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第一百六十八章执法堂(求订阅)

作品:斗罗之极品武魂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魔邪王道

    “等等这是!”只见人面魔珠身上发出剧烈的颤抖,慢慢的一个紫色的光芒在破魂枪上盘旋。

    “什么东西?我没有达到四十级魂力为什么魂环会附属武魂上?”林炎眉头一皱看着破魂枪。

    慢慢的紫色的光芒没入破魂枪体内,人面魔珠也停止了颤抖,林炎坐在地上感受起来,只见破魂枪内饰出现一只人面魔珠的形状,破魂枪也发出强大的魂力。

    “这是附属魂环?”当初林炎听见比比东随便说过一嘴,在极品武魂斩杀魂兽有极小的几率下可以增加武魂自身的属性,其难度比掉落魂骨还要稀奇,而且只存在于极品武魂。

    “这就是老师当初说的魂兽属性?那这样我的破魂枪会附属人面魔珠什么属性?韧性?还是毒素!”林炎暗道。

    林炎挥舞手中破魂抢,一道混着金色和紫色的光芒挥舞了出去,面前的大树瞬间被劈成粉末,慢慢的被毒素化成一团一滩紫水。

    林炎震惊道:“不是吧!没想到毒素在我破魂枪加持下居然比人面魔珠的毒性还要霸道。

    这里是人面魔珠的地盘很少有高级魂兽,所以林炎并不害怕有其它妖兽袭击他。

    大约休息了一个时辰后林炎站起身来往深处走去,现在历练才是刚刚开始,以后的路会更加凶险,他知道如果没有这样的历练迟早会被唐三超越,现在的唐三也面临自己大敌独孤博。

    就这样林炎在这里修炼的半年终于达到了四十级魂力,获取魂环以后正式可以踏入魂宗了。

    “现在我最需要一只万年金属性魂兽,不知道能不能碰见!”林炎四周训看起来,而在他的身旁几只千年魂兽趴在地上没有一点气息。

    林炎在这里搭上了一个小型的帐篷,坐在里面休息起来,时不时感应这外面的波动。

    这里是相当危险了,处处都存在危机!

    一夜无话

    清晨林炎从睡梦中醒来,寻找理想的魂兽。

    万年的魂兽可不是轻易斩杀,就算被杀万年的魂环会产生湮灭的效果,现在林炎身体虽然可以承受万年魂环充实,但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稍有不慎就会爆体而亡。

    林炎走在森林当中观察四周的动静,以往妖兽袭击!

    突然只见森林发生暴动,所有低级魂兽纷纷夹着尾巴逃走,而强大的魂兽往深处跑去,好像发生了什么。

    林炎加快了速度想看看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炎跟着一只千年魂兽魔虎的步伐,很快到了一处空地,空地中数十头高级魂兽,之间也有五只万年魂兽,所有魂兽纷纷守护在一处花朵身旁,一只强大的万年魂兽驱赶着其他魂兽,根本不让靠近。

    而其他低级魂兽在四周张望,万年以上纷纷在它身旁低吼来证明心中的不服。

    “吼!”那只强大的万年金色蝎子魂兽一吼所有魂兽发出剧烈的颤抖,好像都在怕它。

    “万年魂兽金石蝎王,面前这只明显达到了一万一千年的魂兽,这正是我一直想要的魂环!”林炎颤抖着,可是猎杀这只金石蝎王谈何容易,而且身旁还有好几只万年魂兽。

    金石蝎王属于巅峰级妖兽,一身强大的防御力要比大部分万年魂兽都要强上许多。

    “吼!”金石蝎王对着远处大吼起来,只见从中走出一只庞大的类似于犀牛的魂兽。

    “这是!水犀牛精这只明显达到了两万年的存在,到底是什么东西把这些可怕的存在都招惹过来。”林炎眉头一皱看着几只魂兽。

    “吼!”

