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当团宠的第二十天

作品:养完纸片人后我穿越了  |  分类:  |  作者:杏子猫

    炼狱杏寿郎与不死川实弥互相望了望,并没有草率地答应如此慎重的事。

    主公身体抱恙,鬼杀队总部更不能轻易让他人知晓。

    虽说主公曾与他们说过,精灵也许会成为杀死鬼舞辻无惨的重要力量与中坚盟友,但是他们不能冒这个险。

    不死川实弥久久地望着铂金发的金灵,干涩的唇瓣动了动,稍微有些烦躁,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许久不见,又是以那样的猜疑收场。他们之间似乎生出一层薄膜般的隔阂,让他突然有些可笑的犹疑。

    不死川实弥几乎有些懊恼了。

    与之相比,炼狱杏寿郎却要坦荡与直接的多。

    “非常抱歉!请容许我向主公大人禀报情况后再给您答复,精灵小姐!”

    炼狱杏寿郎响亮地回答,眼神却透着猫头鹰般的锐利,“但在这之前,是否可以透露一下您寻找主公的目的呢?”

    被一记直球砸脸的俞绮:……

    哇,这位炎柱性格一向这么直爽的吗?

    精灵没有立刻回答,她静静地望着不远处的暗精灵。

    暗精灵正在逐渐化作一层层暗色蝴蝶飞散,血迹遗留在地面上,如同斑驳的残梅。

    “我的妹妹并没有死。”精灵沉默片刻,有些隐忍的冷淡开口,“我没能杀死她。”

    炼狱杏寿郎微微一愣。

    他看见那双翡翠色的眸子如同深色的湖泊被惊扰,荡开一圈圈悲伤的水波。

    他忽然理解她的意思——

    她留手了。

    双生姐妹便如同彼此的半身,是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怎么可能真的能下定决心杀死对方。

    精灵继续说着,像是要把自己结痂的伤口血淋淋地剥开,冷静地观察与思考。

    “她曾经是我最喜爱的妹妹,但现在她只是个危险又疯狂的叛徒。我在多年前亲自将她重伤驱逐到最边缘的地域。”

    这句话说得有些含糊,故意混淆,让人有些琢磨不着其意。

    她顿了顿,“所以,我并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但经此之后,以她偏激的性子她一定会选择加入鬼阵营。”

    精灵想到这一点,握紧长弓的力道加重了几分,“铂娅是我的妹妹。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我要找到她,再亲手杀了她。”

    “但我对这个世界与时代太过陌生,仅凭我的力量,无法找到她。”

    炼狱杏寿郎若有所思,“原来如此!所以精灵小姐想要与鬼杀队结盟,来寻找妹妹的踪迹吗?”

    精灵的眼波诡谲,点点头,又微微摇头,却没有再说更多的消息。

    ——不。当然不止如此。

    她与他们一同前往目的地,将下弦三斩杀后暂时在茶屋中歇脚。

    精灵披着灰色斗篷遮掩过于显眼的尖耳与藤蔓,弓箭背在身后,行走带着风般的轻盈。

    炼狱杏寿郎早在杀掉下弦鬼之前就派遣鎹鸦去给主公报信,目睹精灵出众的风姿后,望着对面,忍不住语气真挚道,“不管看多少次,依旧还是觉得精灵小姐的存在不可思议呢。”

    “……”

    精灵似乎在发呆。

    脸色泛着不正常的苍白,眼尾微微拢起,半天没有回答他。

    她习惯性地保持优雅和傲慢,却在炼狱杏寿郎热情的笑容与注视下不得不开口,“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如果你想说长久的寿命,美丽的容颜和强大的力量的话,鬼不也一样吗?”柔和的声音带着无聊。

    炼狱杏寿郎认真地反驳,“精灵小姐怎么能妄自菲薄呢!把自己跟鬼比较,我认为这样是错误的!”

    他直白地赞美,“据主公大人所说,精灵小姐无私地保护平民,斩杀恶鬼,虽然并不是人,却远比一些人要更加出众呢!”

