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第300章 绝佳理由

作品:夜提刑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老花子

    十方刚说完,没等凌峰解释,旁边徐启明却先说道:“仙师酒杯里的是清水,你不知道能不能别胡说,没人当你是哑巴。”

    十方这才恍然,凌峰更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刚想继续再说八律,哪知道又听十方惊叫道:“哎呀,不好,虽然你没喝酒,但丹杏姐姐之前可是当着大家的面喝了酒的,那岂不是说……”

    说着,十方一脸焦急的望向丹杏。

    丹杏本来见十方已经入了太一道,心中是忍不住的酸楚委屈,但凌峰所作所为皆符合太一道门规,自己也没理由出言阻拦,只能在一旁自怨自怜,这时见十方满面焦急的望着自己,关切之情溢于言表,一时间更是凄苦不已。

    “我并不是太一道门人,所以并不受戒律约束。”丹杏眼圈一红,低声说道。

    “什么?姐姐你不是太一道门人?”不光十方惊声叫道,就连徐启明也满面惊诧。

    丹杏又轻轻点了点头。

    凌峰这时也说道:“师姐是饮酒了不假,但她的确并非太一道的入门弟子,只因师姐的父亲是我二师叔,容我恕个罪说,也就是当今龙虎山三大真人中的火鼎真人,所以师姐才从小长在龙虎山,与我等师兄弟一起学道,大家也是平辈相称,但师姐本人却从未正式加入太一道,虽说饮酒有失检点,但却并非犯戒。”

    十方和徐启明听完都有些发愣,十方心说:“原来也可以不入道就能学太一道法,还不用遵守戒律,如果自己不是走畦人,这倒是个好办法。”

    但转念一想,“就算自己不是走畦人,恐怕也有点悬,毕竟我爹又不是什么掌教真人,不过这也怨不得我爹,连他是谁我都不知道,想怨也怨不了。”

    徐启明心里也嘀咕:“幸好自己之前认准了凌峰仙师,没一着急去拜丹杏仙师,不然她并非太一道弟子,我不就白拜了吗?”

    凌峰见十方不再说话了,这才又继续说道:“如果再无疑问,我就要说八律了,如果还有疑问,现在一口气问完。”

    等了半天,见十方真不吭声了,凌峰这才张口说道:“八律和五戒同样重要,你们务必逐条谨记,万

    不可儿戏,否则也是天罚之罪。”

    说着,凌峰手捧戒牒,高声念道:“一禁欺师灭祖,败坏纲常;二禁同室操戈,祸起萧墙;三禁以强凌弱,为祸四方;四禁娶妻生子,儿女情长;五禁妒言蜚语,偏怀浅戆;六禁结交奸佞……”

    凌峰还没说完,十方又跟犯了病一样,从地上是一蹦而起,惊声叫道:“什么?仙师,你说的第四条是什么?”

    就算凌峰脾气再好,也有点压不住火了,心说我刚才说的清楚,有疑问当场问完,你怎么这么多事,非要在我没说完之前,大呼小叫吗?

    因而凌峰语气也十分不悦:“你到底又怎么了?难道这八律你也有问题?”

    就见十方两眼瞪得溜圆,一脸的疑惑,“仙师,那如果犯了八律,会怎么惩罚,是会被撵出门墙,还是会被天罚?”

    凌峰硬忍着气说道:“我刚说过,八律和五戒同等重要,自然也是天罚,你就算有疑问,就不能等我说完了再问吗?”

    哪知道十方又瞅了瞅丹杏,说道:“不是啊,你刚才说的太快,我没听清,你能再把这第四条重复一遍吗?”

    凌峰拿十方实在是没脾气,也只能没好气的又重复道:“四禁娶妻生子,儿女情长,五禁……”

    “等等,就是这一条,就说入了太一道是不准娶媳妇儿和生孩子的吗?”十方又是惊声叫道。

    凌峰万万没想到十方的问题是在这一条上面,不禁愣了愣,说道:“对啊,太一道出家修道,是方外之人,讲求的就是清心寡欲,持戒自律,家室妻子皆是俗务,于修道相冲,因而禁绝,这又有什么不对?”

    “当然不对了,这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入了太一道,不能娶妻生子,那不就绝后了?”十方倒说的理直气壮。

    其实十方根本不在乎是不是入了太一道就要绝后,他披了六魂幡,只要献祭了雀阴,也一样无法生育后代,只是他一听凌峰说不能娶媳妇儿生孩子,登时心头一动。

    如果我要是以传宗接代为由,那不入太一道可就名正言顺了,就是徐大少也没理由非逼着我一起入道了,太一道收徒弟总不会非要强迫人家断子绝孙吧?

