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第十九章

作品:将军的小可怜夫人  |  分类:  |  作者:似良宵

    过了一会儿,远处再次传来铮的一声,秦沐的箭也射了出来,钉在了五环的位置。

    “哇塞,我射中了,太棒了!”秦沐小声欢呼。

    新手第一次拉弓,没有脱靶已算不错,秦沐对于这个成绩挺满意的,沾沾自喜了一会儿跑过来看沈思思的成果。

    看到那支正中红心的箭时,秦沐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

    “我的天,思思,这是你射出的箭?”

    此时沈思思和卫横已经不再是刚才那一前一后的姿势,许是看出了沈思思的窘迫和不自在,箭出手后,卫横便自觉的后退了一步,站到了沈思思的身边。

    沈思思轻捻了捻被弓弦勒出一道细痕的手指,另一手轻揉着被卫横压过的手背,不好意思道:“其实我都没用劲儿,都是卫将军帮的忙,严格来说算是卫将军射的箭才对。”

    说道帮忙两个字时,沈思思又想到了刚才是怎样“帮的忙”,脸不自觉又红了些。

    秦沐摆摆手,“别谦虚了,我不也是让太子大哥帮我的?还不是只有五环?思思你可以呀,太棒了。”

    莫名被嫌弃的秦深无语的往这边看了一眼。

    刚才秦沐这个大神经的没怎么注意这边,他可是全程注意着。

    也正是如此,他才注意到了卫横自从站到沈思思身后开始便红的不正常的耳朵。

    原先他还对自己猜测的卫横对思思的心思保留有一丝丝的怀疑,如今算是完全打消了。没想到自己这个下属平时做事直来直往的,还会有这样暗戳戳拐弯抹角的一面,真是活久见。

    秦深深深感叹自己为这个下属付出了太多,应和着配合他教射箭也就罢了,还得因为他在心上人面前的胜负欲被自己妹妹嫌弃。

    秦深轻咳一声,“好了,我与卫卿还有事要商量,今日就先到这儿吧。”

    “啊?”一听说两人要走,秦沐脸立马垮了下来,“不嘛,我们才第一箭呢,太子哥哥再陪我们玩儿一会儿嘛。”

    “沐儿听话,时辰不早了,哥哥最近事多,以后有机会再陪你。”

    眼瞅着也快用午膳了,秦沐的确得回去了。

    “好吧。”秦沐满眼失望的扁了扁嘴,勉强接受了这个事实。

    沈思思其实也有些意犹未尽,别的不说,那种箭从自己手中借力飞出的感觉真的很不错,有种自己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女侠般的感觉。

    不过她倒是不太想再继续了。沈思思摸了摸又开始泛红的手背和刺痛的手指,卫将军的力气是真的大,再来一次,她的手背怕是又要像上次的手腕一样肿好几天了。

    “卫卿,走吧。”秦深朝卫横看了一眼,卫横似乎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恭敬的答了声是,走向秦深身后。

    路过沈思思身边时,沈思思偷偷看了卫横一眼,随即很快的收了回来。

    目送着两人走出了御花园后,秦沐哀叹了一声,“得了,这下没人陪我们玩儿了,比起玩儿花玩儿狗,我还是更喜欢射箭。”

    “不是还有我么,公主殿下,咱们先回宫用完了午膳,我陪你一起玩投壶好不好?”

    秦沐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了,虽然她还是喜欢射箭,不过今天已经没法儿实现了。

    投壶就投壶吧,总比逼她绣花儿好。

    正好秦沐的贴身丫鬟素心见着时辰到了过来叫人。

    “公主殿下,沈小姐,午膳已经备好,请二位回朝阳殿用膳罢。”

    秦沐还拖拉着不想走,被沈思思笑着拉了回去。

    两人回了朝阳殿,意外的发现贤妃娘娘居然去而复返,又回到了朝阳殿,而且她身边还坐着一个人,正是今日射箭比赛的另一个主人公,忠勇侯世子段修宁。

    两人正在厅中相谈甚欢,看到沈思思和秦沐回来了,不约而同的朝门边看过来。

    秦沐显然也没想到贤妃和段修宁也在这里,愣了一下然后转身就想往外走。

    “回来!”贤妃扬声道,语气略有不满。

    秦沐脚步一顿,到底是不敢违逆贤妃的意思,低着头耷拉着脸又转了回来。

    贤妃放下了手中的茶盏,摇了摇头,语气微怒,“你这像是什么话?本宫平日就是这样教你待客之道的?亏的人家段世子听说你近日有些上火,还特意送了清热去火的药材进宫,你就这样待人家?”

