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第 24 章

作品:穿成邪神之后  |  分类:  |  作者:一口果

    “后面的故事无聊得很。”说书人摇头道,他看漓池没有被说服的意思,便转身侧对井口席地而坐,将琴置于膝上,道,“也罢,既然客人好奇,我便讲一讲。”

    “淮水神君被囚之后,余简四处寻觅不得,最后终于在其他神明的指引下,找到了水固井。”

    “然而,深井相隔,余简虽寻觅到此,却与淮水神君终不得见。”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余简终究老朽而逝。”

    “因其生前善琴之名,受后世琴师祭拜,故而未入轮回,化作鬼神。”

    “余简之名在隋地最盛,受香火所限,亦无法离开隋地太久,一百二十年,方能前来看望淮水神君一次。”

    “井中枯燥无趣,神君常于井底久眠,唯有每过一百二十年,才时常清醒,以待余简到来。”

    “我倒宁愿你不来。”井中幽幽传来一道声音,“三万年于我不过一场长梦,反倒是你,常常搅我好睡。”

    “你自睡你的便是,”余简悠悠道,“又何必起来理我呢?”

    井下龙君哼出一声,伴着水起波涌:“我不醒着,怎么知道你闲着没事儿就向别人揭我的老底儿?”

    余简瘦长有节的手指在琴上一拨。井下水声霎时而止。

    琴音起,俄而风生。

    竹叶相击,春芽破土,江边芦苇摇曳,柳絮缠绵拂面。

    大鱼溯洄,竹篙击水,采莲女歌声隐隐,长足的水鸟翩然落入沙洲。

    飞雪如鹅毛,天地间茫茫,钓翁蓑衣竹笠,山间老猿长鸣。

    ……

    琴音渐息,但长风不止,亦如大江奔涌。

    龙君听着余简这一百二十年所见的风景,喟然一叹:“你又何必执着呢?”

    “执着?”余简按灭余音。

    井中一默,道:“此事与你本就无半分干系,你便是再怎样做,也不会更改判决的。更何况,大天尊并不在这里,你的故事最多讲给看守听。”

    “与我无半分干系……”余简慢慢抬起眼皮,“出计策下命令的是隋将罗参,挖渠道建堤坝的是隋军将士,将庸城百姓困于城中的是卢将卢兵,不被允许干涉凡人命数的是你这个淮水神君。这件事既然判了你的罪,又怎能不判我这个举荐了罗参的隋臣之罪呢?”

    “莫要胡搅蛮缠。”井中道,“你有这功夫,不如好好修炼,省得我出来后,却只听到你道行消散重入轮回的消息。”

    “你既知我,又何必劝我?”余简手按琴弦,“不若听琴。”

    琴声铮然。

    风是不会止息的,就像大江永远奔涌。

    风止息的那一刻,便是消散的那一刻;江停驻的那一日,便是化为死水的那一日。

    所以,又何必劝呢?

    不若听琴。

    井下水声阵阵,长啸起伏。

    漓池半闭着眼,手肘撑在膝盖上,身周逐渐漾开清冽纯澈之气。

    琴引情生,造化心境,竟使他有所悟,长久忧虑的心也放松下来。只是这缕灵光太过淡薄,一时无法使他明悟,只是隐约觉得与因果线有关。

    一曲终了,井中长啸亦停。

    “旁坐的那位上神。”井中唤道,“你既听了故事,可否帮我一个忙?”

    “请说。”漓池抬眸。

    “三万年太久,凡人短寿善忘。以凡人信仰修行者,亦将因凡人信仰消散。上神若可保他两万七千六百年内不入轮回,我淮水君府中的库藏,上神尽可取之。”

    “孟怀……”余简皱眉插言。

    井上游龙之气探爪一镇,余简鬼神体弱,竟被镇得一时开不了口,剩下的话再也说不出。

    “此事繁琐日久,我做不到。”漓池摇头道。

    “为何不能?”井中问道,“余简资质尚可,上神只需授他正法,时常指点,便能令他脱得困境。莫非上神看不上我淮水君府中以万载记的库藏吗?”

    “神君何不亲授正法?”漓池反问。

    “我若是能……”井中冷笑,“他一百二十年才能来一次,最多不过停留三日。香火溃散之忧近在眼前,却整日奔波于没影儿的事。我但凡出得井来,便把他压在洞府中修行个千八百载,待道基稳固,再放出来。省得连些个妖怪都打不过,平白丢我的脸!”

    “我虽做不到神君所求,却也可助神君达成所愿。”漓池笑道。

    井中沉默了片刻:“你可助我离开此井?”

    漓池瞧了瞧井口八卦,隐匿于井中的封印在他目中无从遁形,想要解开,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却摇头笑道:“我虽能解开封印,但神君就此离开,应该算作逃狱吧?不怕之后的麻烦吗?”

    井下哗啦一声水波:“你待如何助我?”

