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144

作品:我在斗罗不当人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殷商之帝

    第二天。

    宁风致三人同一时间来到教室后门,发现云天明和牛顿老师两个人在黑板上进行一种非常复杂的计算。

    “嗯,这才像个样子!”

    骨斗罗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

    侍女怜一直在后门等着宁风致等人。

    宁风致看着黑板上密密麻麻的数学公式,不仅感觉有些头皮发麻,忍不住问道:

    “他们在做什么?”

    “根据牛顿老师的话来说,他们在摘取数学王冠上的珍珠。”

    侍女怜恭敬地回答道。

    “这么厉害,他们在研究什么题?”

    骨斗罗有些惊讶,询问道。

    究竟是什么题能够被誉为数学王冠上的珍珠?肯定是一道非常复杂的数学题吧,三人理所应当的想着。

    “报告大人他们在证明一加一是否等于二。”

    侍女怜如实的回答道。

    “一加一等于二,这个问题还需要证明!?”

    剑斗罗尘心一头雾水,忍不住说道。

    “我们明天再来吧……”宁风致无奈的说道。

    第三天。

    宁风致三人同一时间来到教室后门,只见贝多芬坐在讲台上,手里拿着一把二胡,带着墨镜。

    云天明也是同样拿着二胡,戴着墨镜,一段悲伤凄凉的音乐传出来。

    “他们……他们怎么戴上了墨镜?昨天还是好好的,怎么今天变成了瞎子!?”

    宁风致一脸震惊的问道。

    侍女怜发现宁风致想偏了,连忙解释道:

    “报告宗主,今天贝多芬老师讲课的内容是悲伤乐,准备交云天明怎么用二胡拉出《二泉映月》。

    戴墨镜也是为了渲染气氛,融情于景,让人身临其境。”

    “哦哦!”

    剑斗罗和骨斗罗同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只剩下仍旧一脸懵逼的宁风致愣在原地。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你哦什么哦,你五音都不全,你懂个屁。你明白音乐吗?你跟我说你刚才明白了啥?”

    骨斗罗没好气的对剑斗罗说道。

    剑斗罗被揭穿,表情有些不自然反驳道:

    “你懂了?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懂?”

    这两个人内心都明白自己懂个屁。

    “我们

    明天再来吧!”宁风致苦笑说道。

    第四天。

    宁风致三人再次来到教室后门,看见王羲之坐在讲台上滔滔不绝讲着自己的辉煌往事。

    “云天明同学你可能不知道老夫40多岁作下《兰亭集序》,那时大陆上各个高官都开出各种价码,让老夫将《兰亭集序》卖给他们。

    其中更是有上一任星罗帝国的皇帝,更是开出一千万金魂币的价码,但是老夫视金钱如粪土,看名利如浮云,拒绝了皇帝。

    但是星罗皇帝不死心,派出了数十位貌美的女子,对老夫使用勾心摄魄计策。

    谁叫老夫金枪不倒。走肾不走心,最后目送她们抱着孩子离开。

    老夫的心坚如磐石,并没有因为十几个女子而改变自己的志向……”

    因为王羲之讲的剧情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宁风致三人听了一下午直到快下课了,王羲之才讲十几分钟的书法课。

    “这王老师每天就讲十几分钟的课?”宁风致扭头对侍女询问道。

    “报告宗主,云天明的字写的其实挺好的,其实不需要再练习。”

    侍女恭敬地回答道。

    “那老头不去当说书先生,真是可惜了他那张嘴。”

    骨斗罗笑道。

    “确实有一副好口才,吹牛逼吹的比你还膨胀!”

    剑斗罗点了点头感慨道。

    “剑人,你一天不损我两句就皮痒了,是不是?”

    听到剑斗罗在损自己,骨斗罗古榕当场不乐意了。

    “怎么想打架?”

    剑斗罗瞥了个骨斗罗一眼,淡淡的开口道。

    “怕你不成,爷孙局,来不来!?”

    骨斗罗古榕冷笑一声开口道。

    “走,格斗场见!”

    见宁风致无奈的笑了笑,这两人三天两天就得打一场,双方谁都奈何不了谁,都是平局收场。

    第五天,宁风致三人熟练地来到教室后门,看到老师一心正在和云天明下棋,双方已经落子无数。

    宁风致看不懂这棋局,但是旁边传来剑斗罗的赞叹声。

    “妙啊,妙啊……”

    “!!!”

    宁风致转头一脸震惊的看着剑斗罗。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剑斗罗根本不懂围棋,这棋局他自己都看不懂,剑斗罗能够懂吗?

    “这黑子成一头黑龙之势,不断的撕扯白子的防御,这白纸宛如一头凶猛的白虎正在不断反扑,真是妙啊!”

    骨斗罗古榕微微点头评价道,宁风致又一脸懵逼的看着骨斗罗。古叔你也能看懂吗?