    秦沐双手在袖子里绞了又绞,心道我不稀罕,谁让他打小报告害得她这么多天被迫关在屋子里绣花的,她没骂人就不错了,居然还指望着她能给人好脸色么。

    不过想归想,这话秦沐是不敢说出来的,最终还是抵不过贤妃的压迫,乖乖认错,“我错了母妃。”随即又转向段修宁:“多谢段世子关心。”

    嘴上说着谢,可那语气就跟要吃人似的。

    不过段修宁似乎并不在意这语气,笑眯眯接受了,“公主殿下不必说谢,应该的。”

    秦沐狠狠瞪了他一眼,鼓着腮帮子偏过了头去。

    见这三人总算是勉强保持住了表面上和谐的气氛,一直现在秦沐后面的沈思思这才敢走上前来行礼,“思思拜见贤妃娘娘,见过段世子。”

    见着沈思思行礼,贤妃的脸色总算好了一些,温和道:“起来吧,出去逛了这么长时间,都饿了吧,都来用午膳吧。”

    “是,多谢贤妃娘娘。”

    沈思思偷偷抬头看了一眼这未来即将成为一家人的的三个人,深觉这场合她在场十分不合适。但是贤妃娘娘已经发出了邀请,又不能拒绝,只好暗暗决定吃完了饭立马走人。

    至于公主殿下,这是家事她也没法儿帮,只能默默在心里给她打气了。

    贤妃吩咐了一声,已经等候在外面的端着菜肴的宫女鱼贯而入,冲散了屋子里原本有些尴尬的气氛。

    待午膳全部摆放到了桌上,贤妃率先坐上了主位,随即对着段修宁微微颔首,“坐吧。”

    “是。”段修宁应了声,走到贤妃的左手边准备落座,却被贤妃叫住了。

    贤妃指了指她的右手边属于秦沐的座位的旁边的凳子,“修宁,来坐这里。”

    秦沐一愣,不满的哼哼:“母妃?”

    贤妃抬头,“怎么?你有意见?”

    看贤妃那眼神,就算有意见也不敢说呀,秦沐憋屈地将嘴里的话又咽了回去。

    段修宁也不推辞,贤妃让他坐那儿,他便很是理所当然的走到了另一边,掀袍落座,一点儿没被秦沐的态度所干扰。

    秦沐咬了咬唇,行,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吗?秦沐正要抬脚往远一些的位子走,贤妃又开口了,“沐儿,坐到我身边来。”

    秦沐脚步一顿,满脸的生无可恋。

    段修宁,你给我等着。

    待到段修宁和秦沐按着贤妃的意思挨个儿坐到她身边后,贤妃总算露出了点笑意,朝沈思思招了招手,“思思,你也过来坐,今儿就这么几个人,都坐在一起,别分开了。”

    “是。”沈思思乖乖点头,坐到了秦沐的对面。

    等贤妃动了筷子,众人才纷纷动筷。沈思思面上虽然不急不缓,心里却一直在盼着这顿饭早些结束,不是她不讲义气,着实是贤妃这牛不吃草硬按头的架势她实在无能为力。

    虽然她心里知道秦沐对段修宁并不像表面表现出来的那样讨厌,但是无奈人家自己都搞不明白,一见面还都跟战场似的,还是尽量离远些为妙。

    席间贤妃依然时不时的和段修宁说着话,偶尔扔一些话题给秦沐,不过秦沐正自顾自生着闷气,贤妃和她说话都是嗯嗯啊啊的含糊过去。贤妃无法,又无法当着她人的面呵斥,只好转向了沈思思。

    “思思,听说你们在御花园碰见太子和卫将军了,还让太子教了你们箭术?”

