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104、万物道

作品:全修真界都是我的铲屎官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古城白衣少年

    有了分一只鸡吃的情意,雪追对胖三花的好感度噌噌噌的往上涨。

    “谢谢。”雪追是一只有礼貌的小狐狸,他吃完了以后下意识的对着胖三花表示了感谢。

    “既然你已经吃了我的鸡肉了,那你应该要好好的报答我。”胖三花伸出爪子拍了拍小狐狸的脑袋。

    他盯着雪追的嘴巴看,就是这张嘴巴,吞掉了他一个大鸡腿和一个鸡架。

    “以后你就做我的小弟吧,小狗子。”胖三花单方面地下了结论。

    “我都已经说了,我不是狗子了,我是一只狐狸!”雪追在打不过胖三花那一瞬间,就已经了解了自己即将要成为小弟的命运。

    已经接受了命运的雪追现在在意的不是小弟不小弟的问题。

    他最无法忍受的还是这只肥猫称呼他为狗子,他可是一只狐狸,一只漂亮的小狐狸,他到底哪里像是一条狗了,完全和狗搭不上边啊。

    “好吧好吧,那就是小狐狸。”胖三花砸吧砸吧嘴巴,他实在不懂为什么这只狐狸这么容易炸毛,明明就是长得像一条小狗子。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狐狸应该也是一种狗,并没有什么区别。

    雪追不说话了,他觉得自己说话了,也会被再被胖三花反驳的,到时候胖三花没事,自己倒是气死了。

    “二师兄,这种妖兽我还没有在后山看到过呢,你见过吗,他是不是就是新来的大硝狐啊。”种小天托着下巴,看着这两只小妖兽在那边聊天。

    “大硝狐不应该是红褐色的嘛,而且很大的一只。”萧岳棋摇了摇头,表示不赞同。

    说到这个,雪追就站了起来。

    奇了怪了,他当时面对胖三花的时候,是将自己伪装成大硝狐的模样的呀。

    为什么这只胖三花就能看穿他的真面目呢,难道是他的绝招不管用了吗?

    这样想着的小狐狸,便对着种小天和萧岳棋再度释放出了他的精神力。

    “啊!小狐狸怎么变成一只大狐狸了!”种小天离得他最近,吓了一跳,直接站了起来。

    “这应该就是大硝狐的模样吧,可是我没有听说过大硝狐还有这个本领的,他们可以各种变换吗

    ?”萧岳棋惊吓过后,也有些奇怪的凑上来看看。

    雪追低下头摸了摸自己,看起来他的能力没有失效啊。

    怎么就是对胖三花不管用呢,他扭过头看了一眼肥猫,肥猫也正盯着他看呢。

    他瞅瞅面前的这只小狐狸,再瞅瞅旁边两个在那边鬼叫的人。

    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你们在说什么,刚刚我感觉到了一股很奇怪的波动,你是不是对他们做了些什么?”胖三花性味盎然的凑过来瞧,他不仅不害怕,还很高兴。

    反正他的小弟打不过他,只能被他按在地上揍。

    在这样的前提下,那自然是小弟越强越好了,看起来他好像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本领,居然能把他的便宜师兄师姐给震慑住了。

    “你真的看不到吗?我现在可是一只威风凛凛的大狐狸的模样呢。”尽管已经做了心理准备,可是看到胖三花这样的反应,这只小狐狸还是倔强的再问了一遍。

    胖三花伸出爪子打了一下雪追的脑袋,这只小狐狸在说什么不像样的话呢。

    “啊,又变成了小狗子的样子了。”种小天再度发出惊呼,她现在跟看魔术似的。

    “嗷嗷~”不是小狗子,是大硝狐!

    胖三花瞅了半天,这刚才现在有什么区别吗?不都是一只小萨摩耶的模样吗?

    “为什么你看不到呢,难道是我的精神力没有办法影响你,可是为什么呢?”雪追把胖三花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他的语气苦恼极了。

    胖三花抬头挺胸,管他在说什么呢,反正就是在夸他就对了,既然是夸奖,那自然是要好好受着的。

    “那他究竟还是不是大硝狐呢?”种小天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戳了戳小狐狸的脑袋。

    软软的,很可爱。

    “我们不是还要去见白泽,到时候把他也捎上,让白泽鉴定一下好了。”萧岳棋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初具他们家师父的风范。

    “白泽是谁?”雪追听到这个名字以后,立马扭过头问旁边的胖三花。

    “一只灵兽。”胖三花规规矩矩的回答。

    “果然!你又在骗我了,要是白泽是灵兽的话,那你怎么会也是灵兽呢,我听说这里只有一只灵兽的,而且你的样子也很不像是一只灵兽。”雪

    追自以为戳穿了胖三花的谎言,他急急的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

    “说的好像你见过灵兽长什么样子似的,而且既然有了一只,为什么不能有两只呢,真是一只见识浅薄的小狗……狐狸。”胖三花不满的用尾巴扫了扫小狐狸,直接扫到了他的脸上。

    雪追原本是要抗议的,然而听到胖三花改口叫他小狐狸以后,这只被叫了许久小狗子的雪追勉强原谅了他。

    不过胖三花这话也算是难倒他了,他的确没有见过灵兽,也不知道灵兽究竟长什么样,更重要的是他打不过面前的这只猫,于是他只好屈辱的闭上了嘴巴。

    “已经很晚了,球球应该还要休息的吧。”萧岳棋跟着这只猫闹了一天,就算是仙人也有些累了,他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天已经黑了。

