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幸孕:枭少的契约新娘》正文 第547章 仙女下凡

作品:幸孕:枭少的契约新娘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忆江

    辛诗雨微微眯起眼睛,见这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身材高挑,模样清秀,看着罗鸣的双眼都在放着光。

    罗鸣面对扑向他的女孩笑了笑,身形一动,躲开了女孩子热情的拥抱,一伸胳膊,拉住辛诗雨的手,扬声跟大家说:“让大家久等了啊,你们都辛苦了,这是我的女朋友小雨,以后要大家多照顾了。”

    艾玛,谁是你的女朋友啊!

    辛诗雨瞪了罗鸣一眼,想要把手缩回来,但罗鸣扣着她的手不放,她只能无奈的任由罗鸣拉着她的手。

    那个奔着罗鸣扑过来的女孩子明显一愣,面露不悦的站在原地。

    关健拍拍女孩子的头,提醒着她说:“别愣着了,帮忙嫂子开饭,大家都饿了。”

    那个小爽不甘心般瞪了辛诗雨一眼,转头跑进屋内了。

    辛诗雨也不再也那女子对她的态度,她现在急于知道这个地方是哪里,这里面是什么样子的,有没有可能逃走的机会呢。

    她随着罗鸣等人走进院子,发现外面看着普通的大院子,里面别有洞天。

    这里是一处类似四合院的建筑,四周都是二层楼的小别墅,院子里面摆放着休息的桌椅,此时上面都是丰盛的菜肴和美酒。

    众人听说辛诗雨的罗鸣的女朋友,都辛诗雨都很尊敬热情,招呼着辛诗雨落座吃饭。

    辛诗雨转头对罗鸣说:“我想先去冲个澡。”这一路坐了太久的船,刚刚又被海风吹了许久,她觉得整个人都像海鱼一样发咸了。

    还没等罗鸣说话,小爽阴沉着脸在旁边开口了,“真是矫情啊,要吃饭了还冲什么澡!”

    关健立即阴沉下脸,怒斥小爽,“你胡说什么呢?”

    小爽明显是不听关健的话,脸一扬,嚷嚷的更大声了,“我哪里有胡说啊,大家一直在等着她吃饭呢,现在她要去冲澡,我们岂不是又要等她!”

    辛诗雨听着小爽的叫嚣,并不觉得生气,反倒很好笑,她挑挑眉,说:“让大家久等我了,很抱歉,我在船上吃过东西了,还不饿,你们吃饭吧,我去洗澡,然后我就休息了。”她说完话,转身就往刚刚罗鸣指给她看的房间走去。

    罗鸣一见辛诗雨不吃饭就要走,脸色都变了,马上起身拉住辛诗雨,“小雨,你原本身体就不好,又舟车劳顿,怎么可以不吃饭呢?”俊逸的脸上满是焦急和紧张。

    其他人见罗鸣如此,哪里还敢坐在椅子,纷纷起身,有人责怪着小爽,有人向辛诗雨道歉。

    关健代替妹妹郑重其实向辛诗雨道歉,“小姐,对不起啊,我妹妹年幼不懂事,口无遮拦乱说话了,你千万不要同她一般见识,一定要过来吃饭啊!”

    小爽被众人责备着,又见罗鸣脸色不悦,无比紧张辛诗雨,她虽然面色不甘,但抿了抿嘴唇,终于不敢乱说话了。

    辛诗雨看着众人不安焦灼的样子,心中不忍,点点头,“那你们先吃,不用等我,我很快就出来。”

    罗鸣听了辛诗雨的话,心里稍稍踏实些,示意众人先吃饭,他等着辛诗雨就好。

    大家见罗鸣不肯吃东西,怎么好意思先吃呢,都坐在餐桌旁眼巴巴的等着,罗鸣见状,只能心不在焉的同大家先吃饭。

    辛诗雨进到浴室里面,抬头看向镜子,“啊!”她都被自己的样子吓了一跳。

    镜子中的女人顶着一团杂草办的黄色假发,面色很黑,脸颊上还被点了几颗难看的黑痣。

    艾玛,她怎么变成了这副鬼样子啊!

