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第一卷 第17章

作品:拜拜就拜拜  |  分类:  |  作者:富贵娇花

    第十七章

    momo咖啡厅。

    昏暗的气氛,还有轻柔的音乐声,来这里的多数是些不需要为生活操劳的人。点上一杯咖啡就抵得上很多上班族一天的生活费了。

    陆婉灵约了鹿栀周来咖啡厅见面,虽然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可是出于好奇,还有对自己的一种迷之自信,鹿栀周还是答应了赴这个约。

    门口的侍应生问清楚了鹿栀周的来意之后,把她带到了一个有些隐蔽的包厢,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这个咖啡厅的角落里还藏着一个这样的地方。

    鹿栀周刚一踏身进去,就察觉陆婉灵像是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陆婉灵没有起身迎接的意思,只是传递给了鹿栀周一个微笑。

    鹿栀周仍是淡淡的,没有太多的表情,毕竟她也没有傻白甜到以为陆婉灵是想要和她交朋友的。

    服务生给她们两个人上了两杯拿铁。

    然后又上了一些比较精致的甜品,就退出去了。

    “小鹿姐,尝尝这里的甜品,在整个云城都是排的上号的美味。”陆婉灵声音甜美,一声小鹿姐更是叫的悦耳动人。

    其实她们两个人是同年的,就算按照外貌来说,鹿栀周看起来比陆婉灵也要更加的年轻。

    两个人的风格有所不同。

    鹿栀周偏爱穿一些淡雅饱和度低的颜色,而陆婉灵却更喜欢挑战一些时尚些的服饰。

    因此鹿栀周看起来人要更加的温柔些,自然就更加显年龄小了。

    鹿栀周点了点头,象征性的拿了块甜品在嘴巴里尝了尝。

    甜品入口即化,在舌尖轻轻的逗留了一下之后就被送入了喉咙中,甜而不腻,确实是她吃过的甜品里面比较好吃的了,没想到这么不起眼的一家店,能有这么好吃的甜品。

    她随口夸赞出声,“不错,是挺好吃的。”

    陆婉灵抿了一口咖啡,看着她笑了笑,意有所指,“看来我们就连喝咖啡的品味都是一样的……”

    鹿栀周却觉得这个笑有点恶心,陆婉灵没说完的那句话,不就是想说,她们两连看男人的眼光……都是一样的么。

    她低头抿了口拿铁,不接话。

    陆婉灵一直在观察鹿栀周,今天她特意全副武装的打扮了过来的,甚至连睫毛都接上了,可是面前的这个女人一点都看不出到底有没有化妆。

    不过,陆婉灵更愿意相信鹿栀周是化了个心机的裸妆。

    这么好的皮肤,还有那鸦羽般绵密的睫毛,要是不施粉黛,那自己可就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

    “小鹿姐,我今天找你来,其实是有事情想跟你说的。”陆婉灵抿了一口咖啡,低下头,眼睛往右看,做出一个为难的表情。

    鹿栀周双手捧着杯子,小口小口的喝着咖啡。

    修养好的就像电视剧里天生的富家名媛。

    陆婉灵眼底闪过一闪而逝的嫉妒。

    “什么事,你直接说吧。”鹿栀周放下手中的咖啡杯,不记得两个人什么时候有这么熟了。

    陆婉灵没想到鹿栀周这么的爽快,那她也不扭捏了。

    她把自己事先准备好了的台词在心里过了一遍,然后放慢了自己的语速,尽力的让自己看起来很诚恳。

    “小鹿姐,我知道你最近和西沉哥哥冷战了。今天我来就说想跟你说一件事,你……能不能把西沉哥哥让给我?”陆婉灵低下头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让自己的眼睛里盈满水光,抬起头时眼眶里已经是泪水盈盈。