    啊……被强行不是人了。

    俞绮在心里棒读。

    炼狱杏寿郎目光灼灼,继续道,“老实说,我非常欣赏您!精灵小姐!”

    被那双眼睛盯得浑身不自在的俞绮:“……。”不不不,我只是想割韭菜罢了!

    为什么要给我套这么厚的滤镜!

    炼狱杏寿郎看着精灵,精灵却避开了他的目光,手指无意识地缠绕发丝,“不用如此,只是各有所求罢了。”

    她纠正,“还有,不要叫我精灵小姐,我名铂拉。”

    炼狱杏寿郎哈哈笑了起来,形状奇怪的眉毛很有精神地扬起,“好的,我明白了!铂拉小姐!”

    他话锋一转,“唔姆,话说起来,铂拉和不死川是有什么不合吗?这一路上一直以来没有看见你们交流呢!”炼狱杏寿郎毫不掩饰自己的关心。

    一旁的不死川实弥脸色难看,突然被cue后甚至有些没反应过来。

    “……炼狱!”他杀气腾腾地怒喝他一声,刻意压低声音,“你这家伙,老毛病又犯了吗?我们的事不用你多管!”

    炼狱杏寿郎笑容不变,“哈哈哈,可是不死川实在是很没礼貌啊!作为鬼杀队的柱,切记一切私人情绪都应放在正事之后!”

    他坦诚道,“如有冒犯,非常抱歉!但我并不会收回我的话!”

    不死川实弥的额头绽开青筋,疤痕微微鼓动,“啧!用不着你来多事!我和铂拉——”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什么,面容石膏般僵硬下来,噤了声。

    不死川实弥想就地宰了炼狱杏寿郎的心都有了,却还是假装不经意般瞟了俞绮一眼。

    自从当时离开,她就在他心里埋了个不大不小的心结,别扭地绕在心头。

    这次始料未及的见面,他想问她很多问题,却还是将问题埋回了心里,忍耐着怒意与不解。

    因为他注意到了她不太好的面色。

    是因为受伤的缘故吗?还是因为……她的妹妹?

    无论是哪一种,都让他很不舒服,却又不得不按耐下怒火。

    就在这时,不死川实弥看见精灵对他微微翘起的唇角。

    心中所有的结仿佛在那一刻被小巧的手拂开了。

    他想。没关系了。

    离别时真正的理由也好,如今对他有所隐瞒也好。

    所有的疑问,他想要等她主动告诉他。

    炼狱杏寿郎左右看看,像是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笑出声来,没有再提。

    在茶屋尴尬地呆了一会儿,他们很快就得到了主公的回信,信上的字迹微微潦草,依稀可以看出他的心情是如何的激荡。

    整封信措辞严谨温和,其中呼之欲出的迫不及待却是半点掩饰不得。

    这位产屋敷家主,等了太久了。

    但他并没有急着让精灵立刻赶来,这是待客的疏忽。

    这位家主在信中从容不迫地吩咐不死川实弥与炼狱杏寿郎,为精灵准备住处休整一夜,第二天再前往鬼杀队总部。

    毫无疑问,在炼狱杏寿郎热情的询问下,这个机会被俊脸发黑的不死川实弥抢走了。

    风柱宅邸,鬼杀队的隐为俞绮收拾出一个房间,摆设井井有条,舒适干净。

    俞绮很满意,却因为门口矗着的人影而勉强端住了高冷人设。

    不死川实弥站在门口,没有进来。他犹豫地张了张口,踌躇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性格暴躁桀骜的少年,声音里带着些微不自在,喉结滚动道,“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记得跟我说。”

    半个字都没提当时她离开,态度不同寻常的平和。

    精灵点了点头,绿宝石般漂亮的双眼望着他,安静地道谢。

    不死川实弥烦躁地挠了挠头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便掩上门转身离开。

    俞绮跑过去把门反锁,精灵马甲卸下,变回了黑发黑眼的少女。

    她踢掉了木屐,盘腿坐在了榻榻米上,作出架势,“小一,来吧。”

