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27

作品:给男主吹彩虹屁翻车了[穿书]  |  分类:  |  作者:墨兔儿

    店员将顾令要的东西包好。

    结账。

    顾令原想拿出了卡和手机,但想起来。

    账号冻结!

    之前都快解封了,但男主又卡了项目一手。

    纪渐真的是把自己往死路上逼。

    冻结账户,挪用公款。

    顾令就是想拿自己的钱垫平账目都不能。

    “现金。”顾令从钱包中拿钱出来。

    这钱是许徐有一次给应急用的,也没拿什么现金。

    凑出了一千。

    店员恭恭敬敬地将商品递过来。

    笑盈盈地说:“先生,您还想看点什么?”

    顾令打量其他的防护用具,要不要卖……

    小九九开始跳动,但一想到钱,蠢蠢欲动的心思立刻歇菜。

    算了!算了!

    钱不够啊!

    走出商店时。

    店员送到门口弯腰,顾令迈出门槛后,忍不住说了一句:“下次再来看看。”

    等自己的银行卡,相关的账号解封了,就给纪先生完完整整地备一套……

    顾令脑海刚想玩,忽然眉心一簇。

    自己想的太远了。

    还不如说服纪成简自己买去!

    顾令想让纪成简明白,做康复训练并不是丢人的事情。

    丢人的是一蹶不振。

    夜色渐渐升起,纪家庄园内,顾令看着暖黄色的路灯逐步亮起。

    鼻尖嗅嗅,在夜风中捎来远处花厅的花香。

    顾令脚步加快轻松,捏着礼物的掌心都用心思索了。

    这小路也觉得长了些。

    终于走到了,推开门,一抬脚,迈进别墅大厅,抬眸便看见纪先生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交错。

    此刻。

    背景的社会新闻,主持人正在用平淡刻板的语气念着新闻稿。

    不远处没有关上的窗,夜风将白纱吹的簌簌作响,在空中吧嗒地打卷,闻声骇人。

    顾令递出手中的袋子,认真地说:“纪先生,这个送给你……”

    纪渐将目光放到袋子上。

    再看向顾令。

    着实有些狼狈。

    他脱掉了西装外套,里头的白衬衫解开了两粒扣子,领带松松垮垮地搭在脖颈上……

    潇洒的字体。

    纪渐猛地捏紧了手中的袋子,他没查看礼物。

    反而盯着顾令:“所以这份礼物,是感谢我帮你的回礼?”

    那就是等价交换。

    你来我往,再丰厚的礼物代表的都是利益熏心。

    纪渐抬手撑着,这个人还真以为自己在帮他……

    “不是的……”

    一道晴朗的声音倏忽响起。顾令怒目而视,不是人情来往,不是利益交换。

    今早上看到纪先生一个人做康复训练时,他就想不能这么摔下去。

    没残废都给摔残废了。

    面前的和自己一样,都是恶毒男配,最后结局惨不忍睹。

    顾令也想拉他一把,别自甘堕落,别走投无路,难以想象这个自大的人变成一具尸体。

    顾令抬手点了点鼻尖,认真地说:“那个,这倒和会议的事情无关,因为纪先生需要。”

    纪渐闻言,手上动作一顿。

    目光扫过顾令发梢,看着他发端上翘起了一缕发丝,随着动作而轻轻晃动着,像是跳跃的小人。

    一如这个人说话时的雀跃心情,尾音都打着转。

    颤的让人心痒痒。

    纪渐捏紧了手中的礼物袋子,颔首呢喃自语:“是吗?”

    吃过晚餐之后,各自休息。

    唯独纪渐在书房内,一盏夜灯彻夜未眠。

    桌面上摆放着装着礼物袋子,纪渐缓缓伸出手打开……

    一对黑色的护膝安静躺在里面。

    幽静的房间内,倏地响起了一声低沉的笑声。

    低沉沙哑的声音自言自语:“顾令,别自作聪明啊。”

    翌日,清晨。

    顾令一大早醒来,怔怔看着雪白天花板,开始思考今天要干什么。

    这个时候,纪先生应该在做康复训练。

    昨天无意撞见,已经触及到对方的底线了。

    顾令抬手弹了弹眉心,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不要多想。

    现在最关键的是,自己和纪成简两个倒霉的恶毒男配,如何避免悲惨结局???

    环顾自身,没有一点挽回的余地!

    顾令一脸无奈,原著撬谁墙角不好,偏偏撬男主的后宫和准后宫们……

    原主和原主妈这是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

    艹然后让自己来收拾烂摊子?

    顾令起床,拉开抽屉,拿出自己写的信,眼神坚毅。

    全看这一波能不能缓和父子关系了。

    顾令重温了书信内容,又认认真真地装好。

    口中嘀嘀咕咕,抱怨:“纪先生,我真是为了你操碎心。”

    说是包养,一分钱没有,名声也臭了,现在他还得处理和继子的关系。

    准备下午回来,再让纪管家转交给纪渐。

    顾令直起身子,揉了揉眉心。

    顾母不是省油的灯,到她口中的钱不一定能拿回来。

    下一步,顾令大概能猜到,一旦事情暴露,她就把自己退出去顶罪了。

    说来奇怪,顾母和原主挪钱这么大的事情,男主不可能不知道。

    纪渐如果知道了这个消息,当时他要弄死自己,完全可以通过这一点,把自己送进去。

    顾令摸不准,权当纪渐还不知道此事,不敢多想。

    不管如何,在事情败露前,把这一笔钱还上最好。

    顾母账目上是挪了八百万。

    顾令揉着眉心,心烦,忽然想到三家合作的房地产项目。

    这项目动不动就是上亿流水起。

    因为可操作的地方就很多,八百万好像也行……

    薅羊毛吧。

    从自家的明光集团薅八百万出来,然后平账,只要薅的好,账面漂亮合同合约也有。

    但找谁合作呢?

    纪家?

    顾令打了个寒颤,别别别,找男主合作,是嫌弃死的不过快吗?

    顾令只能将目光落到林家上。

    虽然上次有一点小摩擦,但问题不大,顾令目光肯定,就它吧……

    顾令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大步流星下楼。

    一出门,遇到纪渐。

    他身上湿透,布料黏在衣服上,隐约可见底下的健硕身材。

    顾令腹诽,自己腿脚齐全都没他身材好。

    顾令也没时间多说,招招手,说:“纪先生,我外出一趟,去林氏处理问题!”

    纪渐瞬间明白

    如果是商业合作,没必要单独去,必然是私人的事情。

    而自己就等着他和林家合作!

    纪渐看着这个人从自己面前掠过,按捺住内心隐隐想要阻止的冲动。

    阻止顾令……对自己没一点好处。

    两人错身而过时……

    纪渐鬼使神差,声音沙哑喊了一句:“顾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