    因而十方这才打断凌峰,理直

    气壮地说了出来。

    其实方才凌峰念到这一条的时候,不光十方,就是徐启明心中也是一颤,暗想:“我之所以想入太一道,就是为了学得一身本领,将来好能出人头地,重振徐家门楣,光宗耀祖,如果不能娶妻生子,那岂不是对徐家列祖列宗最大的不孝?”

    但转念又一想:“也罢,大丈夫当以前途为重,如果为此而不能入太一道,自己恐怕就只能在雨后村要一辈子饭,别说娶妻生子,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先入道才是紧要之事。”

    不过他听十方说不能绝后,心中倒也理解,虽然满面失落,但却叹了口气说道:“十方,我事先并不知道入太一道等同出家,只是不愿意自己入了太一道,还把你独自扔下,我们兄弟一场,岂能眼睁睁看着你还在雨后村要饭受苦,我总念着有一天,我们兄弟同心,能一起学得本领,再一起斩妖除魔,但如果真是如此,我也不好强求,毕竟,这关乎你家的香烟后代。”

    凌峰一听徐启明改了口,就知道要糟,果然十方听徐启明这么一说,当即说道:“别的我十方都能答应,但我可是我们家十一代单传,说什么也不能到我这儿就绝了后。”

    十方听徐启明终于不强求自己了,心里登时大为顺畅,一时又忍不住开始信口雌黄起来,不过他连自己爹是谁都不清楚,哪来的十一代单传。

    但一见徐启明满面失落,眼含不舍,十方心里也不是滋味,毕竟方才徐启明为了提携自己一起加入太一道,急的差点没抹了脖子,因而十方拍了拍徐启明,又说道:

    “徐大少,不过你也别太舍不得我,我只是说不能绝了后,可并没说一定不入太一道,你先去龙虎山等着我,等我娶了媳妇儿,生完孩子,就立刻去龙虎山找你去,到时候,咱们照样兄弟同心,一起斩妖除魔。”

    气壮地说了出来。

    其实方才凌峰念到这一条的时候,不光十方,就是徐启明心中也是一颤,暗想:“我之所以想入太一道,就是为了学得一身本领,将来好能出人头地,重振徐家门楣,光宗耀祖,如果不能娶妻生子,那岂不是对徐家列祖列宗最大的不孝?”

    但转念又一想:“也罢,大丈夫当以前途为重,如果为此而不能入太一道,自己恐怕就只能在雨后村要一辈子饭,别说娶妻生子,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先入道才是紧要之事。”

    不过他听十方说不能绝后,心中倒也理解,虽然满面失落,但却叹了口气说道:“十方,我事先并不知道入太一道等同出家,只是不愿意自己入了太一道,还把你独自扔下,我们兄弟一场,岂能眼睁睁看着你还在雨后村要饭受苦,我总念着有一天,我们兄弟同心,能一起学得本领,再一起斩妖除魔,但如果真是如此,我也不好强求,毕竟,这关乎你家的香烟后代。”

    凌峰一听徐启明改了口,就知道要糟,果然十方听徐启明这么一说,当即说道:“别的我十方都能答应,但我可是我们家十一代单传,说什么也不能到我这儿就绝了后。”

    十方听徐启明终于不强求自己了,心里登时大为顺畅,一时又忍不住开始信口雌黄起来,不过他连自己爹是谁都不清楚,哪来的十一代单传。

    但一见徐启明满面失落,眼含不舍,十方心里也不是滋味,毕竟方才徐启明为了提携自己一起加入太一道,急的差点没抹了脖子,因而十方拍了拍徐启明,又说道:

    “徐大少,不过你也别太舍不得我,我只是说不能绝了后,可并没说一定不入太一道,你先去龙虎山等着我,等我娶了媳妇儿,生完孩子,就立刻去龙虎山找你去,到时候,咱们照样兄弟同心,一起斩妖除魔。”

    气壮地说了出来。

    其实方才凌峰念到这一条的时候,不光十方,就是徐启明心中也是一颤,暗想:“我之所以想入太一道,就是为了学得一身本领,将来好能出人头地,重振徐家门楣,光宗耀祖,如果不能娶妻生子,那岂不是对徐家列祖列宗最大的不孝?”

