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第 15 章

作品:顶流他妹是神算  |  分类:  |  作者:凝扇

    白又带着池缨绕到人少的墙边,几个跳跃就进了小区。

    李冬冬家在五栋三单元,池缨骑在猫猫身上,顺着黑气找过去,直接进了电梯。

    白又鼻子嗅了嗅:“小朋友的执念纯粹又强大,真好啊。”

    池缨拍了一下它的脑袋:“猫猫是不是又想干坏事了?”

    白又老老实实缩起脑袋,电梯停下之后,就载着她出去,停在三零二门前。

    池缨使劲儿踮起脚,按响门铃。

    李冬冬从猫眼里没看见人,把门开了个缝看出去,惊讶道:“缨缨?”

    垂下眼睛,又被她身边的大猫吸引了注意力,轻轻张起嘴,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猫。

    池缨把小手放到门缝边上,忽闪忽闪眼睛:“冬冬,缨缨问了楼下的奶奶,来找你玩哦。”

    李冬冬迟疑了一下,把她放进去。

    小朋友都喜欢动物,李冬冬也不例外,自打进了屋开始,他的目光就一直停留在白又身上,新奇又跃跃欲试。

    客厅的电视上放着动画片,沙发上却没有人,池缨看了眼黑气浓重的主卧,跟白又对视了一眼,瞪瞪眼睛。

    白又垂下头顿了一下,抬起脏兮兮的爪子,朝她挥了挥:“喵。”

    池缨眼睛一亮,立刻领会了。

    “猫猫不喜欢脏兮兮的,冬冬可不可以带它去洗一洗,放心,它很乖,不会咬人的。”

    李冬冬讶然:“好聪明的猫猫啊。”

    他弯下膝盖轻轻摸了一下,见大猫果然不排斥,唇角不由扯起来,露出一个大大的笑:“缨缨,你在这里看动画片,我带猫猫洗干净,很快就出来。”

    池缨摇摇头,一本正经地说:“不能快,猫猫喜欢干净,你要慢慢的,洗的仔细一点,洗完还要吹干干,不能把它弄疼了。”

    李冬冬认真地听着,像是接到命令一样,拍着胸脯作保证:“缨缨放心!”

    说完就开心地领着白又进了卫生间。

    隔壁的卧室里,黑气浓重得很。

    冬冬的爸爸和新妈妈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黑气像茧一样包裹着他们,不断蚕食着他们的生命力,而那些纯白的,生机盎然的白气,都顺着一个方向飘向了另一边。

    池缨眨了眨乌黑纯净的眸子,顺着白气找到了坏东西——一个人偶娃娃。

    娃娃留着漆黑的长发,眼睛细长细长的,嘴巴是一个弯到诡异的微笑,沾了一点点红。

    似乎是察觉到了令人不安的气息,她的黑眼珠子忽然一动,在眼眶里剧烈地左右晃动起来,仿佛在查看着什么。

    因为什么都没找到,她又从桌子上滚落下来,带着始终如一的微笑和晃动的眼珠慢慢滚向卧室的门,准备去客厅。

    池缨蹙起小眉头,连忙从包包里掏出黄纸符撒出去,紧接着手上掐起指诀,伴随着一声奶呼呼的轻叱,符纸瞬间飞向卧室,将整个黑气笼罩的空间封锁起来。

    人偶娃娃的眼珠晃动得更厉害了,开始朝着反方向滚动,想从窗口逃出去。

    结果黄纸符从门缝里钻进去,锁链一样飞向窗户,眨眼的功夫,就将窗口遮挡得严严实实。

    人偶猛然撞上符纸,黑眼珠缩成米粒大小,猛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李冬冬正拿着花洒给白又冲脚,听见这声音,吓了一跳:“缨缨,怎么了?”

    池缨扬起小奶音,镇定地说:“缨缨不小心点到恐怖片啦,冬冬快给猫猫洗澡,不要分心哦,不然它会生气的。”

    白又耷着眼皮抬了抬蓝眼珠,眼神高贵傲慢又不耐烦,十分拟人化。

    李冬冬看呆了,连忙拿起花洒继续给他冲脚。天呐,他从来没见过这么聪明的猫猫。

    另一边的卧室里,人偶散发出强烈的怨念,刚想发出声音,一张符纸就猝然飞到她的脑门儿上,将她的声音掐断。

    人偶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不能发出声音,只有眼珠子还在剧烈地转动。

    咔哒一声,卧室的门开了,伴随着轻轻的脚步声,人偶晃动的黑眼珠停下来,对上一双乌黑又干净的眼睛。

    这双眼睛属于一个稚嫩到出人意料的小家伙。

    “坏东西!”

    池缨兀自喃喃了一声,鼓着脸颊,抬手就要把人偶抓起来,将要靠近的时候,人偶却忽然发出咯嘣咯嘣令人牙酸的声音。

    紧接着,木头片片碎裂,黑气从其中萦绕而出,咯嘣一声,人偶彻底变成了四分五裂的木头碎片。

    带着左眼的一片木头落在池缨脚旁,池缨低头看着,见眼睛像在看她一样,不由气呼呼地踩了一下:“坏东西,想害小朋友,不要让缨缨找到你!”