    辛诗雨稍稍一动脑子,就想到了,定然是罗鸣为了蒙混过关,给她弄了个假身份证,又把她弄成这副鬼样子,以防被各处的检查和林海骁的追踪。

    这个罗鸣啊,怎么越来越狡猾啊,竟然想出这样的办法来祸害她,看来林海骁是不可能找到她了。

    辛诗雨想到这里,心中的期盼好像一下破灭了般,难过伤心了好一会儿,才让自己缓过这口气来。

    辛诗雨站在花洒下面,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假发拿下来,又用洗面奶将脸洗了几遍,总算是恢复了本来面目。

    辛诗雨不想让大家久等,简单的冲了个战斗澡,换了干净的裙子,很快就走了出来。

    罗鸣心思细腻,早就给辛诗雨准备了衣服,她在罗鸣带给他的行李箱里面找了条舒服的水蓝色棉布裙子穿上,短发随便的散落在肩头,一阵夜风吹过,裙袂在她的腿边轻盈飘飞。

    听见辛诗雨的

    脚步声,众人都转过头来,此刻的辛诗雨肤色白净,目光清澈,同刚刚邋遢憔悴的形象截然不同。

    洗干净脸的辛诗雨有着吹弹可破的白净皮肤,她的眉毛弯弯,鼻梁秀挺,红唇水润,配着一头短短的碎发,好似一个漂亮的有些过分的小仙女。

    这个清丽脱俗的女人,让在场的所有人心都一动,同时在心里惊叹,难怪他们的鸣哥会认这个女人做女朋友,这个女人是真漂亮啊。

    小爽此时也傻眼了,她怎么都没想到,刚刚看着丑陋,萎靡不振的女人,只洗了个澡,就脱胎换骨,变成仙女下凡了。

    罗鸣看着这样的辛诗雨,也是心驰神往,主动起身把辛诗雨拉到餐桌旁。

    辛诗雨对众人点点头,然后就拿起筷子吃饭,她以为这里的菜肴自己会吃着不习惯,没想到满桌的菜肴都是按照她的喜好做出来的,虽然味道同家里不能相比,总算是可以下咽的。

    罗鸣坐在辛诗雨的身边,鼻息端都是辛诗雨清新芬芳的气息,充盈在他的身边,他的心间。

    他早就吩咐了这里的人,按照辛诗雨的口味准备饭菜,他不停的给辛诗雨夹菜,倒饮料,自己都不怎么吃饭了。

    小爽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眼睛都要窜出火来了,她奉若神明的罗鸣哥哥,她心心念念的罗鸣哥哥,怎么可以对这个女人这样好啊!

    她暗暗咬牙,一山不容二虎,一个岛上也容不下两个罗鸣的女人,她定然不会让这个该死的女人好过的。

    脚步声,众人都转过头来,此刻的辛诗雨肤色白净,目光清澈,同刚刚邋遢憔悴的形象截然不同。

    洗干净脸的辛诗雨有着吹弹可破的白净皮肤,她的眉毛弯弯,鼻梁秀挺,红唇水润,配着一头短短的碎发,好似一个漂亮的有些过分的小仙女。

    这个清丽脱俗的女人,让在场的所有人心都一动,同时在心里惊叹,难怪他们的鸣哥会认这个女人做女朋友,这个女人是真漂亮啊。

    小爽此时也傻眼了,她怎么都没想到,刚刚看着丑陋,萎靡不振的女人,只洗了个澡,就脱胎换骨,变成仙女下凡了。

    罗鸣看着这样的辛诗雨,也是心驰神往,主动起身把辛诗雨拉到餐桌旁。

    辛诗雨对众人点点头,然后就拿起筷子吃饭,她以为这里的菜肴自己会吃着不习惯,没想到满桌的菜肴都是按照她的喜好做出来的,虽然味道同家里不能相比,总算是可以下咽的。

    罗鸣坐在辛诗雨的身边,鼻息端都是辛诗雨清新芬芳的气息,充盈在他的身边,他的心间。

    他早就吩咐了这里的人,按照辛诗雨的口味准备饭菜,他不停的给辛诗雨夹菜,倒饮料,自己都不怎么吃饭了。

    小爽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眼睛都要窜出火来了,她奉若神明的罗鸣哥哥,她心心念念的罗鸣哥哥,怎么可以对这个女人这样好啊!

