么?

    厉游顺势问他,“我在你眼里跟其他人不一样么?”

    路峥盯着他看了几秒,“嗯。”

    厉游惊讶的微微抬眼。

    没想到能接到路峥的肯定回答,他都做好了被魔王训斥的准备了。

    路峥手臂压在膝盖上看他,认真道,“下次遇到今天这种事情,别乱动了,保护好你自己就行。”

    “先不说打人会影响你的形象,万一伤到哪儿了怎么办?

    往轻的说,你带着明显伤明天肯定不能录节目。要是……你是不打算演戏了么?”

    厉游张口就道,“我做宠妃就行了,难道我身上带疤,你就不喜欢我了么?”

    路峥严肃的看他。

    厉游垂下头去,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没办法站在安全区域看着你被攻击。”

    路峥叹气,揉了下他的脑袋,“我也不是让你一直这么看,像今天这种我能解决的情况,你不用插手就行。”

    厉游抬头看他,嘟囔,“我哪儿有时间想那么多。”

    他动了动脑袋,从路峥手下移开,对着路峥哼了一声,“我就是没脑子,冲动,比不上你这魔王,行了吧?”

    厉游说完,便起身往沙发那边走,还拉了个垫子在地板上坐好,盘着腿拿过了平板点着。

    路峥看着他留给自己的背影,神色转为无奈。

    厉游哪里是没脑子,脑袋里的弯弯绕绕,是个人都得乱在他的节奏里。

    就比如这会儿,原本说的是遇上人找茬怎么办,已经变成了他说厉游没脑子。

    他走过去拉了下厉游的后衣领。

    厉游仰头,不满道,“拉我干什么?”

    “坐沙发上吧。”路峥顿了下,叫他,“宠妃。”

    厉游这才磨磨蹭蹭的挪到了沙发上。

    “这可是你求着我当宠妃的。”

    路峥看了眼地上的垫子。

    厉游注意到他的目光,立马凑过来,遮了遮路峥的视线。

    路峥也没打算让他再坐地板,张了张唇,想到几次被厉游岔开,便不再提让厉游躲好了。

    而是迂回道,“你受伤我也会心疼的。”

    “真的么?”厉游眼睛一亮,立马撩起裤子,露出了两指大的淤青。

    路峥嫌弃的撞了下他的腿,脸上是无奈的笑。

    视线落在厉游的伤处,笑里又多了一丝纵容。

    毕竟他第一次对厉游心动,就是被这人挡在身后的时候。

    厉游那会儿也能打,但要护着他,还得对上一群比今天更凶的人,最后回家时,跟他都是鼻青脸肿。

    顶着骇人的伤,他们两个好几天都没敢出门。

    也是厉游抗造,那次的伤愣是没在厉游脸上留下半点儿痕迹。

    路峥回忆着,不免就勾起了些心软,侧头亲了亲厉游。

    厉游自然不知道他是回忆起之前的事情,但不妨碍他黏着人,趁机抓住了路峥的手臂,把这个吻变了意味儿。

    ·

    等谭鹿来接他们时,两人刚胡闹完。

    路峥草草的洗了澡,拨着湿润的头发瞪了厉游一眼。

    厉游面上讨好的亲他一口,推着两个行李箱往电梯走。

    路峥坐上车,便把上午他们遇上的事情给谭鹿讲了。

    谭鹿眉头一皱,小莫迅速接过话来,“放心吧,路哥,我来处理。回头我让我兄弟去打听一下。”

    谭鹿想了想,也松了眉,“应该是意外。厉游长居b市都没多少人知道,而且他也没到拦别人路的地步。”

    这么想也有道理,只是路峥仍觉得有些异样。

    想到小莫会去打听,他才稍觉安心。

    一行人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厉游和路峥等在电梯旁边,谭鹿拿了房卡,先去了厉游房间。

    才开始分房卡。

    厉游见路峥手里也拿了一张,刚放下心,就见谭鹿跟路峥说,“路哥,你房间在我隔壁,有什么事情叫我就行。”

    路峥还没开口,厉游先问,“他为什么不跟我一起住?”

    谭鹿反问,“哪儿有助理和老板住一起的?”

    厉游想了下,“那我换个房间。”

    谭鹿劝他,“这回来的几位资历比你都高,像颜老师他们,也都在这一层住着。你往更好的房间换是想干什么?”

    厉游的房间跟他们普通的大床房还是有区别的,房间大,视野好,还多了客厅和书桌。

    已经算得上是非常好的房间了。

    再往上就是套房。

    但总不好越过其他人去订上面的房间。

    厉游抓住了他话里的关键点,“颜溪也在这一层?”

    他仍有些不情不愿,但没方才那么坚持了,“分开住就分开住吧。”

    房间是定下了。

    厉游又想追着路峥去路峥的房间帮忙收拾东西。

    谭鹿费尽口舌劝住他。

    临近十点,才让路峥成功脱身。

    路峥洗了澡,刚在沙发上坐下,就看到手机响了起来。

    是厉游的视频邀请。

    他点了接通,“怎么了?”

    厉游对着手机叹气,“没我陪你你会不会睡不着?”

    路峥:不会。

    之前厉游工作几个月的不回家,难道他就不睡了么?

    而现在,他们之间只隔了一层楼。

    路峥心里想着,还得默念厉游脑子坏了,开口哄厉游,“我也想跟你一起睡,但现在是特殊情况。等录完节目,就能回家了。”

    厉游勉勉强强被哄了下,他还想再多邀一些宠爱,怕路峥当场剥了他宠妃的位置,只好应着,“那行吧。”

    他继续提要求,“我想看着你睡。”

    路峥问,“你看着我,你怎么睡?”