    但转念又一想:“也罢,大丈夫当以前途为重,如果为此而不能入太一道,自己恐怕就只能在雨后村要一辈子饭,别说娶妻生子,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先入道才是紧要之事。”

    不过他听十方说不能绝后,心中倒也理解,虽然满面失落,但却叹了口气说道:“十方,我事先并不知道入太一道等同出家,只是不愿意自己入了太一道,还把你独自扔下,我们兄弟一场,岂能眼睁睁看着你还在雨后村要饭受苦,我总念着有一天,我们兄弟同心,能一起学得本领,再一起斩妖除魔,但如果真是如此,我也不好强求,毕竟,这关乎你家的香烟后代。”

    凌峰一听徐启明改了口,就知道要糟,果然十方听徐启明这么一说,当即说道:“别的我十方都能答应,但我可是我们家十一代单传,说什么也不能到我这儿就绝了后。”

    十方听徐启明终于不强求自己了,心里登时大为顺畅,一时又忍不住开始信口雌黄起来,不过他连自己爹是谁都不清楚,哪来的十一代单传。

    但一见徐启明满面失落,眼含不舍,十方心里也不是滋味,毕竟方才徐启明为了提携自己一起加入太一道,急的差点没抹了脖子,因而十方拍了拍徐启明,又说道:

    “徐大少,不过你也别太舍不得我,我只是说不能绝了后,可并没说一定不入太一道,你先去龙虎山等着我,等我娶了媳妇儿,生完孩子,就立刻去龙虎山找你去,到时候,咱们照样兄弟同心,一起斩妖除魔。”

    气壮地说了出来。

    其实方才凌峰念到这一条的时候,不光十方,就是徐启明心中也是一颤,暗想:“我之所以想入太一道,就是为了学得一身本领,将来好能出人头地,重振徐家门楣,光宗耀祖,如果不能娶妻生子,那岂不是对徐家列祖列宗最大的不孝?”

    但转念又一想:“也罢,大丈夫当以前途为重,如果为此而不能入太一道,自己恐怕就只能在雨后村要一辈子饭,别说娶妻生子,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先入道才是紧要之事。”

    不过他听十方说不能绝后,心中倒也理解,虽然满面失落,但却叹了口气说道:“十方,我事先并不知道入太一道等同出家,只是不愿意自己入了太一道,还把你独自扔下,我们兄弟一场,岂能眼睁睁看着你还在雨后村要饭受苦,我总念着有一天,我们兄弟同心,能一起学得本领,再一起斩妖除魔,但如果真是如此,我也不好强求,毕竟,这关乎你家的香烟后代。”

    凌峰一听徐启明改了口,就知道要糟,果然十方听徐启明这么一说,当即说道:“别的我十方都能答应,但我可是我们家十一代单传,说什么也不能到我这儿就绝了后。”

    十方听徐启明终于不强求自己了,心里登时大为顺畅,一时又忍不住开始信口雌黄起来,不过他连自己爹是谁都不清楚,哪来的十一代单传。

    但一见徐启明满面失落,眼含不舍,十方心里也不是滋味,毕竟方才徐启明为了提携自己一起加入太一道,急的差点没抹了脖子,因而十方拍了拍徐启明,又说道:

    “徐大少,不过你也别太舍不得我,我只是说不能绝了后,可并没说一定不入太一道,你先去龙虎山等着我,等我娶了媳妇儿,生完孩子,就立刻去龙虎山找你去,到时候,咱们照样兄弟同心,一起斩妖除魔。”

    气壮地说了出来。

    其实方才凌峰念到这一条的时候,不光十方,就是徐启明心中也是一颤,暗想:“我之所以想入太一道,就是为了学得一身本领,将来好能出人头地,重振徐家门楣,光宗耀祖,如果不能娶妻生子,那岂不是对徐家列祖列宗最大的不孝?”

    但转念又一想:“也罢,大丈夫当以前途为重,如果为此而不能入太一道,自己恐怕就只能在雨后村要一辈子饭,别说娶妻生子,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先入道才是紧要之事。”

    不过他听十方说不能绝后,心中倒也理解,虽然满面失落,但却叹了口气说道:“十方,我事先并不知道入太一道等同出家,只是不愿意自己入了太一道,还把你独自扔下,我们兄弟一场,岂能眼睁睁看着你还在雨后村要饭受苦,我总念着有一天,我们兄弟同心,能一起学得本领,再一起斩妖除魔,但如果真是如此,我也不好强求,毕竟,这关乎你家的香烟后代。”

    凌峰一听徐启明改了口,就知道要糟,果然十方听徐启明这么一说,当即说道:“别的我十方都能答应,但我可是我们家十一代单传,说什么也不能到我这儿就绝了后。”

