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二十三只小团子

作品:10cm男神  |  分类:  |  作者:子夜啼尽

    “人类,你和吾讲清楚,这个东西哪里来的?”

    恢复实力后清醒的大天狗,本以为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仁王长歌应该害怕极了。

    然而事实上的是,

    这个人类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妖精,相处得及其的好。

    “这是夜斗先生,不是什么东西。”

    好像哪里不太对?

    “吾不管他是不是东西,你背着吾找了其他,”大天狗气急败坏,话说一半就卡住了。

    因为,

    某个人直接抱起黑毛小神明,放在自己头顶。

    “仁王长歌!”

    “到!”乖乖站得笔直,条件反射,大声回应。

    “抱吾!”10cm的小团子,理直气壮,正义凌然。

    长歌神色疑惑,惊奇看着大天狗。

    因为大天狗向来都比较喜欢自己自力更生,但面对难得一次,算得上小要求的大天狗,长歌还是照做了。

    不能把夜斗扒拉下来,那他也可以上去啊。

    大天狗神色沉着,也不顾自己被打上“傲娇”的标签。

    至少,他和新来的小团子还是平起平坐的。

    长歌这次来到的地方是一片树林,周围都是绿意盎然,看不到任何的建筑物。

    也不知道这次会遇到谁呢?

    带上有些期待的心情,长歌和两只小团子在树林中转悠起来,试图走出这片树林。

    除却鸟鸣声的树林,响起了慌张错乱的脚步声。

    “跑吧,跑吧,人类。”不带任何掩饰的恶意扑向眼前奔跑着的少年。

    “我最喜欢看到人类那副努力、拼尽全力,最后绝望的神情了,嘻嘻嘻~”

    黑雾团的笑声愈来愈近,少年压榨自己的体力,希望可以跑到那座破旧的神庙。

    没有注意脚下一块石头,脚步一歪,身形不稳。

    “运气真是不好呢,嘻嘻嘻~”

    黏稠的恶意缠绕到少年身上,从脚一点点朝上,最后缠住喉咙。

    无法动弹,只能看见黑雾张开的那张大嘴,一点点向他靠近。

    “通灵·冥蝶。”

    软糯却坚定的声音传来,大片的暗红色冥蝶将黑雾团住。

    仁王长歌坐在草地上,撑着下巴,看向地上的三只小团子陷入沉思。

    长歌不明白,为什么一下子又多了一只小团子。

    一直都在认真锻炼灵力的仁王长歌,现如今的实力和当初只不过一个技能就灵力耗尽相比,那是进步了很多。

    再加之恢复了将近五分之一实力的大天狗。

    说是只有五分之一,可大天狗身为平安京的大妖怪,实力根本不是那种小妖怪可比拟的。

    那团黑雾自然不是对手。

    “你还好吗?”长歌没有直接上前,只是言语询问,表示一下关心。

    夜斗先生告诉过她,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警惕。

    看似无辜的受害者少年,可能在下一秒就会成为施害者。

    虽然少年确实是一副很博人好感的面容。

    眉清目秀。

    少年扶着身旁的那颗大树,借助支撑站起,脸色有些苍白,似乎是扭到脚,虚汗滴下。

    “我没事。”一如少年的长相,声音也是那么柔和。

    “我叫夏目贵志。”茶发少年向长歌露出一个笑容,只不过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

    “谢谢你救了我。”

    本着别人自我介绍,礼尚往来的想法,长歌告诉了夏目贵志自己的名字。

    然后,

    悲剧就这么发生了。

    仁王长歌眼睁睁看着比她高的夏目贵志慢慢缩小,最终停留在10cm。

    很好,这下不用担心会不会成为施害者了,直接实力全无,变成小团子了。

    仁王长歌也知道这名为夏目贵志的少年,就是她此次异世之旅的目标了。

    快步将迷茫的夏目小团子,轻轻将其捧起。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夏目要和我在一起了。”

    10cm夏目贵志:?

    仁王长歌叹气,马上都要天黑了,她却还在这片树林里。

    对,没错。

    她迷路了。

    仁王长歌初来乍到,不认路可以理解。

    但作为这个世界土生土长,还进入树林的夏目贵志不会不至于不认路。

    但,

    事实上,10cm的世界和165的世界差距还是很大的。

    夏目贵志看哪都觉得一样,全是树。

    最后,还是靠着大天狗的高空指路才走出了树林。

    “夏目,是这家吗?”

    根据夏目贵志的指引,仁王长歌来到一家门牌为“近隆家”的房子。

    因为变成只有10cm的小团子,夏目贵志肯定是不能就这么回去的。

    但,该说一声还是要说的。

    夏目贵志自幼丧父丧母,从小就辗转于各方亲戚家中,和仁王长歌现在的情况有些相似。

    只不过,夏目贵志似乎没有长歌那么好的运气。

    和受到算得上是宠爱待遇的仁王长歌相比,夏目贵志对于亲戚而言,更像是一个负担。

    一个过了一段时间后,就可以轻易转手的任务。

    明明还有人没有回家,大门却早已牢牢锁住。

    这家人不兴留门吗?