    厉游脑袋一垂,委屈起来。

    路峥想着他明天一大早还要起来录节目,忍了。

    “那我不关视频。”

    厉游忙点头,抱着手机躺下。

    路峥也把手机放到枕头边上,闭上了眼。

    身体一放松,手也放了下来。

    手机摄像头对准了天花板。

    厉游小声的叫他,“老婆?”

    那头没动静,他也不敢声音太大,把路峥吵醒,看了会儿天花板,又看了看自己的房顶,自我安慰,“算了,至少天花板是一样的。”

    路峥早早的起床,洗漱完带上口罩往楼上走。

    敲开厉游的房门,就见三个人都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厉游连衣服都还没换。

    见他进来,正嘟囔着的谭鹿叹气,“要推迟一天拍摄。有个嘉宾下午才能到。”

    “没提前说?”路峥也走过来在沙发坐下。

    他刚做好,厉游立马往他旁边挪了些,紧挨着他,替谭鹿说,“昨晚问了说肯定能到,结果今天早上那个人的经纪人又说飞机延误,还在机场。”

    “他的公司给节目投了钱,算是带资插进来的,所以只能先等着。”

    路峥心情复杂,还有些担忧,有这么个人,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顺利录完节目。

    谭鹿抓了把头发,“算了,坐这儿生气也没用,我回去继续睡觉。”

    他临走之前还交代,“对了,厉游今天不能出门。其他人也在这个酒店住着,外面可能有蹲守的狗仔。”

    好在白天路峥也是能留在厉游房间的。

    厉游也不是很在意能不能出门。

    送走谭鹿,便拉着路峥也去睡回笼觉。

    等中午他们才起床,路峥陪厉游看了两期综艺,掏出手机准备打游戏时,才注意到自己先前有短信进来。

    是个陌生号码。

    -想知道昨天中午堵你们的人是谁找的么?下午两点来这个地方。[xx咖啡馆]

    许是因为他一直没回复,那边又发了一条短信。

    -路峥,你真的不想知道是谁指使的么?这还只是开始。

    路峥动了动手指。

    几乎不用想。

    -宋如生?

    宋如生很快便回复他。

    -不是我。

    路峥无语。

    -是骆明华做的?

    宋如生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连忙又给他发了一条。

    -骆明华手里现在不止有花生游戏,他还有别的资产,想知道的话就过来。

    -不想。

    路峥回复完,顺便存了截图,打算把这些也交给警察,手指点着屏幕,忽的停了下。

    再次翻宋如生的短信,视线停在了“这只是开始”这里,抿起了唇。

    他想了想,等宋如生再发消息的时候,才回复。

    -两点见。

    宋如生是挺会恶心人,但骆明华要真的动手,恐怕就不止是恶心人了。

    而且,以宋如生的脾气,他说不定还能多套一些话。

    路峥提前跟小莫说了一下,让小莫看着厉游这边。

    才跟厉游说,“我去下超市。”

    厉游没多想。

    只是拉着他不想放人,“不能叫人送过来么?”

    “我顺便看看有没有缺其他的东西。”路峥安慰他,“超市离的很近,你看一会儿节目,我马上就回来了。”

    厉游也不是不知分寸的人,黏了他一会儿,就让路峥出门了。

    路峥离开十几分钟。

    厉游便收到了一个电话,“请问是路峥路先生么?你订的东西已经送到了,麻烦你下来取一下。”

    厉游安静几秒,才问,“在哪儿?”

    那头忙回道,“就在一楼。”

    厉游挂了电话,带上帽子、口罩,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敲了几下,才拉开门。

    下楼之后,方成打电话的人却没在楼下,而是远程电话指路,引着他绕进了地下停车场。

    厉游远远的看到立在空旷地方的男人,扬了下眉。

    男人手里还抱了个盒子,往他的方向走,看起来真的像是给他送东西一般。

    厉游却没着急往那边走,而是先点进微信,开始打字。

    厉游:老婆,你还在超市么?我想吃杏仁塔,酒店门口好像有一家烘培店。

    那人见他不动,便朝暗处使了个眼色。

    很快,便有人从四面把厉游给围住了,“厉游是吧?昨天让我兄弟吃了那么大一个亏,今天我们非要在这同样的地方给你还回去。”

    领头的光头男说着,手臂一抬,“不是明星么?把他的脸划了,我看他拿什么资本继续当明星。”

    “今天你那个姘头可没在,你别想着轻松离开了。”

    厉游没看他,而是就近挑了辆眼熟的车子,倚在了车头上,继续看着手机。

    丝毫没管正靠近着的人。

    路峥很快回复了。

    老婆:还在。待会儿回去的时候给你带。

    厉游:[谢谢老婆jpg]

    厉游:030

    厉游发了两个表情包,才收起手机,慢悠悠的开口,“是啊,他没在。”

    他脸上带着笑,帽檐抬起,露出了一双黑色的眼睛,轻漫中带着几分冷意。

    “所以这笔账该好好的清算一下了。”

    他屈指敲了敲车子。

    从附近几辆黑色保时捷上下来十七八个壮汉保镖,瞬间将嚣张的众人围住了。

    被围住的人慌了起来。

    小莫从电梯那边跑过来,见状,吹了个口哨,对光头男笑嘻嘻道,“你不是第一次带人做这种事情了吧?封锁的挺不错,还知道安排人堵了电梯和入口。

    不过差点儿火候,监控看起来太假了,我已经帮你补好了。

    你就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