    “我可使余简道友长久停留于此地,不必有道行消散之忧。神君自可亲自指点修行,不必假于他人之手。”

    井上游龙之气已松开龙爪,余简此时已经可以说话,却没有再反对,双目看向漓池,隐有希冀之色。

    “上神请言,若可成,我自有厚礼相赠。”井下道。

    “厚礼却不必。”漓池轻笑道,“今日有缘听得琴曲,便算作回报了。”

    他手指轻拨,余简身上连接香火信仰的因果线便倏忽生出变化。

    余简鬼神之躯一颤,只觉之前因距离遥远而飘忽淡薄的香火霎时凝聚于身边,助他虚弱的神躯重新凝实。

    从此以后,再不必因香火所限,不得相见。

    漓池又在四周灵机一点,于井边设立了一个有助益于鬼神修行的小小灵池。

    余简闭目梳理片刻后,睁开双目,对漓池下拜:“上神大恩!若有可报之处,万望勿辞。”

    漓池唔了一声:“道友若有心,便为我写一份琴谱吧。日后我偶来听琴时,望道友莫要拒绝。”

    “自当如此!”余简道。他手指拂过琴弦,却并未发出声音。缕缕琴音被织就成如丝绢般的琴谱,最后化作一方淡白薄绢,其上琴谱随心隐现,拨动暗纹,亦可传出琴音。

    “这是我千百年来以此琴所奏过的全部琴曲。”余简将薄纱相赠,“虽无法应和天地,却也可以一听。”

    漓池笑吟吟地收下后,目光拂过他们身上相连的因果线。

    觅得知音是喜,久别重逢是喜,困顿消解是喜,只差些许机缘,他或许又能收获一根七情引。

    漓池与他们告别,不再打扰这一对分别已久的知音相聚。

    他能够感受到淮水神君的强大,哪怕被囚于井中,从井口透出的些微气息,已经可以显化出游龙之形,甚至可以压制余简。

    他在听琴时因有所感悟,透漏出些许气息,淮水神君便可辨认出他是神明。

    若非淮水神君被囚于井中,以自己目前的重伤之躯,漓池还真不太想与他打交道。但现在,他们一个被囚,一个重伤,倒也相当。

    只是,如淮水神君这般强大的神明,被神庭囚于井中,竟也别无他法。

    漓池以解开封印为试,淮水神君却并未回应,显然是并无离开井中后应对神庭追查的把握。

    神庭、神庭……

    他需得想办法,了解这究竟是个什么体系才行,还有那神庭印记。

    若没有神庭印记的神明亦属正常,他便也不必再为此忧虑,若每个神明都有……这实在是个麻烦。

    淮水神君年岁久远实力强大,当知晓不少东西,与他交好,或可从他口中弥补不少自身所缺的消息。

    不过,这也是个需要慢慢来的事情。淮水神君虽被囚于井中,却也眼光锐利,被他瞧出自己的端倪,就不好了。

    至于淮水君府的库藏,漓池自然好奇,那其中也不知有多少奇珍,或可有能够解决他眼前困境的宝物。

    但他眼下能力不足,贪求过甚,必招祸端。

    这边漓池正在细思淮水神君,那边井中神君也在与余简讨论漓池。

    “你是怎么遇见他的?”孟怀向余简问道。

    余简将茶楼与后面的事一并说了。

    孟怀听后,感慨道:“你这蠢法子,竟也引来了真神。”

    “怎么?这位上神来历非凡?”余简问道。

    “我可不知他的来历。”孟怀道,“他气息纯澈非常,世间罕有,为你通引香火的手段,我竟看不出半分端倪。只这一点,便分外不简单了。”

    “更何况,这井中封印中有大天尊的力量,他声称可以解开,也不知是真是假。但我观他后续为你设立灵池的手段,便知此言至少有七分非虚。”

    余简闻言思维良久,忽然道:“这样的神明,在神庭中应当也是地位非凡,若请他相助,可否为你减免些刑期?”

    井中长笑:“他连我府中库藏都看不上,你还有什么可以打动他的吗?”

    余简默然。

    “我原想他是否有所图谋,”井中继续道,“可你不过一新生未久的小小鬼神,我亦被囚于此无甚可图。思来想去,也唯有我积累数万载的库藏尚值得引人觊觎。可我以此试之,他却全然无意。”

    “这等神明,或许只是游戏人间,听你琴音,一时心中有所触动,故而出手成全一段缘法。”

    余简苦笑:“我却也只有这一手琴艺值得一顾了。”

    “你的琴艺已近乎道,又何必消沉?”

    余简默然抚过琴面。

    井中又道:“你早晚会明白的,你的前途不可限量。”

    “果真如此吗?”余简低声道。

    井中淡淡道:“我天生龙君,一场小睡,凡人便已迭代。非是如此,我为何会与你相交相知?”

    余简一笑,手指拂过琴弦。

    琴音起。

    风过竹林。

    竹枝摇风,树发新芽。树下的汤饼摊揭开锅盖,扑出一团白色的水汽。行人往来谈笑,水固镇中已热闹起来。

    春日生机昂扬,喜意自生。

    风起云垂,漓池凭虚御风,飘飘乎便到了鲤泉村上空。

    空中水汽低垂,漓池垂眸。

    田地整齐,阡陌交错,农人如蚁。

    种子已经种下,便缺不了水,今年却雨水不丰,只得辛苦些,每日担水浇灌。

    瓢中的水落在破土新芽上,农人的心念凝聚升腾。

    苗儿生得茁壮,天也快些下雨吧,可不要是个旱年……

    稻禾青青新芽生,春风软重雨意沉。天地之间有阳和之气生发。

    漓池抬眸,倏忽落入山中李府,于大青石上盘膝而坐。

    北斗指东,天下入春,生机勃发。

    漓池神合天地,化生融融阳和之气。气机与天地灵机摩擦,天地忽然轰鸣,蕴含生机的雷光闪烁,春雨淋漓而下。

    漓池睁开眼,唇畔含笑。

    惊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