    她暗暗咬牙,一山不容二虎,一个岛上也容不下两个罗鸣的女人,她定然不会让这个该死的女人好过的。

    脚步声,众人都转过头来,此刻的辛诗雨肤色白净,目光清澈,同刚刚邋遢憔悴的形象截然不同。

    洗干净脸的辛诗雨有着吹弹可破的白净皮肤,她的眉毛弯弯,鼻梁秀挺,红唇水润,配着一头短短的碎发,好似一个漂亮的有些过分的小仙女。

    这个清丽脱俗的女人,让在场的所有人心都一动,同时在心里惊叹,难怪他们的鸣哥会认这个女人做女朋友,这个女人是真漂亮啊。

    小爽此时也傻眼了,她怎么都没想到,刚刚看着丑陋,萎靡不振的女人,只洗了个澡,就脱胎换骨,变成仙女下凡了。

    罗鸣看着这样的辛诗雨,也是心驰神往,主动起身把辛诗雨拉到餐桌旁。

    辛诗雨对众人点点头,然后就拿起筷子吃饭,她以为这里的菜肴自己会吃着不习惯,没想到满桌的菜肴都是按照她的喜好做出来的,虽然味道同家里不能相比,总算是可以下咽的。

    罗鸣坐在辛诗雨的身边,鼻息端都是辛诗雨清新芬芳的气息,充盈在他的身边,他的心间。

    他早就吩咐了这里的人,按照辛诗雨的口味准备饭菜,他不停的给辛诗雨夹菜,倒饮料,自己都不怎么吃饭了。

    小爽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眼睛都要窜出火来了,她奉若神明的罗鸣哥哥,她心心念念的罗鸣哥哥,怎么可以对这个女人这样好啊!

    她暗暗咬牙,一山不容二虎,一个岛上也容不下两个罗鸣的女人,她定然不会让这个该死的女人好过的。

    脚步声,众人都转过头来,此刻的辛诗雨肤色白净,目光清澈,同刚刚邋遢憔悴的形象截然不同。

    洗干净脸的辛诗雨有着吹弹可破的白净皮肤,她的眉毛弯弯,鼻梁秀挺,红唇水润,配着一头短短的碎发,好似一个漂亮的有些过分的小仙女。

    这个清丽脱俗的女人,让在场的所有人心都一动,同时在心里惊叹,难怪他们的鸣哥会认这个女人做女朋友,这个女人是真漂亮啊。

    小爽此时也傻眼了,她怎么都没想到,刚刚看着丑陋,萎靡不振的女人,只洗了个澡,就脱胎换骨,变成仙女下凡了。

    罗鸣看着这样的辛诗雨,也是心驰神往,主动起身把辛诗雨拉到餐桌旁。

    辛诗雨对众人点点头,然后就拿起筷子吃饭,她以为这里的菜肴自己会吃着不习惯,没想到满桌的菜肴都是按照她的喜好做出来的,虽然味道同家里不能相比,总算是可以下咽的。

    罗鸣坐在辛诗雨的身边,鼻息端都是辛诗雨清新芬芳的气息,充盈在他的身边,他的心间。

    他早就吩咐了这里的人,按照辛诗雨的口味准备饭菜,他不停的给辛诗雨夹菜,倒饮料,自己都不怎么吃饭了。

    小爽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眼睛都要窜出火来了,她奉若神明的罗鸣哥哥,她心心念念的罗鸣哥哥,怎么可以对这个女人这样好啊!