    “吼!”两只魂兽大吼起来,明显金石蝎王弱了半筹,可是它明显不甘心继续怒吼着。

    “吼!”随着一声怒吼两只魂兽打了起来,瞬间打的不可开交,而其他魂兽也纷纷冲了上去。

    “等等这是什么草?我没有唐三那样见识,根本不认识这样的草药,但是这么多魂兽守护绝对是仙品。”林炎脸上漏出兴奋的表情,这东西可是可遇不可求。

    而那些魂兽还在疯狂的攻击着,所有万年魂兽全部攻击那只水犀牛精,但是那只水犀牛精也不怂以一敌十非常凶猛。

    现在林炎只有等了,等他们斗个鱼死网破就是他出手的时候,这样魂兽和仙草了都到手了。

    “吼!”只见金石蝎王瞬间钻进了地下不见踪影,要不是仙草还在他都以为要跑那!

    在没有金石蝎王的对质下那只水犀牛精瞬间击败了所有魂兽,它的手段极

    其残忍,击倒以后直接残忍的踩死,一个个黑色魂环从它们的身上展现出来,而那些千年魂兽也逃之夭夭,命才重要。

    “没想到这只水犀牛精居然如此残忍,不分同类直接杀之这种魂兽活着也是一种危害!”林炎握紧了拳头。

    而在水犀牛身下发生剧烈的颤抖,慢慢的土地开始崩塌水犀牛精瞬间掉了下去。

    而金石蝎王从地下跳了出来,只见从地下窜出无数地刺瞬间地底下发出剧烈颤抖与吼叫,慢慢的吼叫声停止了,只见一个巨大的黑色魂环从地下冲了出来。

    “不是吧,水犀牛精好歹也是两万年以上的魂兽居然如此脆弱,这样也好,证明了这只魂兽就是我想要的东西!”林炎兴奋的看着那只金石蝎王。

    此时的金石蝎王也身负重伤,他在一万一千年修为能杀死比自己多出一万年的魂兽已经相当不错了。

    金石蝎王摇摇晃晃的倒在了那株仙草旁边,它真的累了。

    其残忍,击倒以后直接残忍的踩死,一个个黑色魂环从它们的身上展现出来,而那些千年魂兽也逃之夭夭,命才重要。

    “没想到这只水犀牛精居然如此残忍,不分同类直接杀之这种魂兽活着也是一种危害!”林炎握紧了拳头。

    而在水犀牛身下发生剧烈的颤抖,慢慢的土地开始崩塌水犀牛精瞬间掉了下去。

    而金石蝎王从地下跳了出来,只见从地下窜出无数地刺瞬间地底下发出剧烈颤抖与吼叫,慢慢的吼叫声停止了,只见一个巨大的黑色魂环从地下冲了出来。

    “不是吧,水犀牛精好歹也是两万年以上的魂兽居然如此脆弱,这样也好,证明了这只魂兽就是我想要的东西!”林炎兴奋的看着那只金石蝎王。

    此时的金石蝎王也身负重伤,他在一万一千年修为能杀死比自己多出一万年的魂兽已经相当不错了。

    金石蝎王摇摇晃晃的倒在了那株仙草旁边,它真的累了。

    其残忍,击倒以后直接残忍的踩死,一个个黑色魂环从它们的身上展现出来,而那些千年魂兽也逃之夭夭,命才重要。

    “没想到这只水犀牛精居然如此残忍,不分同类直接杀之这种魂兽活着也是一种危害!”林炎握紧了拳头。

    而在水犀牛身下发生剧烈的颤抖,慢慢的土地开始崩塌水犀牛精瞬间掉了下去。

    而金石蝎王从地下跳了出来,只见从地下窜出无数地刺瞬间地底下发出剧烈颤抖与吼叫,慢慢的吼叫声停止了,只见一个巨大的黑色魂环从地下冲了出来。

    “不是吧,水犀牛精好歹也是两万年以上的魂兽居然如此脆弱,这样也好,证明了这只魂兽就是我想要的东西!”林炎兴奋的看着那只金石蝎王。

    此时的金石蝎王也身负重伤,他在一万一千年修为能杀死比自己多出一万年的魂兽已经相当不错了。

    金石蝎王摇摇晃晃的倒在了那株仙草旁边,它真的累了。

    其残忍,击倒以后直接残忍的踩死,一个个黑色魂环从它们的身上展现出来,而那些千年魂兽也逃之夭夭,命才重要。

