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站,免费提供小说阅读

45小说网

《扶乱唐》正文 第500章 收网了

作品:扶乱唐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狼烟东去

    “要是你是一般的倭国人,朕今天的确是会将你斩杀了,要是你的妻女不知道你所做的事,朕自然也不会将他们斩杀,这些道理,朕是知道的。”

    “她们的确不知我做的事,她们连我是倭国人的身份都并不知道,就算是到了现在,依旧被蒙在鼓里!”

    提到了自己的妻女,武藤一郎还是相当能确定的。

    “这件事,朕自然是会去确定的,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是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而且你恐怕是理解错了朕的意思,朕并没有说你就得去死,换句话说,你还有机会,还有能够跟你的妻女一起生活的机会。”

    “陛下的意思是?”

    “你不是一个普通的倭国人,你是倭国顶尖的工匠,能够以一己之力就把整个大唐战舰的图纸誊写出来并且传递回去的人,朕以为在你们倭国一定是不多的吧,因为就算是在大唐,这样的人也是不多的。”

    李倓这明显是在夸赞自己,不过听到了李倓的夸赞之后,武藤一郎的脸上只有苦笑。

    “的确,在倭国能做到我所做之事的,怕是只有不超过五人,不过他们全部都是贵族出身,所以不用到大唐来行这剽窃之事,而是拿着我发回去的图纸,在倭国建造战舰,我不过是一介平民,这才会被派遣到这来做这些偷鸡摸狗之事!”

    显然,对于偷鸡摸狗这几个字武藤一郎是十分忌讳的,李倓也听出来了,正是因为他干的事儿自己本身就不认同,这才有了他反了倭国的结果。

    这样一来,这位在大唐都能够拍得上号的工匠到底在乎的是什么,在他的心里就十分的重要了,李倓知道,这样的人,把职业或者是情怀看的相当的重要,换句话说就是那种有着不一样的气质的人。

    “在大唐,工匠是绝对不会去做偷鸡摸狗之事的,你们倭国的天皇不会用你,但是朕会,你的这一身技艺,在朕这里就是你的免死金牌,你若是能将你这一身的技艺用在为我大唐制造并且升级战舰上,你在大唐的地位可能会比你曾经羡慕过的那些人更加的高!”

    “陛下的意思是?”

    “这些话,朕只跟

    你说一遍,朕来一次河南道并不容易,等到朕几天之后到东牟水军的时候,会直接将你也带过去,你会成为朕的东牟水军工匠的一员,以后不必假模假式的在小山村里面买肉了,你的妻女也可以跟你一起过去,别的工匠有多少的军饷,你就会有多少的军饷,若是你在那里的确证明了自己比我大唐的大部分工匠都强,洪源会将消息告知朕的,到时候你可能会成为大唐东牟水军之中这一百多个工匠的头领,以后的一切,你都可以依靠着你的双手和技艺去争取,当然,对于大唐,你得是完全忠诚的,朕也不怕现在就告诉你,等到朕的舰队成了规模了,第一个任务就是灭了倭国!”

    李倓这么一番话说完了之后,武藤一郎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这完全是他没有想到的。

    自己的一身本事竟然能够成为自己赎罪的原因,大唐的皇帝竟然放心让他直接参与到战舰的修建之中,这在倭国完全是难以想象的事儿。

    “朕的这个条件,你能否接受?”

    “我愿意为了大唐制造战舰,只要陛下能相信我,我不会去问战舰用做何处?”

    这样的工匠,其实对于李倓来说是非常好对付的,就这么短短的几句话,李倓知道这个武藤一郎几乎就算是被自己给拿下了,毕竟这家伙之前对于倭国的怨念已经非常的深了,自己只要是再稍微添油加醋的说上几句,这家伙就倒戈了。

    “还有一件事,得需要你帮一个小忙。”

    “陛下请说,我定当尽力!”

    “你们倭国有一个浪人,如今被朕擒住,但是此人的嘴倒是硬得很,朕希望你劝一劝他,就算是死,他自己给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死法不好吗?”

    一听浪人这两个字,武藤一郎也是微微叹息了一声,之后说道:“陛下有所不知,这浪人跟我们工匠不同,他们几乎是从出身开始就要接受严苛的训练,他们是没有弱点,没有情感的,就算是我去劝说,恐怕也……”

    “事在人为,就算是你失败了,朕也不会怪罪你,朕想要知道的就是一件事,那就是这些浪人到底是如何训练的,要是他不说,等到朕打到了倭国,自然也是会有人说的。”

    武藤一郎点点头,

    算是认可了李倓的说法,之后,他就被一个禁军带着到了一个小小的屋中,在那里,他见到了自己已经不止一次见过的小泉。

    小泉虽然人狠话不多,但是他倒是给武藤一郎传递过几次消息,他知道武藤一郎的身份,更知道他是天皇点了名要保护的人,现在竟然也出现在了这里,却是让他没有想到的。

    他知道,像武藤一郎这种人,已经给倭国传递了几年的消息了,他们的身份一定都是非常隐秘的,现在竟然也已经暴露了,这就说明他们倭国在大唐的这些人基本上应该是已经被连锅端了。

    “先生竟然也被抓到了这里,看来我倭国振兴无望了啊!”