    长歌按下门铃,背包中是三只小团子,略显有些紧张。

    “是夏目吗?”

    “我说你这孩子怎么又那么晚才回来?”

    “放学都过很久了,你又跑哪里去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伴随着开锁的声音,仁王长歌听见的就是那不耐烦的女音。

    “下次再这样,你就干脆不用回来了。”

    近隆夫人皱着眉,推开大门,还想继续训斥什么,在看到门外拘谨抓着背带的少女,一时愣住。

    “你是?”

    “我是夏目贵志同学的朋友,我叫仁王……”长歌鞠躬问好,还没介绍完直接的名字,就被打断。

    “你叫什么,我一点都不感兴趣。”

    “夏目贵志呢?”

    “是这样的,夏目同学在朋友家住……”

    “什么朋友?他哪来的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致命怀疑三连问,每一个问题都像剪刀刺在了夏目贵志的心上。

    缩在背包角落,将自己埋成一个团子。

    大天狗:总觉得好像有点眼熟的样子?

    夜斗神情认真,小手搭在茶色团子的肩膀上,语气严肃,

    “需要斩杀她吗?”

    再一次忘记自己实力全无的神明大人,今天也依旧想要上班工作呢。

    万分可惜夏目贵志的郑重拒绝。

    人类啊,

    神明先生感慨,

    真是搞不懂。

    “夏目同学的朋友就是我。”长歌告诫自己要微笑,要保持礼貌的微笑。

    “我来这一趟,是为了帮夏目同学拿一些他的衣物用品。”

    为了防止再一次被打断,长歌语速极快,一口气全说出。

    “您看,方便吗?”

    近隆夫人:不方便,你给我走。

    “我不管,夏目贵志今天不回来,就干脆别回来了。”

    “所以说,夏目同学现在在朋友家里,我、”

    “什么朋友?他哪来的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我……”

    “妈,你都在门口干什么,这么久都不进来。”近隆慧子受父亲之托来询问。

    “还不是这个人,说什么是夏目朋友,你在学校见过夏目有朋友吗?”

    “夏目贵志?”近隆慧子想起因为这个骗子住在自己家,导致自己最近还被小伙伴嘲笑,厌恶皱起眉头。

    “他能有什么朋友,学校里的人遇见不绕道走就是好的了。”

    “听见没?你赶紧走吧,别来我们家,现在小孩子撒谎技术含量都这么差吗。”

    近隆夫人不耐挥挥手,将长歌向外赶。

    “我真的是夏目贵志的朋友,我只是来帮他拿一些东西。”

    不管仁王长歌怎么解释,近隆夫人都不相信,认定长歌是来捣乱的。

    “妈,让她进来吧,她到现在都一直说自己是夏目朋友。”近隆慧子将长歌从头到脚扫视一遍,“看这样子,也不像是开玩笑的。”

    仁王长歌感激向近隆慧子点头。

    近隆夫人虽然还是怀疑不相信,但自己女儿都发话了,也就让长歌进来了。

    进入近隆家,和坐在餐桌上喝酒的近隆先生微笑点头示意。

    明明夏目还没有回家,餐桌上的饭菜却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近隆慧子带着仁王长歌来到夏目的房间,

    房间很小,东西也很少。

    长歌很轻易就找到了夏目说的东西,为了和先前的话语相对应,长歌还拿了一两件衣物。

    “说是夏目的朋友,我真不明白了,夏目还有朋友?”这是到现在还不相信的近隆夫人。

    “你也别不相信这,不相信那的,人夏目有朋友怎么了?你还不允许别人交朋友了?”

    每天都听着妻子对夏目总是意见这,又意见那的,近隆先生耳朵都快起茧了。

    “爸,话不是这么说,你想想自从夏目来到我们家,其他邻居都怎么看我们。”

    “就连班上的同学也总是用这嘲笑我,说和骗子住在一个屋檐下。”

    “说什么去朋友家住,我才不信。”

    “我看,根本就是和那个女生住在一起。”

    “和夏目那个骗子做朋友,估计两个人都是骗子,骗到一块儿去了吧。”

    犹如上了发条的永动机,近隆慧子一句句的不屑话语,停不下来。

    说着自己根本毫无根据的猜想,近隆慧子却觉得自己仿佛掌握了所有的真相。

    正在兴起时,被长歌打断了。

    “那个,东西我已经拿好了,我就先走了,打扰了。”仁王长歌礼貌鞠躬,只是攥紧的拳头看起来不似她外表那般冷静。

    背包中,大天狗的两个大翅膀正一边被一双手拦着。

    “冷静,冷静,大天狗先生,现在出去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夏目贵志安慰听到那番话后炸毛的大天狗。

    “我知道你很气愤,但现在不是时候。”夜斗捂住嘴中不消停的大天狗,以免声音外露。

    “@#﹪”

    这些人类竟然敢这么说吾的阴阳师!

