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23

作品:海王他被迫养鱼  |  分类:  |  作者:好大一条猫

    23我,超强,无敌强

    作为社恐死宅见光死的混合体,空白兄妹最怕的是什么?

    ——是陌生人突然的关心。

    “她来了她来了她来了……哥哥哥哥哥怎么办……”

    缩在空怀里的白瑟瑟发抖,透过斗篷上特意留出来的一条隐蔽缝隙,她可以清楚看到之前那盯着他们俩看了半天的女孩,正一步步的目标坚定的向他们走来。

    想要自欺欺人她找的不是自己都做到。

    “不不不不不……不慌。”

    空哆哆嗦嗦的安慰着怀里的妹妹,他开始自我催眠,试图增加勇气的分量,“对方只是个小女孩而已,不要怕,白,到时候哥哥我一定会保护你。”

    如果他没有抖得那么厉害的话,这话或许还能信。

    自从莫名其妙的来到时之政府又成为了审神者,空和白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他们的人生,开启了个超地狱级难度的新篇章。两人很是艰难的在新环境里摸爬滚打,增强着实力的同时,始终没有放弃回去的念头。

    现实世界是一团糟,但那也比给一看就不是好人的时政打工来得强。

    任务中心的存在就是某次实验的意外发现,他们两人做好伪装混了进来,以边缘人物的身份闷声发大财,默默的攒了许久的贡献点,换走了榜首的不知名石头。

    然而研究了几天都没有得到有效信息,空白不得不再次回到中心,看看能否有新发现。

    结果就被某不明人士盯上了。

    正在向黑斗篷靠近的清彦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他与黑斗篷的距离,和对方抖动的频率呈正相关。

    两边的距离愈是近,黑斗篷抖得愈发夸张,清彦甚至怀疑,当他站在对方身边时,那用来遮挡身份的斗篷会被直接抖掉。

    噗呲。清彦努力的憋笑,害怕把黑斗篷给吓跑。

    明明选择的伪装是冷漠强大的类型,可藏在伪装下的内核却是胆小又怕生,他们那捂着藏着的柔软肚皮,到底还是被人给翻了出来,被好好的揉搓了一把。

    “你们好呀。”

    清彦语气轻快的和黑斗篷打着招呼。

    在边缘位置呆了那么久都没有被发现身份的空白惊了,这人怎么开口就是“你们好”,难道他们的伪装就这么不堪一击,连个第一次出现在任务中心的新人都能看穿?

    兄妹两人的脑海里闪过诸多可能,连有人收买了本丸刀剑传递信息都列了上去。

    噗,果然抖得更厉害了。

    握紧了手中的团扇,清彦觉得自己忍笑忍得肠子都要打结,这么一忍就坏了事,本来就翻涌的血气加快了流动速度,他轻咳一声,发现抑制不住喉咙的痒意后一把将面具掀掉,怎么也不能戴着面具吐血。

    到时候糊一下巴,得多难受啊。

    这下子,感到震惊的就不止空白了,连关注着这边情况的沢田纲吉和太宰治都有着瞬间的慌了神,他们快步向清彦走来,一左一右如同门神,把清彦暴露出来的脸遮起来。

    这俩人的靠近,对于空白来说是一次难以抵抗的剧烈冲击——等一下,这不是最近人气急速上升的兔子脸吗……还有那个看上去就是人生赢家备受女性宠爱的小白脸,他们跑过来干什么?!

    不管是什么,都离远一点啊!

    兄妹两人恨不得化作一道光消失。

    可他们晚了一步,清彦用拿着手帕的右手捂住了嘴,接住了吐出来的血,另一只手稳稳的捏住了黑斗篷的一角,不给他们跑路的机会。

    捏着斗篷的那只手,从手腕到指尖尽是肉眼可见的纤细脆弱,偏偏就是这么一只看上去毫无缚鸡之力的手,拉住了身形高大的黑斗篷。

    至于清彦原本握在手中的团扇,在即将坠地的前一秒,被太宰治轻松的捞了起来。

    而沢田纲吉接住了绘有月纹的面具。

    “请放心,你的脸没有被看到。”纲吉低声说道。

    得益于黑斗篷偏爱的边缘位置,他们这里发生的小插曲并没有成为众人焦点,人群之中的双刀黑衣倒是投给了纲吉一个询问的眼神,在发现没事后又自顾自的抢起了任务。

    手快有手慢无,除了最上面标着3s的任务是蛋糕上的草莓,要留到最后才有人吃,剩下的全靠拼手速。

    万幸黑衣的手速远超常人,他顺利的接到了个一人即可处理的简单任务,查看了兑换物品的列表与自己的贡献点后率先离开。

    “你们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的哦。”

    嘴里是满满的铁锈味,清彦皱了皱眉,不太想继续在任务中心呆下去。他从纲吉的手里接过了面具,却没有急着戴上。

    “……破喉咙。”斗篷里面传出了微弱的声音,一道稚嫩柔弱,一道爽朗中带着丝暗哑,“你、你好……”