    从来跟武藤一郎说话的时候都不带任何情绪的小泉这个时候终于开始有了一些情绪了,当然也是为了武藤一郎感到惋惜的情绪。

    我到这里,并非是被他们抓获,而是我主动来的。

    “哦?先生这是何意?”

    “准确的说,我已经是一个大唐人了,不再是倭国人。”

    武藤一郎这个时候已经能够心平气和的说出这么一句话了,李倓之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在大唐,他只是一名工匠,不会掺杂任何其他的东西,所以他自己也不想再掺杂什么其他东西了。

    小泉一时间还有点没怎么反应过来,但是等他反应过来了之后,那眼珠子瞪得比之前的两个都要大。

    算是认可了李倓的说法,之后,他就被一个禁军带着到了一个小小的屋中,在那里,他见到了自己已经不止一次见过的小泉。

    小泉虽然人狠话不多,但是他倒是给武藤一郎传递过几次消息,他知道武藤一郎的身份,更知道他是天皇点了名要保护的人,现在竟然也出现在了这里,却是让他没有想到的。

    他知道,像武藤一郎这种人,已经给倭国传递了几年的消息了,他们的身份一定都是非常隐秘的,现在竟然也已经暴露了,这就说明他们倭国在大唐的这些人基本上应该是已经被连锅端了。

    “先生竟然也被抓到了这里,看来我倭国振兴无望了啊!”

    从来跟武藤一郎说话的时候都不带任何情绪的小泉这个时候终于开始有了一些情绪了,当然也是为了武藤一郎感到惋惜的情绪。

    我到这里,并非是被他们抓获,而是我主动来的。

    “哦?先生这是何意?”

    “准确的说,我已经是一个大唐人了,不再是倭国人。”

    武藤一郎这个时候已经能够心平气和的说出这么一句话了,李倓之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在大唐,他只是一名工匠,不会掺杂任何其他的东西,所以他自己也不想再掺杂什么其他东西了。

    小泉一时间还有点没怎么反应过来,但是等他反应过来了之后,那眼珠子瞪得比之前的两个都要大。

    算是认可了李倓的说法,之后,他就被一个禁军带着到了一个小小的屋中,在那里,他见到了自己已经不止一次见过的小泉。

    小泉虽然人狠话不多,但是他倒是给武藤一郎传递过几次消息,他知道武藤一郎的身份,更知道他是天皇点了名要保护的人,现在竟然也出现在了这里,却是让他没有想到的。

    他知道,像武藤一郎这种人,已经给倭国传递了几年的消息了,他们的身份一定都是非常隐秘的,现在竟然也已经暴露了,这就说明他们倭国在大唐的这些人基本上应该是已经被连锅端了。

    “先生竟然也被抓到了这里,看来我倭国振兴无望了啊!”

    从来跟武藤一郎说话的时候都不带任何情绪的小泉这个时候终于开始有了一些情绪了,当然也是为了武藤一郎感到惋惜的情绪。

    我到这里,并非是被他们抓获,而是我主动来的。

    “哦?先生这是何意?”

    “准确的说,我已经是一个大唐人了,不再是倭国人。”

    武藤一郎这个时候已经能够心平气和的说出这么一句话了,李倓之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在大唐,他只是一名工匠,不会掺杂任何其他的东西,所以他自己也不想再掺杂什么其他东西了。

    小泉一时间还有点没怎么反应过来,但是等他反应过来了之后,那眼珠子瞪得比之前的两个都要大。

    算是认可了李倓的说法,之后,他就被一个禁军带着到了一个小小的屋中,在那里,他见到了自己已经不止一次见过的小泉。

    小泉虽然人狠话不多,但是他倒是给武藤一郎传递过几次消息,他知道武藤一郎的身份,更知道他是天皇点了名要保护的人,现在竟然也出现在了这里,却是让他没有想到的。

    他知道,像武藤一郎这种人,已经给倭国传递了几年的消息了,他们的身份一定都是非常隐秘的,现在竟然也已经暴露了,这就说明他们倭国在大唐的这些人基本上应该是已经被连锅端了。

    “先生竟然也被抓到了这里,看来我倭国振兴无望了啊!”