    鹿栀周心头一颤,她没想到陆婉灵今天叫她来是要说这样的话。

    让,这要怎么让。

    这是活生生的一个人。

    而且是她喜欢了好几年的人。

    陆婉灵今天约她说出这样的话,说明根本就不尊重她,连公平竞争都做不到。

    在这里说让啊让的,实在是可笑。

    鹿栀周不是个心肠硬的人,平常最容易心软,朋友之间也总是帮忙这个那个的。可是鹿栀周有一点原则,心地不善良的人她不帮,也不会对这样的人心软。

    “让,怎么让?”鹿栀周坐的端端正正,声线很稳。

    陆婉灵擦了一把不存在的眼泪,手伸出来突然覆盖上鹿栀周放在桌面上的手。

    “小鹿姐,我真的很喜欢西沉哥哥,我们从小就认识了,我的梦想就是要嫁给他和他在一起的。”陆婉灵话说的稍微有些激动,手握着鹿栀周的手握的也有些紧。

    “很简单的,只要你们继续这样冷战下去,要不了多久你们就自然的分手了。”陆婉灵微笑了一下。

    这个笑容在鹿栀周看起来很假,很难看。

    她的手被陆婉灵这样握着很不舒服,便稍微用了点劲想抽出自己的手。

    谁知道陆婉灵大有她不同意就不放开她的手的架势,握的更紧了。

    鹿栀周没办法,只好再用了点力,一个不小心桌上的拿铁洒了,泼了满桌,甚至还有些顺着桌面流下来流到了她的裙子上。

    咖啡厅的侍应生听到动静立刻跑了过来收拾桌面。

    在看到鹿栀周的裙子被弄脏了之后吓得魂不守舍,急急忙忙的又跑去拿了一块崭新的帕子过来,“对不起对不起,您看您的衣服还能清理干净吗?”

    鹿栀周接过侍应生的帕子在自己的身上仔细的擦了擦,咖啡的印记用帕子擦是根本擦不干净的,只能回去送干洗店干洗一下。

    侍应生走了之后,包间里的气氛和场面一度变的十分的尴尬。

    鹿栀周也没有了耐心,她想回去洗自己的裙子了。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一次性都说了吧。”她的语气至始至终都平平淡淡的。

    陆婉灵这下也回过神来了,今天人都约出来了,事情就不能不说完,她也不装哭了,而是干脆就把自己的本来目的暴露了出来。

    “我直说了吧,你和西沉哥哥不合适。上次我就告诉你了,你们两个之间差距太大,而我才是他最好的选择。”陆婉灵搅拌起了自己的咖啡,富家千金的底气在这一个释放的淋漓尽致。

    鹿栀周并不搭腔,心里有块地方却隐隐作痛。

    她不是担心他们之间的地位悬殊,而是害怕,傅西沉也是这么想的。

    他们之间不会有什么未来。

    “你不让也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们分手。西沉哥哥从没公开过你吧,现在你们又在冷战,他有关心过你吗?”陆婉灵步步紧逼,不给鹿栀周一点喘息的机会。

    “我爱西沉哥哥,我的家世能和他相配,相信他以后看到我的好之后,也会爱上我的。”陆婉灵自信满满继续往下说,“不久之后,我家里人就会跟西沉哥哥的家人商议婚事了,你现在这样拖着,有意思么?”

    最后一句话,将鹿栀周彻底的打击到了。

    看陆婉灵的神色,不是在跟她说假话开玩笑。

    商议婚事?他们真的会结婚吗?

    鹿栀周如坐针毡。

    “小鹿姐姐,我和西沉哥哥才是绝配……”

    鹿栀周又听到了陆婉灵的潜台词。

    他和你只是玩玩而已。

    鹿栀周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被刺激到了,抓起了桌子上的杯子。

    陆婉灵吓的往后一躲。

    不顾可惜,这杯水不是泼向她的。

    鹿栀周看见她的反应轻笑了一下,抓起杯子狠狠喝了一大口,然后轻轻的放在了桌上。

    “你说你爱傅西沉?”鹿栀周忽然反问陆婉灵。

    你知道什么是爱么?

    你知道那种明知道和一个人很难有未来还奋不顾身的感觉么?

    你只知道长期的卑微的爱一个人,受到一点冷眼都要默默的哭上半天消化的感觉么?