    像他们这些修仙的人,只要到了筑基期,就可以用打坐的方式来缓解疲劳,代替睡觉,不过显然,他们的四师弟应该还做不到。

    “那好,我带球球去东边的那间屋子吧,那间房间应该是剩下的空房间里最大的了。”种小天转过身,摸了摸胖三花的脑袋。

    胖三花一听很高兴,就应该是这样的,他就喜欢大房间。

    不过小狐狸要怎么办呢?胖三花毫不犹豫地一口咬住了雪追身上的绳子的另一头。

    “你们还没有和好吗,要一直绑着这只小狗子吗?”种小天觉得奇怪。

    看刚刚他们一起分鸡吃的样子,她还以为这两只小妖兽已经和好了呢,结果闹了半天还在闹矛盾吗?

    “再等两天。”胖三花叼着绳子,含含糊糊的说道,旁边隐隐有些期待的雪追听了之后立马扭过脑袋。

    真是自己是个什么样的猫,就觉得别人也都是这个样子的呢。

    他已经吃了这只猫给他的鸡肉了,而且也没有说不同意当他的小弟,都已经默认了,就不会再跑了,他可不像这只猫这么狡诈。

    胖三花叼着绳子走在前面,小狐狸跟在他的后面。

    不过走着走着,胖三花很快就发现了一点不对劲。

    人家溜小狗的时候就牵着个绳子,狗走在前边,人走在后边,现在明明是他在溜这只小狗子,怎么他走在前边,狗子走在后面呢。

    这样不太行。

    “你走在前面。”胖三花扭过头对着小狐狸甩了甩尾巴,示意他去前面。

    “我又不认得这里的路。”雪追感觉奇怪,不知道这只肥猫葫芦里又在卖什么药了。

    “你跟着她走就好了。”胖三花用眼神斜了一眼种小天。

    雪追犹豫了一秒,还是走到了前面。

    胖三花舒服了。

    雪追一路忐忑地跟在种小天身后,总觉得身后的肥猫一直盯着他看,几乎要将后面射穿两个洞来。

    然而他扭过头,却发现胖三花没有看他,看到他扭头,才奇怪的看了他两眼。

    干嘛?

    雪追只好把头扭回来,这样循环反复了好几次,眼瞅着胖三花的爪子高高扬起就要来揍他了,雪追才老老实实的不往回看了。

    一路上胖三花一直很安分,雪追却时刻保持着忐忑,直到房间里他才松了口气。

    后面的胖三花也走过来了,就停在他的旁边,看起来面色如常,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雪追在心里嘟嘟囔囔的,看来是真的只是想走在他身后罢了,这只肥猫事情还挺多,不知道是什么毛病。

    胖三花刚刚进屋看了一圈,就立马咳嗽着出去了。

    “喵喵喵~!”这是多少天没有打扫过了,角角落落全都是灰尘,脏的根本就没有办法落脚,这鬼地方要怎么才能住小猫呢?

    “哎呀,我们七峰平时就我们师徒四个,其他地方当然没有人打扫了,没有关系的,很快就好了。”种小天说着就已经开始动起手来,只见她右手一挥瞬间房间里就干净了。

    胖三花好奇地探头进来。

    “喵喵喵~”那些灰尘都去哪里了?

    胖三花好奇极了,虽然是仙法不错,他以为只是把灰尘聚起来扔出去,原来可以凭空让灰尘消失吗?

    不得不说,球生真是一只表情和肢体语言都相当丰富的小猫咪,种小天只是和他待在一起一天不到,就差不多能从他的表情和动作里,大概能猜出他的意思来。

    “都放在这个芥子空间里了。”种小天伸出一只手,给小猫咪看她手指上的戒指,胖三花果然站了起来,凑过去看,结果他刚刚接近那枚戒指呢,种小天嘴角突然挑起了一个坏笑。

    只见镜子上猛地冲出了一大团的灰尘

    ,胖三花就站在旁边被扑了一脸,原本干干净净的猫咪都变得灰扑扑的了。

    “哈哈哈哈哈哈。”肇事者放肆的大笑起来,雪追也想笑,但是他怕被打,于是他便小心翼翼地扭过头,用小爪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开始扑哧哧的笑。

    咳嗽完了的胖三花一张胖脸都皱了起来,他怒视着面前的种小天,在种小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跃而起,后腿就踢到了种小天的脑袋上。

    “啊!”种小天尖叫一声,她现在终于明白自家二师兄被胖三花揍的时候是种什么样的感受了。

    看着已经被他踢倒在地的种小天,胖三花才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喵喵喵~!”现在都脏了,可怎么办?!

