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神兵天降

作品:教授,你的龟!  |  分类:  |  作者:醉白虾

    两人到底也没能睡在一起。

    纪凡正盯着傅明渊的手指出神呢,突然接到登出提示,提醒他差不多该去上学了。

    这回他没有不告而别,磨蹭了好一会儿,还是选择老老实实交待原委。

    出乎意料的,傅明渊没有太激烈的反应。他合上书本,淡淡道:“那我等你回来。”

    纪凡:“?”欸,心情值怎么不掉了?

    他困惑的时候,眉毛下意识拧在一起,腮帮子略微鼓起来一点,像只茫然的仓鼠。

    傅明渊探出左手,忍不住又想揉他的脑袋,结果半空中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僵硬地顿住,转而拍了拍他的肩。

    他别开视线,道:“这一次,我知道你会回来。”

    “你会回来的。对吧?”傅明渊转回脑袋看他,加重语气,“我可以把它当作一个承诺吗?”

    纪凡郑重地点点头。许是怕对方觉得不保险,他又伸出小拇指,勾住对方晃了晃,意思是拉钩。

    “幼稚。”傅明渊面露鄙夷,心情值却偷偷涨了一截。

    看着口是心非的男人,纪凡突然觉出了几分可爱,扯他手的动作紧了紧。

    好感度……+1。

    纪凡心情大好,眉眼都生动活泼起来,在对方摊开的掌心里写道,“能源的事,不要担心,我有办法。”写完,他紧盯着对方,满以为好感度会再接再厉。

    谁知傅明渊简单地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就再没有别的反应了。

    纪凡:“……”所以这个好感度到底是怎么统计的啊!

    确定是涨不了了,无奈之下,他只得暂时登出了系统。

    高三的学习生活完全是程式化的。比起平时,纪凡有点心不在焉,直到数学课上课,他才陡然打起了精神。

    原因无他,只因为系统突然发布了触发任务。

    【触发任务:临时测验获得90以上分数】

    【奖励:600豆。】

    一次性600豆?纪凡眼神立刻亮了,这足够他购买最紧缺的生菜种子,还有傅先生需要的柴油能源……

    他浮想联翩,跃跃欲试的心情溢于言表,连徐海帆都有点看不过去,压低声音道:“喂,他说的是突击测验,测验!不是春游,你听清楚没有?”

    “嗯。”纪凡紧盯着老师手里的卷子,笔杆在修长指间灵活地转来转去,兴奋的模样好像饿了几天刚见到大餐似的。

    徐海帆:“……”

    “为了模拟高考环境,这场考试会打乱座位。”老师放下卷子,道,“念到名字的过来按次序坐好。”

    听说要换位置,底下响起一片哀嚎,大伙拎着笔袋拖拖拉拉地站起身。

    “好麻烦啊……”

    “搞得跟咱们班还有人作弊似的。”

    “无聊。”

    “嘘,你是不知道,上次我听他们传那个谁就是靠作弊才……”

    数学老师皱眉:“安静!”

    教室里立刻鸦雀无声,不一会儿,卷子分发下来,只剩下沙沙作响的声音。

    位置随机安排,纪凡压根没注意身边坐了谁,只顾着埋头答题。数学一张卷子满分150,为了完成任务,必须要拿到135分以上,并没有那么简单。

    出于时间考虑,他先空出了选择和填空的最后一题,准备最后再返回去答。

    一个半小时很快过去,大部分学生都开始唰唰涂答题卡。

    突然,纪凡余光一瞥,只见一块橡皮咕噜噜滚到了他脚边。他下意识地捡起了它,四下望了望——答题卡用2b铅笔涂,涂错了只能靠橡皮改,眼下正是关键时刻,丢了橡皮擦,对方怕是很着急吧。

    就在他左手边的位置,赵安咬着下唇看过来,面色泛白,没有说话。

    纪凡愣了一下,探手将橡皮搁她桌边,随即收回视线,继续研究最后两道小题。

    铃声响起,他踩着点交了卷,完全没把这段插曲放在心上。

    直到下午,忽然有同学跑来找他,喊他去办公室走一趟。同学眼神闪躲,说话也支支吾吾的,只说老师有事找他,多的一概不知。

    纪凡心里疑惑,可偏偏徐海帆不在,连个能商量的人都没有。

    他慢吞吞走到数学组门口,刚要推门,却听见里面传来隐隐约约的哭声。

    “你说清楚,”数学老师像是在安抚谁,“他真抄你了?你看见了?”