    17520的声音在脑海中再一次强调响起,「宿主,高阶物品的后遗症非常严重,请确认做好了准备!」

    虽然物品的确可以通过无限制氪金获得,但是部分物品自带的后遗症却无法通过氪金消除。

    而「傀儡师的木偶」和「精神狂想」两个高阶物品,正好就属于后者。

    “没关系啦~”俞绮满不在乎地撑着脸,甜甜的笑让那张柔和的脸宛如阳光,璀璨烂漫。

    “在我叠加使用两个高阶物品我就做好准备啦!任何事情,只要超过了阈值就是要付出代价的!”

    她状若轻松道,揉了揉脸,带着小姑娘的甜蜜,“但是,连死亡都经历过一次的我,无所畏惧——!”

    俞绮故意拖长声音,17520却检测到她有些紧绷的神经。

    它看着这个小姑娘,想不明白。

    是不想让它担心吗?17520想。

    可它是系统,是不会担心宿主痛不痛的。怎么老是带着一种傻乎乎的可爱呢。

    虽然但是。

    17520看着对于后遗症一无所知持有乐观态度的俞绮,小心翼翼地把自己压箱底囤着的东西拿出来,悄悄地用在了她身上。

    还是不想看到小姑娘濒临半死的奄奄一息。

    ………………

    俞绮沉着气,做好迎接的准备。

    直到那股深入灵魂的痛楚贯穿她时,她才意识到17520不是在危言耸听。

    太痛了。

    像是有无数根针深深刺入皮肉,骨头,灵魂,然后在搏动的血管与神经中无止境地搅动。

    一层层穿透,一根根刺过,也将撕裂灵魂的痛苦传递到每一寸感官。

    俞绮像是岸上缺水的鱼般无声地痛苦拍打尾鳍,牙齿猛地咬破了嘴唇,脸色“唰”地惨白。

    汗珠大颗大颗地滚落,像是下雨般流了满身,口腔喉咙因为缺水的干渴而刀割般的刺痛。

    俞绮蜷缩成一团,精神被痛苦折磨到近乎防线崩溃。

    但她在努力告诉自己。

    想要得到能力,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俞绮,你可以的!你最棒了!

    等到痛苦消退,俞绮已是脱水般的无力。她手脚瘫软在榻榻米上,却还要扬起微笑,求夸奖一般问,“小一,你看,这么痛我都没有哭!我是不是超级勇敢!”

    「嗯,对。」

    俞绮高兴地弯起眼睛,嘴里抱怨,“以后每次使用完能力都会这么痛吗?这也太狗了吧?”

    「……对。」

    17520心情复杂地看着她的笑脸,实在百思不得其解她为什么还能笑。

    它问出自己的疑惑,「如无意外,你以后还要经历无数次这样的痛苦,你不害怕吗?」

    “怕!我当然怕啦!”俞绮瘫在地上,宛如一条咸鱼。

    “但是我可以这么想啊,第一次这么痛,第二次肯定会习惯一点点,第三次会更习惯一点……痛苦会慢慢减少!超级划算!”她乐呵呵的。

    17520:「……你还挺乐观。」

    它叹了口气,看着小姑娘毫无形象地睡着了。

    第二日。

    鬼杀队总部,产屋敷宅邸内。

    精灵拥有无可挑剔的美丽容颜,而这张傲慢冷淡的脸在面对产屋敷耀哉的疑问下,也毫无变化。

    产屋敷耀哉坦诚地说,“铂拉小姐,很抱歉,我查过您的过往。”

    他语气温柔而包容。

    额头上蔓延着淡紫色的疤痕,产屋敷家主有一双颜色浅淡的眸子。

    “可您的过去一片空白,就像是凭空出现般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您能告诉我,您来自何方吗?”

    俞绮没说话。

    她心里有点茫然。

    因为系统接连给她跳出来两个主线任务。

    第一个还好说,解除产屋敷家族的诅咒,第二个……

    时透有一郎和时透无一郎是谁?

    这两个崽我没养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