    人偶里根本没什么鬼魂,这个木头娃娃更像是一个容器,盛放着虏获的阳寿和生机,不知道要送到哪里去。

    池缨踩了两脚,忽然想起这是在冬冬家里,顿了一下,心虚地收回小脚,然后看向满屋的符纸和碎片。

    池缨:……!

    ……

    李冬冬带着白又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池缨正脸蛋红扑扑地坐在沙发上,眼睫蒙着一层汗水,额边的碎发都给打湿了。

    见李冬冬出来,池缨看了一眼大猫,拍着小手夸奖道:“冬冬好棒,把猫猫洗得好干净!”

    李冬冬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是因为猫猫很乖啦。”

    自从妈妈离开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小朋友来找他玩了,李冬冬显得很开心,把自己的玩具都拿出来给池缨玩,还跟她说:“奶奶做的煎饼可好吃啦,明天周末,缨缨也来,让你尝尝奶奶做的煎饼。”

    池缨最喜欢好吃的,笑眼弯弯地问:“明天奶奶要来吗?”

    李冬冬兴奋地点头:“以前新妈妈不喜欢让奶奶来,但是现在可以了,他们什么都听我的!”

    池缨看着他,犹豫了一会儿,问:“冬冬很喜欢爸爸和新妈妈吗?”

    李冬冬愣住了,嘴唇绷起来。

    新妈妈不给他饭吃,使劲拧他,还会拿巴掌打他,到后来爸爸不高兴了,也开始用烟灰缸砸他,他一点都不喜欢他们,对他们又怕又厌恶。

    现在他们对他很好,好像一切都很正常,但只有他知道,回到家里之后,他们两个就会死气沉沉的待在屋里,什么也不做,很不正常。

    除了逃避,李冬冬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他只能不去看他们,躲在另一个屋子里等天亮,假装自己还是个正常的小朋友。

    要是妈妈还在就好了,她一定会保护他的。

    想着想着,李冬冬开始抹眼泪了。

    池缨连忙安慰他:“冬冬不要哭啦,让爷爷奶奶早点来好不好,现在才五点,很晚才会天黑呢。”

    李冬冬擦干眼泪,点点脑袋:“谢谢缨缨。”

    ……

    池缨一直待在李家陪着冬冬,直到李奶奶来了,才抱着她给的煎饼离开。

    方锐开车回家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池缨有点困,脑袋一点一点的,就歪倒在白又身上睡着了。

    方锐轻轻把她从车座里挖出来,踏着灯光走进电梯,白又打了个哈欠,也跳下车,甩着尾巴跟上去。

    电梯叮的一声,池缨揉揉眼睛,从睡梦里醒过来,小下巴放在方锐的肩膀上,发着呆愣愣的。

    到一楼的时候,电梯里进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傅初然进了电梯,就见一个漂亮的小家伙趴在哥哥肩膀上,懵懵懂懂地盯着她看,小脸白嫩,大眼睛咕噜咕噜,简直可爱极了。

    她的脸上一下子漾开笑意:“宝宝,在看什么呀?”

    池缨迷迷糊糊地在兜里掏了掏,掏出一张黄符纸递给她,带着刚睡醒的小鼻音说:“日行一善积功德,姐姐,这个给你。”

    傅初然简直要被萌化了,姨母笑着接过来,顺势捏了一把小家伙软乎乎的脸蛋,从包里拿给她几张券。

    “姐姐开了几家蛋糕房,这些兑换券给你,可以让家长带你去吃哦。”

    池缨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小手接过优惠券,郑重地塞进兜兜里,奶声奶气地道谢:“谢谢姐姐。”

    傅初然捂了捂心口,唇角不自觉地扬起来。

    到底是谁家这么有福气,养了一只这样古灵精怪又乖巧的小可爱啊!

    她都想偷孩子了!

    电梯到十二楼停下,傅初然冲小家伙挥挥手,依依不舍的出去。

    池缨趴在方锐肩膀上,打了个哈欠,重新塌下眼皮。

    池澈拍摄太忙,回来的也很晚。

    幼儿园发生的事情他都知道了,饭桌前,掐了掐妹妹的小脸蛋:“白天缨缨被欺负的时候哥哥不在,对不起哦。”

    池缨拽开他的大手:“才没有关系呢,缨缨可厉害了,没有被欺负到!而且小朋友们都很喜欢缨缨呦。”

    池澈笑了一声,放下心,又问起李冬冬的事。

    池缨绘声绘色跟他描述着,说完之后,闷头吃着饭,忽然问:“哥哥想爸爸妈妈吗?”

    池澈嗤了一声:“想什么想,连他们是谁在哪里都不知道,想他们还不如想老头呢,快吃饭吧。”

    池缨唔了一声,闷头吃了两口,又抬起脑袋说:“要是有了爸爸妈妈,哥哥会不要缨缨吗?”