    女生抽噎着含糊不清地答了一句。纪凡蓦然怔住,敲门的手慢慢垂下。

    就在这时,物理老师洪亮的嗓门传出来:“我就知道他学不了好。平时作业那副样子,到考试突然好了,换谁谁能信?”他顿了顿,不屑地冷哼一声,“骗吧。看看到高考还能骗谁。”

    旁边也有老师劝和,但说的都是些什么“临近高考,大家都紧张,犯错在所难免,不要闹大了”、“要不要通知家长?或者先和他私下谈谈”……

    字里行间,所有人都已经给他定了罪。

    隔着一扇门板,纪凡捏紧拳头,仿佛大寒天被人泼了一桶冰水。

    原来,他们一直是这样看待他的。

    刺骨的冷意里,纪凡咬紧后槽牙,强忍着情绪,转开办公室门。

    听见响动,闲谈的老师纷纷抬眼看来,门口站着的少年面色煞白,俊秀的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静静望着他们。

    “我没抄。”他开口道,嗓音沙哑。

    “纪凡?”数学老师皱眉,起身招呼他,“你来了?其实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家都是同学,道个歉就……”

    “我没抄!”纪凡猛地挥开他的手,音量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面对众人错愕的目光,纪凡第一次发现自己竟也能如此冷静,原本一开口就紧张怯场的他,居然连手指都没有发颤。

    他目光扫了一圈,冷冷道:“我没做错,为什么要道歉?”

    几个老师都被噎住了,怔怔看着这个一直以来怯懦瑟缩的学生。

    门框像是一道界限,将他和门内温暖的世界割裂开来。

    在这里,他是多余的。纪凡无所谓地想,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也不需要他们的承认。

    ——他的存在,只为了他在意的人。

    纪凡转向赵安,唇角甚至带了一丝浅淡的笑意:“该忏悔的人,是你。”

    被他陌生凌厉的气势震住,赵安吓得连哭都忘了,打了个滑稽而响亮的泪嗝。

    “同学,有话好好说,她说不定也是有什么误会……”隔壁班的老师试图劝和。

    ——刀不砍在你身上,当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纪凡轻笑了一声,淡淡道:“麻烦等有了确凿证据再来找我,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他撂完话,毫不留恋扭头便走,刚带上门,里面就传出暴跳如雷的声音:“你看看,他眼里还有老师吗?!”

    纪凡垂下视线,权当听不见,步履如常。及至走到一处僻静角落,他才脱力似的松懈下来,抬手捂住了脸。

    说不担心是骗人的,要是老师当真打电话给他妈,他怎么说也得褪一层皮。

    可刚才不知怎的,只觉得胸中憋着一口闷气,那些话像是忍无可忍,非说出口不可。

    宠物蛋滴滴答答响起来。纪凡疲惫地掏出来,垂眸看了一会儿,突然忍不住笑了。

    【肢体触碰 x 1】

    【傅明渊无聊地戳了戳龟壳。】

    【傅明渊:喂,真睡了?】

    【傅明渊:你什么时候来?】

    【傅明渊:都3点了!】

    ……

    【傅明渊:能陪我……说会儿吗?】

    屏幕上的小人抱臂坐着,气鼓鼓的,身边放着个硕大的电子钟,也不知是想提醒谁。

    隔着冰冷的电子屏,纪凡轻轻揉了揉他的包子脸——傅先生大概还不知道,他对着龟壳唧唧歪歪的这些话,自己全都能看见。

    谁能想得到呢,明明表面上那么高冷疏离的一个人……

    纪凡偷偷笑了一会儿,心中暗想,他得变得更坚强才行,傅先生离不开他呢。

    他靠着墙壁坐了很久,直到听见徐海帆气喘吁吁的声音:“纪凡?靠,你他妈要吓死我吗?”

    纪凡一脸茫然,顺着力道站起来:“干嘛呢?”

    “我一听到消息就来找你,还不是担心……”徐海帆硬生生刹住话头,欲言又止地看了他一眼。

    纪凡:“……”他看上去有那么脆弱吗?会为了这点小事要死要活?

    “好吧。”徐海帆干咳一声,强行转开了话头:“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好的。”

    “这事儿闹大了。老许刚批了赵安一顿,说她没凭没据,结果赵安一通闹,把教导主任引来了。现在说是必须查出个结果来。”

    调查,纪凡是半点也不虚的,他考试打的草稿还全存着呢。他道:“那坏消息呢?”

    “教导主任……是赵安她舅。还有啊,”徐海帆面露同情,“据说你被叫家长了。”

    家长?纪凡愣了一秒。等等,不对啊,他妈今天在外地开会,就算打“飞的”也不可能这么快回来吧?

    两人走到教导处门口,便听见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女声。

    “啊,您就是纪桓的家长?来,坐坐坐。”不知为何,一向怼天怼地的中年教导主任态度非常恭敬。

    “不用这么客气,我陪导师来做‘定点招生’,只是顺便……”身材高挑的年轻女生边说边转身,望向门口彻底呆住的纪凡,挑了挑眉,“来看看我弟。”

    纪凡:“!”

    徐海帆:“!!!”他整个人都炸毛了,压低声音,“我靠你没说你姐要来啊,别介啊我只是看到她就发虚,你忘了小时候她天天逮着我揍吗?”

    纪凡:“…………”是啊当然记得,她现在还存着你哭天抹地的小裙子照呢。

    纪桓眼神扫过两人,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吓得徐海帆鹌鹑似的一哆嗦,半个屁都不敢放了。

    校长站在旁边,汗如雨下:“那什么,关于‘定点招生’,咱们学校的保送名额还要麻烦多美言几句……”

    “客套话就不必了。”纪桓大马金刀地坐下,淡淡道,“听说有个小姑娘指证纪凡考试抄袭?叫她亲自来跟我谈。”

    校长立刻横了一眼惴惴的教导主任:“还不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