    骨斗罗和剑斗罗对视一眼,似乎有火花在碰撞。

    “骨老头,我不是记得你不会下围棋的吗?”

    剑斗罗毫不留情的拆穿,骨斗罗古榕镇静反驳道:

    “我记得你也不会……”

    〖本书标签轻松幽默搞怪,如果你不懂这些标签什么意思,请杠精离开这本书,谢谢,省的你抬杠〗

    扯白子的防御,这白纸宛如一头凶猛的白虎正在不断反扑,真是妙啊!”

    骨斗罗古榕微微点头评价道,宁风致又一脸懵逼的看着骨斗罗。古叔你也能看懂吗?

    骨斗罗和剑斗罗对视一眼,似乎有火花在碰撞。

    “骨老头,我不是记得你不会下围棋的吗?”

    剑斗罗毫不留情的拆穿,骨斗罗古榕镇静反驳道:

    “我记得你也不会……”

    〖本书标签轻松幽默搞怪,如果你不懂这些标签什么意思,请杠精离开这本书,谢谢,省的你抬杠〗

    扯白子的防御,这白纸宛如一头凶猛的白虎正在不断反扑,真是妙啊!”

    骨斗罗古榕微微点头评价道,宁风致又一脸懵逼的看着骨斗罗。古叔你也能看懂吗?

    骨斗罗和剑斗罗对视一眼,似乎有火花在碰撞。

    “骨老头,我不是记得你不会下围棋的吗?”

    剑斗罗毫不留情的拆穿,骨斗罗古榕镇静反驳道:

    “我记得你也不会……”

    〖本书标签轻松幽默搞怪,如果你不懂这些标签什么意思,请杠精离开这本书,谢谢,省的你抬杠〗

    扯白子的防御,这白纸宛如一头凶猛的白虎正在不断反扑,真是妙啊!”

    骨斗罗古榕微微点头评价道,宁风致又一脸懵逼的看着骨斗罗。古叔你也能看懂吗?

    骨斗罗和剑斗罗对视一眼,似乎有火花在碰撞。

    “骨老头,我不是记得你不会下围棋的吗?”

    剑斗罗毫不留情的拆穿,骨斗罗古榕镇静反驳道:

    “我记得你也不会……”

    〖本书标签轻松幽默搞怪,如果你不懂这些标签什么意思,请杠精离开这本书,谢谢,省的你抬杠〗

    扯白子的防御,这白纸宛如一头凶猛的白虎正在不断反扑,真是妙啊!”

    骨斗罗古榕微微点头评价道,宁风致又一脸懵逼的看着骨斗罗。古叔你也能看懂吗?

    骨斗罗和剑斗罗对视一眼,似乎有火花在碰撞。

    “骨老头,我不是记得你不会下围棋的吗?”

    剑斗罗毫不留情的拆穿,骨斗罗古榕镇静反驳道:

    “我记得你也不会……”

    〖本书标签轻松幽默搞怪,如果你不懂这些标签什么意思,请杠精离开这本书,谢谢,省的你抬杠〗

    扯白子的防御,这白纸宛如一头凶猛的白虎正在不断反扑,真是妙啊!”

    骨斗罗古榕微微点头评价道,宁风致又一脸懵逼的看着骨斗罗。古叔你也能看懂吗?

    骨斗罗和剑斗罗对视一眼,似乎有火花在碰撞。

    “骨老头,我不是记得你不会下围棋的吗?”

    剑斗罗毫不留情的拆穿,骨斗罗古榕镇静反驳道:

    “我记得你也不会……”

    〖本书标签轻松幽默搞怪,如果你不懂这些标签什么意思,请杠精离开这本书,谢谢,省的你抬杠〗

    扯白子的防御,这白纸宛如一头凶猛的白虎正在不断反扑,真是妙啊!”

    骨斗罗古榕微微点头评价道,宁风致又一脸懵逼的看着骨斗罗。古叔你也能看懂吗?

    骨斗罗和剑斗罗对视一眼,似乎有火花在碰撞。

    “骨老头,我不是记得你不会下围棋的吗?”

    剑斗罗毫不留情的拆穿,骨斗罗古榕镇静反驳道:

    “我记得你也不会……”

    〖本书标签轻松幽默搞怪,如果你不懂这些标签什么意思,请杠精离开这本书,谢谢,省的你抬杠〗

    扯白子的防御,这白纸宛如一头凶猛的白虎正在不断反扑,真是妙啊!”

    骨斗罗古榕微微点头评价道,宁风致又一脸懵逼的看着骨斗罗。古叔你也能看懂吗?

    骨斗罗和剑斗罗对视一眼,似乎有火花在碰撞。

    “骨老头,我不是记得你不会下围棋的吗?”

    剑斗罗毫不留情的拆穿,骨斗罗古榕镇静反驳道:

    “我记得你也不会……”

    〖本书标签轻松幽默搞怪,如果你不懂这些标签什么意思,请杠精离开这本书,谢谢,省的你抬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