    “没想到这只水犀牛精居然如此残忍,不分同类直接杀之这种魂兽活着也是一种危害!”林炎握紧了拳头。

    而在水犀牛身下发生剧烈的颤抖,慢慢的土地开始崩塌水犀牛精瞬间掉了下去。

    而金石蝎王从地下跳了出来,只见从地下窜出无数地刺瞬间地底下发出剧烈颤抖与吼叫,慢慢的吼叫声停止了,只见一个巨大的黑色魂环从地下冲了出来。

    “不是吧,水犀牛精好歹也是两万年以上的魂兽居然如此脆弱,这样也好,证明了这只魂兽就是我想要的东西!”林炎兴奋的看着那只金石蝎王。

    此时的金石蝎王也身负重伤,他在一万一千年修为能杀死比自己多出一万年的魂兽已经相当不错了。

    金石蝎王摇摇晃晃的倒在了那株仙草旁边,它真的累了。

    其残忍,击倒以后直接残忍的踩死,一个个黑色魂环从它们的身上展现出来,而那些千年魂兽也逃之夭夭,命才重要。

    “没想到这只水犀牛精居然如此残忍,不分同类直接杀之这种魂兽活着也是一种危害!”林炎握紧了拳头。

    而在水犀牛身下发生剧烈的颤抖,慢慢的土地开始崩塌水犀牛精瞬间掉了下去。

    而金石蝎王从地下跳了出来,只见从地下窜出无数地刺瞬间地底下发出剧烈颤抖与吼叫,慢慢的吼叫声停止了,只见一个巨大的黑色魂环从地下冲了出来。

    “不是吧,水犀牛精好歹也是两万年以上的魂兽居然如此脆弱,这样也好,证明了这只魂兽就是我想要的东西!”林炎兴奋的看着那只金石蝎王。

    此时的金石蝎王也身负重伤,他在一万一千年修为能杀死比自己多出一万年的魂兽已经相当不错了。

    金石蝎王摇摇晃晃的倒在了那株仙草旁边,它真的累了。

    其残忍,击倒以后直接残忍的踩死,一个个黑色魂环从它们的身上展现出来,而那些千年魂兽也逃之夭夭,命才重要。

    “没想到这只水犀牛精居然如此残忍,不分同类直接杀之这种魂兽活着也是一种危害!”林炎握紧了拳头。

    而在水犀牛身下发生剧烈的颤抖,慢慢的土地开始崩塌水犀牛精瞬间掉了下去。

    而金石蝎王从地下跳了出来,只见从地下窜出无数地刺瞬间地底下发出剧烈颤抖与吼叫,慢慢的吼叫声停止了,只见一个巨大的黑色魂环从地下冲了出来。

    “不是吧,水犀牛精好歹也是两万年以上的魂兽居然如此脆弱,这样也好,证明了这只魂兽就是我想要的东西!”林炎兴奋的看着那只金石蝎王。

    此时的金石蝎王也身负重伤,他在一万一千年修为能杀死比自己多出一万年的魂兽已经相当不错了。

    金石蝎王摇摇晃晃的倒在了那株仙草旁边,它真的累了。

    其残忍,击倒以后直接残忍的踩死,一个个黑色魂环从它们的身上展现出来,而那些千年魂兽也逃之夭夭,命才重要。

    “没想到这只水犀牛精居然如此残忍,不分同类直接杀之这种魂兽活着也是一种危害!”林炎握紧了拳头。

    而在水犀牛身下发生剧烈的颤抖,慢慢的土地开始崩塌水犀牛精瞬间掉了下去。

    而金石蝎王从地下跳了出来,只见从地下窜出无数地刺瞬间地底下发出剧烈颤抖与吼叫,慢慢的吼叫声停止了,只见一个巨大的黑色魂环从地下冲了出来。

    “不是吧,水犀牛精好歹也是两万年以上的魂兽居然如此脆弱,这样也好,证明了这只魂兽就是我想要的东西!”林炎兴奋的看着那只金石蝎王。

    此时的金石蝎王也身负重伤,他在一万一千年修为能杀死比自己多出一万年的魂兽已经相当不错了。

    金石蝎王摇摇晃晃的倒在了那株仙草旁边,它真的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