    沈思思正小口小口的吃着饭,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冷不丁被点到,差点呛着。

    沈思思仔细咽下了口中的饭,心中略惊。照理说当时太子已经让众人都退了下去,应该不会有人知道才对,可是贤妃却知道了,莫非当时还是有人全程看到了?

    那她和卫横离得那么近,难道也被人看到了?想到此,沈思思脸色微微发热,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如今宫里已经是太子当家,不可能有人敢违逆他的意思,贤妃又是和太子交好,也不可能找人监视什么的。看贤妃的模样,应该只是知道有这回事,而不知道具体细节,毕竟在太子挥退众人之前,周围人都听到了秦沐央求太子殿下教她的话。

    这么一想,沈思思心里的热意散了些许,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说辞,缓缓道:“回贤妃娘娘,是有这回事,思思和公主殿下正在御花园里赏花,正巧碰见太子殿下和卫将军因为对上午的箭术比试意犹未尽,准备再回去练两把,所以就一起去看了一会儿。结果我与公主殿下都觉得十分感兴趣,所以就顺势也试了一把。”

    说到上午箭术比试,贤妃似乎也听到了消息,转头看向段修宁:“修宁,本宫记得今日上午的比试你也在?怎么样,你的箭术与太子和卫将军比如何呀?”

    段修宁摇了摇头,谦恭道:“贤妃娘娘取笑了,臣的箭术怎么比得上太子殿下和卫将军呢,不过是去凑个数罢了。”

    “虚伪。”秦沐小声嘟囔了一句。

    声音虽然小,却还是被她旁边的贤妃听到了。

    “沐儿,你说什么?怎么能这么说人家段世子?”

    秦沐小声反驳道:“本来就是嘛,他明明就是和太子殿下打了个平手,装什么……”

    话说到一半,秦沐隐约察觉到了什么,整个人愣了一下,随即立时切断了话头,低头连扒了几口饭。

    只可惜已经晚了,桌上的其他三人都已经听到了。沈思思不忍直视的闭了闭眼,默默在心里给秦沐祈祷了一句。

    “公主殿下,我记得你不是没去看比试么?怎么知道我与太子打了个平手?”段修宁率先发了话,微微扬起的嘴角带着一丝玩味。

    “是啊。”贤妃接话道:“本宫记得你那时不是还在宫里学刺绣么?莫非你去找人打听了?”

    面对这两人一左一右的眼神逼视,秦沐终于吃不下去饭了,自暴自弃的放下筷子抬起了头,“是,我就是特意去打听了,但是我保证,我只是想打听你有没有落败然后借机嘲笑你而已,什么别的意思也没有。”

    许是因为懊恼的狠了,秦沐眼睛红红的,说话的语速飞快,一连串儿蹦出来听都听不清。

    秦沐这幅急恼的模样将众人都逗得笑了起来。段修宁无奈的看着脸涨的通红的秦沐,嘴角的笑容压都压不住。

    午膳的后半段秦沐和沈思思都紧守着不说不错的真理,基本没怎么说话,所以过程还算顺利。午膳过后,沈思思借口还得去找太子妃有事,赶紧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带着云桑出了宫门,马车已经在那儿等着了。

    沈思思深呼吸了一口气,这一上午发生的事可真够多的,心情也是大起大落的,弄的她都有些困了。还是回府睡个午觉吧,晚上还得绣送给大姐姐的荷包呢。

    想到荷包,沈思思下意识看向自己的腰间,随即脸色猛地一白。

    腰间原本应该挂着一枚暗纹梅花荷包的地方此时却空空如也。

    那枚荷包里装着的是她的亲身母亲留给她一枚玉佩,也是她最重要的东西。

    沈思思脑子一片空白,抖着手将自己腰间摸了个遍,也没有找到,眼泪无法抑制的就掉了下来。

    站在一旁的云桑看着自家小姐忽然脸色一变,也有些吓着了,急忙道:“小姐,你怎么了?”

    “我的玉佩,好像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