    似乎是没有什么和他人交谈的经验,叠在一起的问好声颤颤巍巍,听起来怪可怜的。

    “请问你是有什么事吗?如果没有的话,能不能放开斗篷。”

    人类的赞歌是勇气的赞歌,为了保护妹妹,空他终于挺起胸膛正常对话了。

    他把妹妹白紧紧的护在怀里,试图与自己唯一认识的人说话,“那边的兔子先生,我们之间难不成是有什么误会?我这应该是第一次和你说话吧。”

    沢田纲吉:“……”他默默的看向了别处,忽视了黑斗篷那明显带着求救意味的话语。

    ——喂!不要当做没听见啊!

    空仿佛是光着身子站在极点然后天降暴雪他整个人都被埋在了里面,而距离他三米远的地方,有人在吃着火锅唱着歌,与他的凄惨处境形成了鲜明对比。

    远处传来了沉闷的钟声,纲吉迅速的偏过头去看了下屏幕上的任务清单,果不其然,在浪费了半天时间后,也就只有难度最高的3s还在。

    唉,看来这次是白跑一趟了。

    沢田纲吉在心里叹气,岌岌可危的贡献点,让他距离想要兑换的物品又远了一步。

    “是摁这个对吧?”

    在两方对峙,空气几乎凝固的氛围里,属于清彦的声音冒出了水面,“青花鱼君,你猜的似乎没错哦,他们确实是叫这个名字。”

    “啥?”空疑惑。

    “嗯?”沢田纲吉心里闪过不妙。

    被空抱在怀里的白双眼瞪得老圆,她意识到了什么,飞快的掏出身份证,定睛一看,审神者空白与另外三人结成了四人小队。

    旁边的任务栏里还躺着新鲜出炉的3s,金灿灿的标识刺得她眼睛发涩。

    “我只是想实验一下,没想到猜了一次就成功了?”太宰治的指尖轻扣面具,“这样是不行的哦,没有伪装才是最好的伪装,这句话对我来说可是没有一点用。”

    纲吉慢了一拍发现了真相,他无奈的扶额,在心里给被强行组了队的审神者点蜡——退出是不可能的,接了任务临时退出,付出的违约贡献点高得让人想要去世。

    这也算是任务中心默认的一条规则,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实力处在哪里,就接相应的任务。

    越级砍怪在游戏世界里面可行,现实可是会狠狠的抽你一巴掌。

    “为什么会组队成功?”

    空一脸懵逼,他把身份证明翻来覆去的查看,都没有收到该出现的提示,“怎么会不经我的允许就能组队,这是出现bug了吧?”

    “没有和别人组队做过任务的男人真是可悲。”

    太宰治开口就捅了空一刀,“蛤蜊君,快来给他解释一下,我怕我再说下去,他会当场嚎啕大哭,那就太可怕了。”

    沢田纲吉很是同情的拍了拍空的肩膀,隔着斗篷都能感到对方的骨头硌人,“任务中心的组队比你想象中的简单粗暴,只要知道对方的代称再填写个申请,就会被默认组队。”

    空目瞪口呆,“那为什么添加好友还需要验证……”他说完就意识到了这是个愚蠢的问题,如果是普通的审神者,根本不会知道任务中心的存在,表里世界运行着不同的规则,放在一起看才是有问题。

    “所以‘真名’很重要。”

    纲吉不忍去看黑斗篷,隔着厚厚的一层布料,他看不清对方的脸却可以脑补出失神的画面,“总而言之,三天后见,我会努力保护你们的。”

    被他特意穿上链子戴起来的大空戒指到现在还没有用过,或许这次的3s任务,是时候让它出来见见世面了。

    “你们是认真的吗?”

    过了好一会儿,空才缓过神来,话语中的苦涩过于明显,“3s任务……我和白就算是再想找到回家的线索,也没想过去碰那东西。”

    “人生总是要有第一次的嘛。”

    清彦吐血,擦净后淡定的说了下去,“而且放心,负责武力的自有人选,不会让你们挡在前面当炮灰的。”

    完全没有被安慰到,嘤嘤嘤qaq

    空白的眼泪可以哭倒长城。

    “我也可以保护你们的哦。”

    清彦把面具戴好,想了想,从袖子里面摸出了大堆奶糖塞进了空白的手里,“别看我走两步路就会累得吐血,心情稍有波动就会吐血,吃不好睡不好就会吐血……”

    “其实我超强的。”

    他微微一笑,指了指自己,“我,超强的。”

    对于女孩的执拗发言,空白不愿做评价,两人的半个灵魂已经离开了身体,剩下的一半正抓紧功夫给自己写遗书,希望本丸那些尽职尽责的付丧神们,可以在他们死后,把整个屋子的黄色废料烧过去。

    ——让他们在地下不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