    从来跟武藤一郎说话的时候都不带任何情绪的小泉这个时候终于开始有了一些情绪了,当然也是为了武藤一郎感到惋惜的情绪。

    我到这里,并非是被他们抓获,而是我主动来的。

    “哦?先生这是何意?”

    “准确的说,我已经是一个大唐人了,不再是倭国人。”

    武藤一郎这个时候已经能够心平气和的说出这么一句话了,李倓之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在大唐,他只是一名工匠,不会掺杂任何其他的东西,所以他自己也不想再掺杂什么其他东西了。

    小泉一时间还有点没怎么反应过来,但是等他反应过来了之后,那眼珠子瞪得比之前的两个都要大。

    算是认可了李倓的说法,之后,他就被一个禁军带着到了一个小小的屋中,在那里,他见到了自己已经不止一次见过的小泉。

    小泉虽然人狠话不多,但是他倒是给武藤一郎传递过几次消息,他知道武藤一郎的身份,更知道他是天皇点了名要保护的人,现在竟然也出现在了这里,却是让他没有想到的。

    他知道,像武藤一郎这种人,已经给倭国传递了几年的消息了,他们的身份一定都是非常隐秘的,现在竟然也已经暴露了,这就说明他们倭国在大唐的这些人基本上应该是已经被连锅端了。

    “先生竟然也被抓到了这里,看来我倭国振兴无望了啊!”

    从来跟武藤一郎说话的时候都不带任何情绪的小泉这个时候终于开始有了一些情绪了,当然也是为了武藤一郎感到惋惜的情绪。

    我到这里,并非是被他们抓获,而是我主动来的。

    “哦?先生这是何意?”

    “准确的说,我已经是一个大唐人了,不再是倭国人。”

    武藤一郎这个时候已经能够心平气和的说出这么一句话了,李倓之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在大唐,他只是一名工匠,不会掺杂任何其他的东西,所以他自己也不想再掺杂什么其他东西了。

    小泉一时间还有点没怎么反应过来,但是等他反应过来了之后,那眼珠子瞪得比之前的两个都要大。

    算是认可了李倓的说法,之后,他就被一个禁军带着到了一个小小的屋中,在那里,他见到了自己已经不止一次见过的小泉。

    小泉虽然人狠话不多,但是他倒是给武藤一郎传递过几次消息,他知道武藤一郎的身份,更知道他是天皇点了名要保护的人,现在竟然也出现在了这里,却是让他没有想到的。

    他知道,像武藤一郎这种人,已经给倭国传递了几年的消息了,他们的身份一定都是非常隐秘的,现在竟然也已经暴露了,这就说明他们倭国在大唐的这些人基本上应该是已经被连锅端了。

    “先生竟然也被抓到了这里,看来我倭国振兴无望了啊!”

    从来跟武藤一郎说话的时候都不带任何情绪的小泉这个时候终于开始有了一些情绪了,当然也是为了武藤一郎感到惋惜的情绪。

    我到这里,并非是被他们抓获,而是我主动来的。

    “哦?先生这是何意?”

    “准确的说,我已经是一个大唐人了,不再是倭国人。”

    武藤一郎这个时候已经能够心平气和的说出这么一句话了,李倓之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在大唐,他只是一名工匠,不会掺杂任何其他的东西,所以他自己也不想再掺杂什么其他东西了。

    小泉一时间还有点没怎么反应过来,但是等他反应过来了之后,那眼珠子瞪得比之前的两个都要大。

    算是认可了李倓的说法,之后,他就被一个禁军带着到了一个小小的屋中,在那里,他见到了自己已经不止一次见过的小泉。

    小泉虽然人狠话不多,但是他倒是给武藤一郎传递过几次消息,他知道武藤一郎的身份,更知道他是天皇点了名要保护的人,现在竟然也出现在了这里,却是让他没有想到的。

    他知道,像武藤一郎这种人,已经给倭国传递了几年的消息了,他们的身份一定都是非常隐秘的,现在竟然也已经暴露了,这就说明他们倭国在大唐的这些人基本上应该是已经被连锅端了。

    “先生竟然也被抓到了这里,看来我倭国振兴无望了啊!”

    从来跟武藤一郎说话的时候都不带任何情绪的小泉这个时候终于开始有了一些情绪了,当然也是为了武藤一郎感到惋惜的情绪。

    我到这里,并非是被他们抓获,而是我主动来的。

    “哦?先生这是何意?”

    “准确的说,我已经是一个大唐人了,不再是倭国人。”

    武藤一郎这个时候已经能够心平气和的说出这么一句话了,李倓之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在大唐,他只是一名工匠,不会掺杂任何其他的东西,所以他自己也不想再掺杂什么其他东西了。

    小泉一时间还有点没怎么反应过来,但是等他反应过来了之后,那眼珠子瞪得比之前的两个都要大。