    吾的阴阳师,吾自己都舍不得说重话,现在被这些弱小的人类诋毁?!

    吾一定要@#﹪

    “东西拿了,那你就走吧。”近隆夫人也没有想要关心夏目贵志近况的意思。

    很明显送客。

    仁王长歌走到门口,深吸一口气,转过头,面带笑容,语气和亲。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对夏目看法那么差,但,”

    “背后议论别人,抓住自己一点猜想不放,大肆夸大的做法,”

    “只不过是弱者的自我催眠。”

    “像你们这种人,”

    “最差劲了!”

    “你!”被怼的哑口无言的近隆慧子,想上前说个清楚。

    微风拂过,近隆慧子只看见少女被吹动的长发,在那额前长发下的是,

    一双红宝石般剔透的赤瞳。

    眼中不带任何情感,像注视着不值一提的蝼蚁。

    仁王长歌回想起自己甩门离去,活似和自己父母吵架后,赌气离家出走的女儿。

    她觉得她还没发挥的好。

    自己爽倒是爽了,但现在一想就觉得羞耻得不行。

    长歌坐在公共长椅上,懊悔不已。

    仁王长歌,你脑子是不是被门给夹了?

    怎么会说出那些话?!

    自己说出口倒是那么不负责任,你让夏目怎么办?

    日后和人家相处的不是自己,夏目看样子本来就不怎么讨那家人的喜。

    自己这么做,日后夏目岂不是更难过?

    仁王长歌、你就是个白痴!大笨蛋!

    从缝隙确认长歌已经离开近隆家后,大天狗挥动着翅膀,小脸气鼓鼓的。

    “那个人类什么意思?吾的阴阳师吾自己都没教训,还轮得到她?”

    大天狗一出来就开始抱怨,“你们两个刚才就不该拦着吾,吾一定要糊他们一脸风刃!”

    从背包中爬出来的夏目小团子,就看到仁王长歌一副失落的样子。

    “非常抱歉,本来只是希望长歌你拿一下东西的。”茶色小团子的脸上也是自责,同时还带上了一丝忐忑。

    夏目贵志没有想到,原来自己的叔叔阿姨都是这么看待自己的。

    而且,还对好意帮助他的长歌说出那么难听的话。

    他害怕长歌也会和以前那些人一样,他怕长歌相信阿姨说的话。

    他害怕,

    再一次,

    被抛下。

    “长歌,对不起。”

    怀有其他心思的仁王长歌,心不在蔫安抚着气呼呼,要找人类算账的大天狗。

    听到夏目贵志再一次的道歉,仁王长歌只觉自己罪恶感更甚。

    “不,是我对不起夏目,我刚刚实在太莽撞了。”

    “没有没有,是阿姨他们说得太过分了。”

    “是我的错,我自己被冲昏了头,才说出那些话,你亲戚他们肯定以后会对你有意见的。”

    茶色小团子沉默了一秒,眼眸微垂。

    扬起笑容,金色的猫瞳中只有温柔,没有阴霾。

    “不会的。”

    “长歌不用担心我。”

    小手按在长歌不停搅手指,紧张慌乱的手上。

    “谢谢长歌。”

    仁王长歌看着夏目那满满信任和感谢,羞愧得捂脸。

    这是什么小天使啊!

    这根本就是她自己惹出来的麻烦,小天使还安慰她,让她不要多想。

    她自己呆上一段时间,就可以拍拍屁股直接走人,扔下这这件事。

    但为此要付出代价的却是无辜的夏目贵志。

    “小天使、不是,夏目,在你成为10cm小团子的期间,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有上次的大只银灰大爷的教训,仁王长歌现在也不敢随便再承诺。

    夏目贵志除了是想告诉自己借住的叔叔阿姨,自己这几天都不在之外。

    还有一点是,让长歌去拿的东西,是外婆留下来的遗物。

    是名为友人帐的墨绿色长形本子。

    那对夏目是很重要的物品。

    仁王长歌和三只小团子就瘫坐在长椅上,对之后该如何度过这段日子陷入了沉默。

    没有钱,没有身份证,根本就住不起任何一家旅店。

    第一次纯粹就是运气好,遇到的是有房有钱的草薙出云,长歌也没因为这个烦恼过。

    而现在,

    唉。

    看样子只能够先这么过上一晚了。

    脚步声响起,慢慢靠近。

    身穿和服,灰白发,戴着眼镜的女士笑着说道,

    “在下名为七濑,打扰了。”

    “这位小姑娘,有些事需要你来帮忙。”

    好似是很和蔼的微笑,但跟在身后两名带着白色面具的男人却没那么友好。

    “小姑娘,能和我们走一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