    她暗暗咬牙,一山不容二虎,一个岛上也容不下两个罗鸣的女人,她定然不会让这个该死的女人好过的。

    脚步声,众人都转过头来,此刻的辛诗雨肤色白净,目光清澈,同刚刚邋遢憔悴的形象截然不同。

    洗干净脸的辛诗雨有着吹弹可破的白净皮肤,她的眉毛弯弯,鼻梁秀挺,红唇水润,配着一头短短的碎发,好似一个漂亮的有些过分的小仙女。

    这个清丽脱俗的女人,让在场的所有人心都一动,同时在心里惊叹,难怪他们的鸣哥会认这个女人做女朋友,这个女人是真漂亮啊。

    小爽此时也傻眼了,她怎么都没想到,刚刚看着丑陋,萎靡不振的女人,只洗了个澡,就脱胎换骨,变成仙女下凡了。

    罗鸣看着这样的辛诗雨,也是心驰神往,主动起身把辛诗雨拉到餐桌旁。

    辛诗雨对众人点点头,然后就拿起筷子吃饭,她以为这里的菜肴自己会吃着不习惯,没想到满桌的菜肴都是按照她的喜好做出来的,虽然味道同家里不能相比,总算是可以下咽的。

    罗鸣坐在辛诗雨的身边,鼻息端都是辛诗雨清新芬芳的气息,充盈在他的身边,他的心间。

    他早就吩咐了这里的人,按照辛诗雨的口味准备饭菜,他不停的给辛诗雨夹菜,倒饮料,自己都不怎么吃饭了。

    小爽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眼睛都要窜出火来了,她奉若神明的罗鸣哥哥,她心心念念的罗鸣哥哥,怎么可以对这个女人这样好啊!

    她暗暗咬牙,一山不容二虎,一个岛上也容不下两个罗鸣的女人,她定然不会让这个该死的女人好过的。

    脚步声,众人都转过头来,此刻的辛诗雨肤色白净,目光清澈,同刚刚邋遢憔悴的形象截然不同。

    洗干净脸的辛诗雨有着吹弹可破的白净皮肤,她的眉毛弯弯,鼻梁秀挺,红唇水润,配着一头短短的碎发,好似一个漂亮的有些过分的小仙女。

    这个清丽脱俗的女人,让在场的所有人心都一动,同时在心里惊叹,难怪他们的鸣哥会认这个女人做女朋友,这个女人是真漂亮啊。

    小爽此时也傻眼了,她怎么都没想到,刚刚看着丑陋,萎靡不振的女人,只洗了个澡,就脱胎换骨,变成仙女下凡了。

    罗鸣看着这样的辛诗雨,也是心驰神往,主动起身把辛诗雨拉到餐桌旁。

    辛诗雨对众人点点头,然后就拿起筷子吃饭,她以为这里的菜肴自己会吃着不习惯,没想到满桌的菜肴都是按照她的喜好做出来的,虽然味道同家里不能相比,总算是可以下咽的。

    罗鸣坐在辛诗雨的身边,鼻息端都是辛诗雨清新芬芳的气息,充盈在他的身边,他的心间。

    他早就吩咐了这里的人,按照辛诗雨的口味准备饭菜,他不停的给辛诗雨夹菜,倒饮料,自己都不怎么吃饭了。

    小爽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眼睛都要窜出火来了,她奉若神明的罗鸣哥哥,她心心念念的罗鸣哥哥,怎么可以对这个女人这样好啊!

    她暗暗咬牙,一山不容二虎,一个岛上也容不下两个罗鸣的女人,她定然不会让这个该死的女人好过的。

    脚步声,众人都转过头来,此刻的辛诗雨肤色白净,目光清澈,同刚刚邋遢憔悴的形象截然不同。

    洗干净脸的辛诗雨有着吹弹可破的白净皮肤,她的眉毛弯弯,鼻梁秀挺,红唇水润,配着一头短短的碎发,好似一个漂亮的有些过分的小仙女。

    这个清丽脱俗的女人,让在场的所有人心都一动,同时在心里惊叹,难怪他们的鸣哥会认这个女人做女朋友,这个女人是真漂亮啊。

    小爽此时也傻眼了,她怎么都没想到,刚刚看着丑陋,萎靡不振的女人,只洗了个澡,就脱胎换骨,变成仙女下凡了。

    罗鸣看着这样的辛诗雨,也是心驰神往,主动起身把辛诗雨拉到餐桌旁。

    辛诗雨对众人点点头,然后就拿起筷子吃饭,她以为这里的菜肴自己会吃着不习惯,没想到满桌的菜肴都是按照她的喜好做出来的,虽然味道同家里不能相比,总算是可以下咽的。

    罗鸣坐在辛诗雨的身边,鼻息端都是辛诗雨清新芬芳的气息,充盈在他的身边,他的心间。

    他早就吩咐了这里的人,按照辛诗雨的口味准备饭菜,他不停的给辛诗雨夹菜,倒饮料,自己都不怎么吃饭了。

    小爽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眼睛都要窜出火来了,她奉若神明的罗鸣哥哥,她心心念念的罗鸣哥哥,怎么可以对这个女人这样好啊!

    她暗暗咬牙,一山不容二虎,一个岛上也容不下两个罗鸣的女人,她定然不会让这个该死的女人好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