    十方听徐启明终于不强求自己了,心里登时大为顺畅,一时又忍不住开始信口雌黄起来,不过他连自己爹是谁都不清楚,哪来的十一代单传。

    但一见徐启明满面失落,眼含不舍,十方心里也不是滋味,毕竟方才徐启明为了提携自己一起加入太一道,急的差点没抹了脖子,因而十方拍了拍徐启明,又说道:

    “徐大少,不过你也别太舍不得我,我只是说不能绝了后,可并没说一定不入太一道,你先去龙虎山等着我,等我娶了媳妇儿,生完孩子,就立刻去龙虎山找你去,到时候,咱们照样兄弟同心,一起斩妖除魔。”

    气壮地说了出来。

    其实方才凌峰念到这一条的时候,不光十方,就是徐启明心中也是一颤,暗想:“我之所以想入太一道,就是为了学得一身本领,将来好能出人头地,重振徐家门楣,光宗耀祖,如果不能娶妻生子,那岂不是对徐家列祖列宗最大的不孝?”

    但转念又一想:“也罢,大丈夫当以前途为重,如果为此而不能入太一道,自己恐怕就只能在雨后村要一辈子饭,别说娶妻生子,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先入道才是紧要之事。”

    不过他听十方说不能绝后,心中倒也理解,虽然满面失落,但却叹了口气说道:“十方,我事先并不知道入太一道等同出家,只是不愿意自己入了太一道,还把你独自扔下,我们兄弟一场,岂能眼睁睁看着你还在雨后村要饭受苦,我总念着有一天,我们兄弟同心,能一起学得本领,再一起斩妖除魔,但如果真是如此,我也不好强求,毕竟,这关乎你家的香烟后代。”

    凌峰一听徐启明改了口,就知道要糟,果然十方听徐启明这么一说,当即说道:“别的我十方都能答应,但我可是我们家十一代单传,说什么也不能到我这儿就绝了后。”

    十方听徐启明终于不强求自己了,心里登时大为顺畅,一时又忍不住开始信口雌黄起来,不过他连自己爹是谁都不清楚,哪来的十一代单传。

    但一见徐启明满面失落,眼含不舍,十方心里也不是滋味,毕竟方才徐启明为了提携自己一起加入太一道,急的差点没抹了脖子,因而十方拍了拍徐启明,又说道:

    “徐大少,不过你也别太舍不得我,我只是说不能绝了后,可并没说一定不入太一道,你先去龙虎山等着我,等我娶了媳妇儿,生完孩子,就立刻去龙虎山找你去,到时候,咱们照样兄弟同心,一起斩妖除魔。”

    气壮地说了出来。

    其实方才凌峰念到这一条的时候,不光十方,就是徐启明心中也是一颤,暗想:“我之所以想入太一道,就是为了学得一身本领,将来好能出人头地,重振徐家门楣,光宗耀祖,如果不能娶妻生子,那岂不是对徐家列祖列宗最大的不孝?”

    但转念又一想:“也罢,大丈夫当以前途为重,如果为此而不能入太一道,自己恐怕就只能在雨后村要一辈子饭,别说娶妻生子,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先入道才是紧要之事。”

    不过他听十方说不能绝后,心中倒也理解,虽然满面失落,但却叹了口气说道:“十方,我事先并不知道入太一道等同出家,只是不愿意自己入了太一道,还把你独自扔下,我们兄弟一场,岂能眼睁睁看着你还在雨后村要饭受苦,我总念着有一天,我们兄弟同心,能一起学得本领,再一起斩妖除魔,但如果真是如此,我也不好强求,毕竟,这关乎你家的香烟后代。”

    凌峰一听徐启明改了口,就知道要糟,果然十方听徐启明这么一说,当即说道:“别的我十方都能答应,但我可是我们家十一代单传,说什么也不能到我这儿就绝了后。”

    十方听徐启明终于不强求自己了,心里登时大为顺畅,一时又忍不住开始信口雌黄起来,不过他连自己爹是谁都不清楚,哪来的十一代单传。

    但一见徐启明满面失落,眼含不舍,十方心里也不是滋味,毕竟方才徐启明为了提携自己一起加入太一道,急的差点没抹了脖子,因而十方拍了拍徐启明,又说道:

    “徐大少,不过你也别太舍不得我,我只是说不能绝了后,可并没说一定不入太一道,你先去龙虎山等着我,等我娶了媳妇儿,生完孩子,就立刻去龙虎山找你去,到时候,咱们照样兄弟同心,一起斩妖除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