    你不知道。

    “你爱的只不过是傅西沉的身份而已。”鹿栀周这是个肯定句。

    她轻蔑的笑了一下,提起了自己的包,走了出去。

    外面还是在下雨,天空灰蒙蒙的,像是积攒在她心头的忧郁浓稠的化不开。

    鹿栀周看了看自己的微信,没有一条新的微信信息。

    看了看自己的短信,没有一条新的短信信息。

    看了看自己的通讯录,没有一通未接来电。

    他们依然在冷战。

    或许还需要她先低头认错。

    才能这样看不到未来的,继续和傅西沉在一起。

    受够了。

    鹿栀周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她是个滴酒不沾的人,平常稍微喝个两杯就会上脸。

    她这次特意跑到楼下的超市买了几瓶啤酒,想把自己给灌醉。

    灌醉了可能痛苦就会少一点了。

    一瓶酒下肚,她已经有些晕晕乎乎的了。

    手机里的浏览器赫然留在她一天前搜索过的问题。

    【怎么离开一个自己已经失望了的人。】

    下面最高赞的一条答案,【分手。】

    【既然已经彻底失望,不如放手成全自己,开始新的生活。】

    鹿栀周盯着这个答案,心里的念头越来越清晰。

    她知道并不是因为自己喝醉了酒,而是因为真的累了,不想再这么被动的等来等去。

    是时候开始新的生活了。

    她又喝了一口酒,站起来找衣服穿在身上。

    外面一直在下雨,轰隆隆的雷声也一直没有停止过。

    鹿栀周约好了网约车司机在楼下等她。

    出门之前,她看到了墙上挂着的雨衣,犹豫了一下拿起来利索的套在了身上。

    车辆行驶在这样的雨天里有些艰难,雨刷器不停的在刷车子的前车窗。

    汽车电台里也在不断的提醒市民,雨天路滑要注意出行。

    网约车司机注意到鹿栀周喝了些酒,好心的叫了她两下,她一直没有反应,似乎是已经在车上睡着了。

    直到车辆到达了他们要去的目的地。

    “姑娘,到了。”

    鹿栀周迷迷糊糊的醒来,干净的付了钱,穿着雨衣就走进了雨幕里。

    她看着眼前熟悉的别墅,这是傅西沉单独在郊外买的一所房子,她还有很多的东西和回忆留在那个别墅里、

    而现在,她做好了准备要去把那些东西都取回来。

    鹿栀周掏出已经准备好了的电话,直接按了拨打。

    傅西沉也正在窗前沉思,已经好几天了,两个人没有一点的联系,犹豫着要不要给鹿栀周打个电话过去问问。

    可是没想到,鹿栀周还是按捺不住先给他打电话了。

    傅西沉的脸上不由自主的出现了高兴和得意的神色,他先是在心里开心了一下,并没有立即接起电话,而是默默的等电话响起了好几声才接起。

    他故意装做还在生气的样子,接电话的声音依旧是不耐烦的,“喂?”

    那边沉默了一秒,似乎在蕴量什么情绪。

    鹿栀周的呼吸喷洒在手机话筒上,语气听起来有些急促。

    “下来开门。”她的呼吸声让他联想起了一些浮想联翩的片段。

    说完这句话,她就挂断了电话。

    傅西沉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又有些说不上来。赢得冷战的喜悦依旧充斥在他的脑海里,鹿栀周和他的关系,还是他占据上风和优势。

    开心归开心,他这些天也检讨了自己,还是不想太过分。

    于是他没有让管家开门,而是自己穿着睡衣走到楼下去开门。

    门一打开,门口的一幕震惊了他。

    鹿栀周穿着雨衣站在漫天的雨里,她好像已经在那里站了一阵子了,而且没有一丝要离开这场雨的意思。

    雨水兜头盖脸的打在她的身上。

    傅西沉在她的脸上读到一种绝望,和决绝。

    他心里一阵疼,赶紧冲进了雨幕里去,用手给鹿栀周挡着雨,嘴上却忍不住责怪她。

    “鹿栀周,你对我用苦肉计,也用不着这样吧。”

    鹿栀周抬起了头,还像以前一样温柔的看着他。

    接着,她说出了自己要说的那句话。

    她听见漫天的雨里,自己的声音。

    “西沉,我们分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