    胖三花生气极了,都已经这么晚了,难道还要再洗个澡吗?

    “球球,你也太暴力了吧。”种小天一边抱怨着,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的手又挥了挥,胖三花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轻盈起来,很快他身上的那些灰尘全都离开了他的毛发,掉到了地上。

    哇,果然修仙是有好处的呢,等回头这些东西他也要学。

    除了在天上飞。

    ,胖三花就站在旁边被扑了一脸,原本干干净净的猫咪都变得灰扑扑的了。

    “哈哈哈哈哈哈。”肇事者放肆的大笑起来,雪追也想笑,但是他怕被打,于是他便小心翼翼地扭过头,用小爪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开始扑哧哧的笑。

    咳嗽完了的胖三花一张胖脸都皱了起来,他怒视着面前的种小天,在种小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跃而起,后腿就踢到了种小天的脑袋上。

    “啊!”种小天尖叫一声,她现在终于明白自家二师兄被胖三花揍的时候是种什么样的感受了。

    看着已经被他踢倒在地的种小天,胖三花才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喵喵喵~!”现在都脏了,可怎么办?!

    胖三花生气极了,都已经这么晚了,难道还要再洗个澡吗?

    “球球,你也太暴力了吧。”种小天一边抱怨着,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的手又挥了挥,胖三花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轻盈起来,很快他身上的那些灰尘全都离开了他的毛发,掉到了地上。

    哇,果然修仙是有好处的呢,等回头这些东西他也要学。

    除了在天上飞。

    ,胖三花就站在旁边被扑了一脸,原本干干净净的猫咪都变得灰扑扑的了。

    “哈哈哈哈哈哈。”肇事者放肆的大笑起来,雪追也想笑,但是他怕被打,于是他便小心翼翼地扭过头,用小爪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开始扑哧哧的笑。

    咳嗽完了的胖三花一张胖脸都皱了起来,他怒视着面前的种小天,在种小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跃而起,后腿就踢到了种小天的脑袋上。

    “啊!”种小天尖叫一声,她现在终于明白自家二师兄被胖三花揍的时候是种什么样的感受了。

    看着已经被他踢倒在地的种小天,胖三花才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喵喵喵~!”现在都脏了,可怎么办?!

    胖三花生气极了,都已经这么晚了,难道还要再洗个澡吗?

    “球球,你也太暴力了吧。”种小天一边抱怨着,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的手又挥了挥,胖三花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轻盈起来,很快他身上的那些灰尘全都离开了他的毛发,掉到了地上。

    哇,果然修仙是有好处的呢,等回头这些东西他也要学。

    除了在天上飞。

    ,胖三花就站在旁边被扑了一脸,原本干干净净的猫咪都变得灰扑扑的了。

    “哈哈哈哈哈哈。”肇事者放肆的大笑起来,雪追也想笑,但是他怕被打,于是他便小心翼翼地扭过头,用小爪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开始扑哧哧的笑。

    咳嗽完了的胖三花一张胖脸都皱了起来,他怒视着面前的种小天,在种小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跃而起,后腿就踢到了种小天的脑袋上。

    “啊!”种小天尖叫一声,她现在终于明白自家二师兄被胖三花揍的时候是种什么样的感受了。

    看着已经被他踢倒在地的种小天,胖三花才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喵喵喵~!”现在都脏了,可怎么办?!

    胖三花生气极了,都已经这么晚了,难道还要再洗个澡吗?

    “球球,你也太暴力了吧。”种小天一边抱怨着,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的手又挥了挥,胖三花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轻盈起来,很快他身上的那些灰尘全都离开了他的毛发,掉到了地上。

    哇,果然修仙是有好处的呢,等回头这些东西他也要学。

    除了在天上飞。

    ,胖三花就站在旁边被扑了一脸,原本干干净净的猫咪都变得灰扑扑的了。

    “哈哈哈哈哈哈。”肇事者放肆的大笑起来,雪追也想笑,但是他怕被打,于是他便小心翼翼地扭过头,用小爪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开始扑哧哧的笑。

    咳嗽完了的胖三花一张胖脸都皱了起来,他怒视着面前的种小天,在种小天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跃而起,后腿就踢到了种小天的脑袋上。

    “啊!”种小天尖叫一声,她现在终于明白自家二师兄被胖三花揍的时候是种什么样的感受了。

    看着已经被他踢倒在地的种小天,胖三花才缓缓地呼出一口气。

    “喵喵喵~!”现在都脏了,可怎么办?!

    胖三花生气极了,都已经这么晚了,难道还要再洗个澡吗?

    “球球,你也太暴力了吧。”种小天一边抱怨着,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的手又挥了挥,胖三花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轻盈起来,很快他身上的那些灰尘全都离开了他的毛发,掉到了地上。

    哇,果然修仙是有好处的呢,等回头这些东西他也要学。

    除了在天上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