    池澈乐了:“缨缨这么小,怎么还伤感起来了。 ”

    池缨郁闷地皱起小脸:“要不要嘛。”

    池澈往嘴里扒着饭:“放心,哥哥是缨缨的监护人,要是扔了你,会被抓进监狱挨骂的。”

    池缨攥起小拳头,不满地问:“如果不是,哥哥就要扔了缨缨吗?”

    又奶声奶气地威胁道:“敢扔了缨缨,缨缨就让哥哥一直倒霉喔!”

    池澈赶紧举着筷子做投降状:“不敢不敢,小祖宗这么厉害,谁敢把你丢了啊。”

    池缨心满意足地哼哼一声:“哥哥知道就好啦。”

    ……

    第二天,池缨跟着方锐去商场,准备买礼物送给冬冬。

    冬冬的爸爸和新妈妈进医院了,被判定了癌症,时间不多,爷爷和奶奶一直在忙,周末没有时间陪他。

    李佳怡带池缨买了很多漂亮的衣服,她今天穿的是波点公主裙,整个人蓬蓬的,像一把小雨伞,肩上还挂着个草编的兜兜,脸蛋粉扑扑的。

    方锐抱着她进商场的时候,回头率很高,关键小家伙还不怕生,碰见跟她打招呼的哥哥姐姐,还会甜甜地笑一笑。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弯起来,小脸蛋胶原蛋白满满,笑得人心都化了。

    方锐头一次受到这样的瞩目,人生简直到达了巅峰。

    他抱着池缨进了一家玩具店,把她放下,准备给冬冬挑一件礼物。

    池缨牵着小方的衣角左右看看,目光定在一堆毛茸茸上,立马挪不  开眼了,松开衣角跑过去。

    她戳了一下小海豹,手指陷进去,眸子立马变得亮晶晶,又拿在怀中抱了抱。小海豹软乎乎的,又白又胖,池缨一抱就舍不得撒手了。

    她喜爱不已地抱着小海豹,往门外瞧了瞧,扫过一家店时,眼睛忽然一瞪,小脸垮下来。

    lg的店里,一个穿着不俗的贵妇正在翻看册子,她满面愁容地来回翻着,根本不看价格,翻过一页就点一样东西:“这件。”

    “这件。”

    “这件。”

    “……”

    店员要乐开花了,冉女士每次来到店里,她们都十分欢迎。她每次心情不好,就会靠买买买来缓解焦虑,而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很久,听说是因为二十年前孩子丢了的事。

    冉思慧垂着眼皮点完,合起册子,眼也不眨地说:“全部……打包。”

    她的目光定在身前的小家伙身上。

    小家伙抱着一只白白胖胖的圆海豹,眼睛骨碌骨碌看着她,白软的脸颊鼓鼓的,脑袋圆圆,简直像动漫里走出来的漂亮宝宝。

    冉思慧忽然觉得天气都明媚了。

    她扯起一个笑,让声音柔和下来:“宝宝,来找阿姨干什么呀?”

    店里一个顾客刷着手机,忽然张口结舌地看着池缨,哎呀一声:“快看热搜!”

    热搜上,猫猫和宝宝的词条正在飞快往上冲,点开之后,就是几张大猫载着气势汹汹女宝宝往前飞奔的图,有两张还拍出了残影。

    与此同时,q版粉喵少女和池澈妹妹的热搜也开始悄然上升,任谁都没办法把这几个词条联系到一起。

    然而只要吃瓜群众刷手机的速度够快,就没有什么能躲得过他们的火眼金睛。

    女顾客捂住心口问池缨:“宝宝,你是池澈的妹妹吗?”

    ……

    池澈把剧本盖在脸上,正躺在摇摇椅上午睡,忽然听见剧组里一阵压抑又兴奋的低叫,然后被窦兴安叫醒。

    “阿澈,赶紧看热搜!”

    池澈接过怼到脸上的手机,先看到那几张照片,心想他妹真可爱,紧接着看到热搜词条,一下子清醒了。

    然后赶紧翻起里面的评论。

    [宝宝也太可爱了吧,姨姨亲亲mua,揣进兜里偷走!]

    [池澈他妹???只要你认下我这个亲家,咱们就是一家人了,老子今后再也不黑你池澈池澈池澈]

    [能培养出这么可爱漂亮又活泼的妹妹,池澈一定不是什么讨厌的人,路转粉了,希望微博能多发妹妹和猫猫哦~]

    池澈:……我妹帮我反黑?

    窦兴安忽然激动起来:“爆了,爆了!”

    他的聊天界面上,一堆密密麻麻的聊天框正在伴随着红点上蹿下跳,全都是谋求合作的商务。不管是国民级的综艺,还是眼界极高的杂志代言,都纷纷抛来橄榄枝。

    这效益简直比某单身影帝忽然传出婚讯还高!

    池澈瞥眼看着,嗤一声:“什么爆不爆的,赶紧撤热搜,这帮营销号真是闲的腚疼,什么有的没的都往外发。”

    他说完就拿着手机走了,准备给方锐打个电话询问情况,窦兴安愕然,看着满屏的红点点,感觉心都在滴血——

    这么高的热度,就他妈的给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